郑宇硕︰纳粹德国与现代中国的耻辱感

2019-1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希特勒的崛起与纳粹政权的维持,一定程度上有赖利用德国人的复仇主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的耻辱感。凡尔赛宫的和会,迫使德国接受相当苛刻的条件。德国人自然寻求推翻这些条件,这样就只有再次扩军这条路。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和它的盟国一方面汲取了《凡尔赛和约》的教训;另一方面是面对冷战,美国迅即大力扶植西德和日本。法、德等国1951年成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更是深明以合作谋取和平的道理。俾斯麦1870年在普鲁士击败法国后,亦尽力避免过份屈辱法国,因为他也明白复仇的力量。

中国自满清鸦片战争后,不断受到西方列强的欺凌。中共的崛起,也以民族主义相号召;建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宣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令人印象深刻。到了今天,不少海外中国人向往中共政权,主要因为中国国力提升,国际影响力大增。即使国内不少人民,亦认为中国的国际地位是中共政权认受性的一个重要来源,而中国领导层深明这个道理。

中国领导层其实了解中国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从事现代化,逐渐积蓄国力,追上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这正是邓小平要求「韬光养晦」的基本原因。中国领导层亦不断宣传中国不会称霸,希望与美国和国际列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避免「修昔底德陷阱」,构筑国际命运共同体等。这些倡议,如果能具体落实,自然是明智的政策路线,对中国的发展和国际和平均有贡献。

然而中国领导层沉不住气、好大喜功,结果损害本身的国际形象。孔子学院和「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很好的例子。十多年前,中国政府仿效英、法、德、西等国的做法,在海外广设文化机构,推广本身的文化和语言。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自2004年起承办孔子学院,至今全球设立了五百多所孔子学院。

这个本来构思很不错的计划,因为中国过份霸道,尝试影响当地舆论和操控意识形态,一些作为合作方的西方大学认为学术自由受到干预,决定关闭孔子学院。整个计划的形象和声誉大受损害。

同样,「一带一路」可以成为互惠互利的基建工程系列计划。不过中国领导层好大喜功,不少计划的可能性研究和财务安排均远不如理想,形成计划无法自负盈亏。另一方面,双方的贪腐行为亦严重影响到计划是否真正合理,有利可图。

结果不少第三世界国家如斯里兰卡等地的基建计划严重亏本,要出售资产予中国,惹来西方国家抨击「一带一路」的基建计划是「债务陷阱」。而不少参与计划的发展中国家,反对党在选举时亦大力攻击中国的基建工程。如果能实现政党轮替,就会取消合同。即使能重新谈判,中国方面也要面对重大损失。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


*本文作者郑宇硕为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