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賈海波有冤無處訴

不少因受毒疫苗影響的家長懂得上訪討公道,集眾人之力聲討求公道。但好像今集《訪民實錄》主角賈海波,卻一直有冤無路訴,都不知道應向哪個部門反映情況,為孩子討回一個說法。(文宇晴報道)
2010-05-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居住在山西省長治市壺關縣龍泉鎮大山聞村的賈海波,與太太育有兩名女兒,一家四口雖然並不富裕,但總算過著幸福的生活。可是,小女兒在未滿一周歲時接種了受污染的疫苗後,生活自此出現了巨大的改變。

賈海波憶述,2008年7月初和8月初,女兒共接種了流腮疫苗和乙腦疫苗。在接種完第2支疫苗後,針口的位置便出現紅點。第二天他與太太抱著女兒到醫院問醫生,當時醫生對他們說可能是過敏反應,幾天後紅點便會退。聽到醫生這樣說,賈海波兩夫婦也放下心頭大石。

可是,過了20多天後,女兒原本出現紅點的地方變成紅斑,而且還長滿全身,也發起高燒來。賈海波兩夫婦心急如焚,立即抱著女兒到醫院,但醫生仍然說是過敏反應。之後他們把女兒送往山西省兒童醫院診療,醫生對他們說女兒的血小板減少,疑似紫癲、腦炎,但具體病因始終不明。

賈海波表示,女兒留院20多天後情況仍不見好轉,而且身上的紅斑出現潰爛,這時醫院竟對他們說女兒的病治不好,叫他們出院回家並作最壞的打算。賈海波形容那時的心情非常沉重。但為了女兒,夫婦倆把女兒送到北京兒童醫院進行了治療,最終確診為壞死性筋膜炎。

賈海波說︰醫生說孩子這個病看不好了,你們不用花這麼多錢,就是回家吧。說得我們心裡面好難受的。我們抱上孩子又上了北京兒童醫院,住了差不多一個月吧。醫生說擔誤了治療期,非做手術不行。若是沒有誤了這個治療期,上點藥就好。可是我們哪懂這些?

雖然最後女兒的生命是拯救了回來,但卻得了後遺症。賈海波說,看著只有3歲半的女兒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在健康的環境下成長,心裡尤其難過。

賈海波說︰導致我們孩子腿上有一大片手術的刀疤。孩子現在就是怕聽聲音,一聽聲音就哭了。而且不想出門,每天就是一直在家,更怕見醫生,跟其他孩子都不一樣。每天看著我家的女兒受到這麼大的事情,那(心情)當然是很不好呀。

對於女兒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賈海波認為是與接種了毒疫苗有關,但醫院說不出原因,就連各級政府部門都沒有任何交代。賈海波表示,女兒出事後,他便到各個政府部門詢問原因,也表明可能與疫苗有關,但對方只是敷衍了事,沒有再深入了解。雖然市和鄉防疫站的人員曾到他家調查過,但只是向他詢問了女兒的情況和影印了相關的病歷便算,之後再沒有跟進,現在他都不知道應向哪個部門反映情況。

賈海波說︰關於這個方面問了醫生,但問了許多醫生都說不清。(政府)都找不上任何結果來。其實我也是個老百姓,我也不知道該問問哪個部門,哪個人可以給我一個說法吧。

因為女兒的病,賈海波把家中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用來典當,也欠下親友不少錢,一家生活相當清苦。目前,一家四口靠賈海波出外打工賺錢維持生計,每月也要花錢為女兒看病,讓賈海波非常吃力。不過賈海波卻說,只要能治好女兒的病,即使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