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勇軍雖生活坎坷但民主之心不息

2015-12-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前八九學運領袖之一周勇軍本月初刑滿釋放,沒法辦理身份證,幾成黑戶。(照片來自維權網,拍攝日期不詳)
前八九學運領袖之一周勇軍本月初刑滿釋放,沒法辦理身份證,幾成黑戶。(照片來自維權網,拍攝日期不詳)

前八九學運領袖周勇軍,7年前因詐騙罪獲刑,本月初減刑獲釋。他一直沒法辦理身份證而成為黑戶,身體不佳亦未能到醫院就醫,目前生活坎坷。新一年將至,他希望回復當年之勇,為中國自由、民主、人權繼續奮鬥。(海藍 報道)

獲減刑的周勇軍,本月6日從四川祟州監獄釋放後,目前住在郫縣休養。周勇軍週三(30日)向本台表示,他囚禁在監獄7年多,目前正在適應社會,很多思維及風俗習慣跟不上。釋放後沒多久,得知母親數月前逝世,他曾返蓬溪縣母親墓地守孝7天,原打算守孝1至3個月,家人考慮其身體狀況不適合。

他又指,目前需要辦理身份證,才能到醫院檢查,但老家蓬溪縣庫存的資料找不到其記録,沒法申請。周勇軍在其姐陪同下,拿著“刑滿文件”到派出所查詢情況,警方建議他到北京上戶的大學找出戶口記録,再遷回四川,但他不能去北京。派出所負責人留下聯繫電話,讓他遇上麻煩時,他可替周勇軍說明情況,但他認為,看病、找工作及買電話、開銀行帳戶都不可能找他,生活受到很大限制,所以他找朋友在微信群說出其情況,希望當局能夠解決其困難。

周勇軍說:所以我只能找以前熟悉的朋友,他們在微信群上給予呼籲和同情,希望當局在做決定時,看到這個信息,考慮我的困難。

至於現時的身體狀況,周勇軍指,身體有衰老跡象,走路緩慢,有點像跛足,牙齒亦掉了7顆。他在監獄做了多次檢查,均說沒有問題,數月前他又到監獄醫院做檢查,工作人員說他快將出獄,囑他到大醫院檢查,他感覺身體有問題。目前沒有身份證,沒法到醫院做檢查。

元旦將至,周勇軍的願望是堂堂正正在中國做公民,找回他年青時候的理想,跟志同道合的人,為中國的自由、民主及人權呼籲,他亦希望像正常人一樣,與家人平安地生活。

周勇軍說:我希望能夠在這裡,像一個正常人一樣生活,和家人在一起獲得平安。同時也祝褔許許多多天涯海角關心我的朋友,過一個好的元旦,新年快樂。

周勇軍姐姐周素芬亦指,其弟的戶口不在四川,北京也好像沒有,現在不知怎辦。辦不了身份證,一切事情都不能做,這個問題不是他們努力可以解決。她又指,目前擔心其弟處境,他沒法看醫生及找工作,父親退休工資每個月3千多元,部分給其弟做生活費,父親腦溢血兩次,也需要服藥治病,她也要資助弟弟。其弟需要身份證,才能找到工作。

周素芬說:現在問題不解決,什麼事都做不了,現在他吃飯,都是我給他錢,坐公交車都是我的公交卡給他。

記者曾致電遂寧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職員指,辦戶口只能在戶籍所在地辦身份證,如果他的戶口在北京,要向當地的戶政部門查詢。

現年48歲的周勇軍為四川人,曾三次入獄。他在八九學運中擔任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會主席,曾跪於人民大會堂前,試圖遞交請願信。六四事件後首次入獄,1991年獲釋,在1993年流亡美國。他曾經在1998年返回中國,被當局以“偷越國境罪”二次被判入獄,3年後獲釋再度回到美國。2008年9月,周勇軍持馬來西亞假護照經澳門抵達香港,因護照上譯音“王興祥”疑跟一宗銀行詐騙案有關,導致周勇軍被香港警方扣留,後被轉交深圳警方。2009年5月,他被轉送四川遂寧當局關押。2010年1月15日,遂寧巿射洪縣法院以詐騙罪將他判刑9年,並罰款8萬元,直至本月初提早獲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