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實錄】受聶樹斌案啟示 另案死囚家屬擬控司法人員

2016-12-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牛領釵認為,當局執行死刑及火化遺體過程倉卒,加上案件由有份參與聶樹斌案的司法人員主審,使她相信兒子的死,另有內情。(牛領釵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牛領釵認為,當局執行死刑及火化遺體過程倉卒,加上案件由有份參與聶樹斌案的司法人員主審,使她相信兒子的死,另有內情。(牛領釵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河北省男子聶樹斌21年前被誣陷姦殺罪遭處決,案件近日經法庭重審後沉冤得雪。此次遲來的公義,使人關注中國司法制度的漏弊。而河北省另一名青年,數年前在家人未獲知會下被執行死刑,他母親懷疑事件另有內情,決意上訪,希望為兒子討回公道。(高鋒和這位傷心的母親談過)

出身於河北省晉州市一個農民家庭的高鵬程,6年前闖入同學家裡偷東西,剛好遇上同學母親回家,雙方發生打鬥。對方被高鵬程的刀刺傷,其後傷重不治。

高鵬程母親牛領釵回憶起,犯案時剛剛年滿18歲的獨生子時,顯得有些內咎。

牛領釵:孩子也不知道投案自首。他上學可能學法律方面的事情也不太多。當時我們都忙著掙錢,還有個婆婆80多歲。家裡條件不好,所以也不太管孩子。

三日後,高鵬程以搶劫罪被捕。河北省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但二審就在未通知律師及家人情況下,改判死刑。直至2012年9月底,牛領釵才收到通知,叫她取回兒子骨灰。

牛領釵:我就傻了,已經傻了。孩子是犯了點罪。罪也不至於死。再一個我們家屬執意賠償。再一個他的動機和目的是偷東西去了,又不是搶劫,又不是傷害人去了。受害人那邊也有過錯,孩子胳膊上手臂上都有傷。

就連判決書也欠奉,直至8個月後,才送到律師手上,而且內容不盡不實。

牛領釵:我兒子是學生,他們寫成無業。再一個,過程和最後是相矛盾的,就是說,判決書是胡寫。

1994年發生在河北省石家莊的殺人強姦案。當時年僅20歲的聶樹斌被指是殺人兇手,翌年就遭到處決,同樣行刑前並沒有通知家屬。到2005年真正兇手王書金落網,並供認自己是真兇,家屬開始申訴,但一直受到河北省有關方面阻撓。

內地傳媒追查,在2008年,當時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的張越,和當時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一直關係密切。傳媒引述知情人士指,張越曾經阻撓案件復議,甚至逼真兇王書金改口供,但隨著周永康及張越先後落馬,案件今年終於得到重審,還死者及家人公道。

負責審理案件的公檢法各主管官員,是否應被追究責任,仍然是很多民眾關心的問題。據香港“蘋果日報”引述網上消息指,當年聶樹斌被匆匆處決,和中共高官親屬,急需器官進行移植有關。報道指,當年出任案件一審書記員的高雷,自此扶搖直上,相隔17年後,在高鵬程案,已升為審判長。

牛領釵認為,雖然苦無證據,但當局執行死刑和火化遺體的過程,加上案件由高雷主審,使她有充份理由相信,兒子高鵬程的死另有內情,又話,雖然人已逝,但她始終過不了自己一關。

牛領釵:你為甚麽讓我去取兒子的骨灰?你不讓我看兒子的屍體。你偷偷的殺了我孩子。這口氣壓不下去。孩子死得不明不白。

為了還原真相,牛領釵過去幾年多次到北京上訪,向中央相關部門陳情,但一直不得要領。她譴責高雷等司法人員玩忽職守、枉法裁判,正籌錢請律師,準備控告各人,以權力故意殺人罪。她認為聶樹斌獲平反只是特例,堅信二十多年過後今日,河北省司法體系,仍舊黑幕重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