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實錄】鰥夫8年奔跑深切體驗大陸司法黑暗面

2016-10-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江西省訪民宋寧生四年前去過香港,先後參與七一遊行,以及到中聯辦抗議。(宋寧生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江西省訪民宋寧生四年前去過香港,先後參與七一遊行,以及到中聯辦抗議。(宋寧生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江西省寧都縣一婦人遇到非法行醫失去生命,涉事醫生因有特殊背景而得到官方包庇。死者丈夫為妻申冤,八年來東奔西跑討公道。甚至遠赴香港參加七一遊行,以及到中聯辦抗議,結果被當局列入出境黑名單,連去北京也被禁止。維權過程深深體驗內地司法黑暗的一面。(高鋒向他了解過)

江西省訪民宋寧生的太太,於2008年9月因腸胃不舒服,去寧都縣一間診所求醫。駐診女醫生除了為宋太打針,又安排她吊鹽水,結果,在8小時後,宋寧生便與太太陰陽相隔。其後才知道這間診所是當地政府官員的親屬開設,駐診女醫生是沒有專業資格的“赤腳醫生”

宋寧生:當時打點滴的時候也感覺到不太對勁。那個醫生在打麻將,還沒到一半,人就不行,就發軟了,又返回去,就走出了沒多遠,人就不行了。到了醫院,人就開始不行。瞳孔開始擴散了。

宋太太當晚搶救無效。宋寧生去診所理論,女醫生提出私了,說願意賠10萬。宋寧生拒絕,報警警察不理,向衛生局求助,索取太太逝世相關資料,但對方不單止拒絕,後來還銷毀紀錄。遺體後來經當地醫學院驗屍,說死因是心臟病復發,但宋寧生說,太太一向無病無痛,堅信真正死因,是藥物過敏。

透過正式渠道未能解開謎團,但一連串飯局,讓宋寧生看到端倪。

宋寧生: 我們當地衛生局的官員,醫生的家人,我們當地,負責屍檢任務的贛南醫學院的教授,一行人好幾次在一起。

而赤腳女醫生的診所,經短暫查封後,很快就改名重新開業。宋寧生說,很明顯,該次醫療事故,以及涉事的診所和醫生,受到地方政府包庇。

求助各級政府無門後,宋寧生決定到北京上訪,試過在天安門廣場,散發上訪材料。一年後,宋寧生獲賠償21萬,加上一套安置房,由鎮政府和不同政府部門分攤。

失去至親,也使宋寧生開始關注中國大陸醫療體制種種弊端。四年前,他聯同另一名醫療事故死者的家屬,由江西遠道來到香港,參加七一遊行,又去到中聯辦外面抗議。他說,沒想到,身在一國兩制下另一制的香港,國保仍然不放過他,還假扮香港記者,要求他提供從未曝光的醫療失誤事故,相關資料。

宋寧生:沒有任何人知道我在香港的電話,除了我的家人,但是,我們這邊的國安就打到我電話,他講,他是蘋果日報的記者。我一聽到這個電話,我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為一般媒體記者,他不會需要你的原始資料。因為這種東西對我來講,我比較看重,是可以還原事件的一種證據,我就有點謹慎,加上(電話的)語言背景(聲音),我就確定,他是我們這邊的國安。

他相信成為內地國安誘騙的目標,和江西贛州市一宗由醫療失誤引發的蓄意殺人案有關。

宋寧生:我個人認為,它有一個主要原因,涉及到贛州市人民醫院故意殺人的問題。他們想掩蓋這種真相。雖然真相沒有爆發出來,但是他們恐懼,因為我這邊有詳細的、無懈可擊的音頻文字資料。

他說本來對香港的法制有信心,但事態發展出乎他意料。

宋寧生:我那時候很天真。認為一國兩制,起碼來講,這個所謂的國家、政黨,他要個臉面。結果呢?  

自此宋寧生被內地當局列入黑名單,沒法再來香港,就連北京都不讓去,與此同時,被列為維穩對象。

宋寧生的太太因為遇上庸醫失去寶貴生命,使他踏上上訪路。在他眼中,中國絕大多數醫療事故,離不開一個“錢”字。

宋寧生:利慾薰天嘛。現在中國的醫院,它就是官方機構,你進了它的門,它說了算,就這麼簡單,不需要理由,這個國家賦予它這個權力。 比方說,這個(非法)診所,它背後代表著衛生局,衛生局是國家的行政機構,它就代表這個政黨,代表這個國家。

他認為,除非徹底改革體制,否則要扭轉中國的醫療現狀,根本是痴人說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