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劉彥的喪子之痛

由本集的“訪民實錄”開始,我們會暫時離開上海轉向山西,報道兒童因注射毒疫苗致死或致殘的個案,家長如何面對喪兒之痛。居住在山西陽泉市的劉彥傷心地表示,失去孩子後一家人在悲傷中過活。(文宇晴報道)
2010-05-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自3月中《中國經濟時報》發表了記者王克勤的有關“山西疫苗亂象”調查系列報道後,即引起社會巨大的回響。因為在這報道中,他指出了山西有逾百名兒童因注射疫苗後死亡或致殘。山西省衛生廳通過新華網發佈消息,指這是不實報道。不過《中國經濟時報》也立即發表聲明,聲稱願為報道承擔所有法律責任,也希望有關當局能正視問題。

一觸即發的事件牽連甚廣,受疫苗影響的家長不滿前往抗議。居住在山西省陽泉市義井鎮泊裡村的劉彥便是其中一人。他傷心地表示,去年8月中,四歲的兒子與爺爺來到老人院時,突然被一條在院內跑出來的狗咬傷了右臉,當時爺爺已立即把孩子送到村衛生所,一小時後從市疾控中心購得狂犬疫苗,給兒子注射了。此後,又給兒子接種了2支狂犬疫苗,那時候兒子一切正常。

劉彥表示,在兒子注射第4支疫苗後,便開始發燒和嘔吐。他與太太見狀況不妙,於是把兒子送往市第一人民醫院進行搶救,當時醫生診斷說可能是患上了肺炎,於是劉彥安排兒子入住醫院,可是,當日下午兒子已返魂無術了。劉彥說︰注射了第17天我的子便去了,第16天開始發燒、嘔吐。之後我們也去了醫院,但是他們說不出什麼病因。然後我的小孩就不在了。

最後當局以“重症病毒性腦炎”來診斷劉彥兒子的致死原因。不過劉彥一家卻深信不疑,懷疑是因為注射了疫苗令兒子死亡,於是到了衛生局和疾控中心了解情況,可是他們都推卸不管。劉彥說︰我們有反應過了,但是他們就是不說這是什麼事,不要我多說。反正撞種疫苗後就發熱、嘔吐。

為了等待當局的一個說法,劉彥仍然沒有把兒子進行火化,他的屍體還在醫院的停屍間裡,希望真相大白之後才把兒子好好安葬。劉彥表示,這是他與太太唯一的兒子,他的去世令一家上下非常悲痛。劉彥說︰我的孩子去得挺冤枉的,我們家裡的人精神都受到很大的挫折,我的妻子一直臥病不起,每天都在床上下不來床。父親也非常難過,我也是每天不能工作,我的兒子去年8月份死亡的,幾乎是一年了,我們都不能正常地生活。然兒子死亡了,一家都接受不了這個情況。

記者問︰以後有什麼打算?

劉彥說︰我現在也沒有什麼辦法,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只希望有關的領導為我們解釋,幫我們解決一下。給我們一個我們公平的說法。

好像劉彥這樣的家長只是冰山一角,他們的慘況和處境往往不足向外人道。事件被爆出後,網上不少網友紛紛表示關注,也希望當局能把毒疫苗的事件查個水落石出。下一集的“訪民實錄”,我們再揭開更多這些受毒疫苗影響的家長,在痛失至親後的如何生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