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山西疫苗受害兒童的父親李常勤

今天訪民實錄的主角李常勤,兒子接種毒疫苗後受到很多不良影響,夫妻倆也花了十多萬為兒子看病,雖然兒子是保住了性命,卻得了後遺症。李常勤為了討回公道,即使債台高築,也毫不後悔。(文宇晴報道)
2010-06-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居住在山西省柳林縣石安村的李常勤,每個月靠著約1千元打工賺來的錢養活一家三口,生活簡樸,但樂也融融。可是,2007年10月,只有2周歲大的兒子接種了毒疫苗後,李常勤原本的生活起了巨大變化。

李常勤表示,兒子在接種百白破疫苗數天後便出現不良反應,包括行走不穩、頭痛、抽搐等。當時夫妻兩以為只是兒子有點過敏反應,但看著兒子之後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便立即送他往醫院治療。

李常勤說︰打了針以後幾天就不對了,就發現問題,發燒、走路有點拐、每天睡覺多,睡得不起來。後來頭痛,最後厲害了,睡到起也起不來,菜也不能吃,吃了就吐了。最後送他到醫院。

一連為兒子轉換了多家醫院,都診斷不了兒子病情,最後兒子在山西省兒童醫院住了50多天,總算保住了性命。住院期間核磁共振影像報告結果顯示是腦萎縮,不過醫院方面卻沒有確切的說法。由於所有的積蓄已拿出來全給兒子看病,在沒有錢的情況下只好接兒子回家休養。

對於兒子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病症,多家醫院到現在仍然沒有給予李常勤一個答覆,李常勤認為是疫苗出了問題,奈何沒有學識,因而這件事沒有向其他人說出來。直至今年初有關毒疫苗的報道報出後,李常勤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於是也聯同數位有同樣遭遇的家長一起到省衛生廳、省疾控中心、區法院等討個說法,可惜根本沒有人管。

李常勤說︰一下子打了幾針疫苗三、四天就發現孩子不對了,當時我也不知道是疫苗的事情,後來出疫苗出問題了才想到的。後來我去過很多地方,衛生部、疾控中心都去過,就是沒有管。

之後,省疾控中心、柳林縣防疫站的人員把他叫到當地的賓館詢問了兒子的情況,第二天又到學校看了兒子,之後省疾控中心的趙主任在去他家慰問,不過其間卻暗示不要跟其他家長一起。但為著給兒子一個公道,李常勤並沒有太大理會。李常勤說,他與數位家長於2008年時已一起向法院寫了起訴狀,要求有關局能為他們討個說法,可是一直反映到現在,也是沒人理,沒人給個答復。

由於兒子的病已花掉夫妻倆所有的積蓄,也向親友借了7、8萬元人民幣,目前仍有約4萬元的借款要還,加上太太沒有工作,留在家裡幫忙打點家務及照顧兒子,因此李常勤無可奈何下暫時放棄繼續向有關當局要求給予交代,努力打工養活家人。

李常勤說︰現在還是好了,但孩子住院時這個要錢那個也要錢,我們沒有錢,都是借了錢,心情肯定不好呀。今年跑了好幾趟,現在已跑不起了,加上我打工也沒有時間。

李常勤表示,雖然目前一切以家人為重,但為了兒子,只要仍有一口氣,也會一直堅持據理力爭。他說,兒子的病看起來好像已完全康復,但不時也有突然暈倒和抽搐的情況發生,因而兩夫妻均感到相當難過。

李常勤希望此事能促請有關當局盡快徹查事件,早日給受毒疫苗影響的家長一個滿意的答復。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