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小梓欣變成了植物人

荊門董永的女兒因接種問題疫苗而變成植物人,債台高築下他只能靠打散工勉強維持生計。他與太太專心照顧女兒外,同時也等待有關部門的一個交代。(文宇晴 報道)
2010-08-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現年32歲的湖北省荊門市居民董永,多年前到東莞市打工認識了太太,之後一起回家鄉結婚,並在去年誕下女兒梓欣,全家都把她視為掌上明珠。不過在梓欣7個月大的時候,因為接種了有問題的A群流腦疫苗後,一家人的幸福從此改寫。

董永憶述,他在女兒4個月大時候到深圳打工,正當日子在平淡中慢慢向好的時候,在湖北的父母給他打電話,表示梓欣在接種了疫苗後半小時便不停流口水,之後更一直高燒不退。董永急忙坐車回家鄉,家人對他說,衛生站的醫生表示接種疫苗後會有兩、三天發燒,可是一整個星期下來高燒都不退,並發生抽搐,吐白沫的現象,甚至要進入深切治療病房,連市裡的醫生也束手無策,最令董永生氣的是,他抱著女兒到省醫院求診時,卻被院方拒之門外。

董永說︰每天都是39點多度,整冰袋、用退燒藥、打退燒針都沒有用,最後醫生對我說是植物人了。轉到我們省裡的大醫院去,但我把情況說給醫生聽完之後,他們不收,說沒有床位。半個路程都要4個多小時,往返已經是7、8個小時。醫院不收沒辦法,小孩要吃東西,配點藥,用那個鼻管直接從鼻子裡打牛奶進去。

董永說,看著女兒小小年紀就在頭上、身上插滿了針管,心裡真是如刀割,加上每天3000多元的醫藥費也令他們這個普通農村家庭喘不過氣來,最後在花盡積蓄之下不得不抱著女兒回家。雖然梓欣最後能從鬼門關裡走出來,卻不能如同齡的小孩一樣。

董永說︰像還沒滿月的小孩一樣,頸是很硬,就是頭往這邊偏,然後再往那邊偏,也沒有說話能力,她都控制不了,還怎麼說話?

一場突來的災難無情地讓董永祖孫三代陷入了絕境。為了一個說法,董永在今年初抱著昏迷中的梓欣走進了荊門衛生局,希望為女兒做鑑定,當時局長也表示政府會負責鑑定,如果是接種疫苗引起的,就一定給他一個公道。但春節過去後,都沒有政府的人員來作交代。於是,董永每天都到衛生局去追問何時會有鑑定,何時能有公道並提出轉院治療。終於,武漢市來了四位專家,但經過他們的匯診後,表示梓欣的大腦完全壞死,九成可能已經是植物人。

董永說︰省裡醫學會出了結果,有了鑑定書。結論是說他不排除是接種疫苗的異常反應。他說在我們湖北省裡一直都沒有標準,等到有標準時候再給你說法。他是這樣說的。

記者問︰有沒有繼續追究下去?

董永說︰追究誰呢?你說我們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可以追究誰呢?我根本就是對生活失去了希望。但是我們的爸媽要求我們多生一個,但我還在考慮當中。我為了小孩已經花了10多萬,債台高築了。在醫院裡的時候醫生都勸了我好多次,叫我放棄。她既然來到我的身邊,我就有這個義務和責任,不管她怎麼樣,我一定要把她的命保住。

記者問︰那下一步打算怎麼做?

董永回答︰我就一直在等,現在家裡情況這麼困難,看他們怎麼給我們處理,若他不處理,等到兩會的時候我去北京。連我們市裡、省裡的領導從來都沒有關心過,出了這個問題都沒有看過。本來我的小孩很好的,活潑和多麼可愛的小孩,無情的醫方把我們本來很幸福的家庭弄成這樣子。

董永表示,他曾把女兒的事情在網上作出呼籲,希望能有專家為女兒再作一次檢查。也敦促荊門衛生局,盡早作醫療鑑定,以明確責任,給他們一個交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