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启动 关注中国威胁日增

2019-03-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周一(25日)在华盛顿启动。(马立克 摄)
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周一(25日)在华盛顿启动。(马立克 摄)

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关注中国威胁日增

在中美两国对峙的情况下,由美国各方专家组成的「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宣布启动,讨论反制来自中国的威胁。有学者认为,这个委员会令中美关系更加紧张。(黄乐涛 报道)

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周一(25日)在华盛顿宣布启动,委员会成员表示,中国当局在各方面都存有野心,呼吁美国各界以举国之力击退中国威胁。委员均认为,中国正在向全球推广其一党专政的高压模式,它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正逐渐扩张到世界每一个角落,委员会希望能够透过教育及宣传等,抵御中国造成的各种威胁。

中国外交及政治学者李京周二(26日)对本台表示,在中美关系紧张的情况之下,委员会针对中国,一定会引起中方不满,他认为若果中美双方在外交及贸易上互不相让,两国关系定会越来越差。

李京说︰美国社会现在对中国有一种警惕或者说不信任,那么因此中美关系未来摩擦肯定会越来越多,中国也不可能完全屈服于美国,中国并不愿意和美国摊牌,肯定会千方百计的维持这种关系,表面上当然不会直接对抗,但是暗中肯定也会采取一些措施,包括现在搞甚么一带一路、亚投行,就是要即使离开美国,我也能够发展。

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伍尔西(James Woolsey)及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等等。

伍尔西说︰我们必要有能力,去扭转中国的主导,这包括对我们的互联网、整体的能力、服务器及其他等等。(中国)透过华为及其他途径,他们非常密集地在这样做。对我们来讲,将会导致失败,在任何一个可能的领域失败。

「当前危险委员会」成员、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向本台表示,前几届危险委员会,没有把危险国家具体化,当前委员会就是针对中国的威胁而启动。

韩连潮说︰今天在场的很多成员,都是有比较深的对中国问题的研究,长期研究中国问题。有美国背景、有美国安全从业人士,这些人他们的专业知识,他们对中共的了解,也是比较深刻的。第一步,我们这个委员会有一些定期的会议,定期会议主要是讨论下一步怎么做。重点在甚么地方,我觉得是一步步来进行的。

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发起「当前危险委员会」,其时主要针对冷战中苏联对美国产生的威胁向当局提供策略。其后分别在70年代及2004年重新启动,提供反恐等方面的外交政策参考。

傅希秋在会议上书面发言时指,中国政府正在营造自己成为世界的另一种模式,一个非民主治理系统的模式,他呼吁国际社会不要对中国有任何姑息。

另外,无国界记者组织周一(25日)发表有关中国媒体在全球影响的报告,内容指中国近十年来致力建立并主宰世界传媒新秩序,又指中国意图阻止来自国内外的批评,而中国数十名记者或博客,被指蒐集或散布当局控管的资讯而入狱。

无国界记者更点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引述他曾称中国记者的使命为「成为党的旗手」、「在思想、政治与行动上忠贞追随党的领导」。报告指,习近平在五年内强力压制记者与博客,不仅在国内推行媒体集权主义,现在更要输出世界。

不过,曾在中国报章任职总编辑的刘开明表示,虽然中国近年来在国内对媒体的打压严重,但他认为这种打压要「输出世界」,就不容易了。因为西方国家多年来媒体都会严格遵守报道新闻的准则,不会轻易受到中国影响。

刘开明说︰因为全世界媒体,它们有媒体记者基本的准则,要报道真实的事情,媒体来说他们有选择自由,所以我觉得未来来说,(中国对全世界媒体)影响是很少的,现在全世界主流的媒体是西方媒体,中国媒体影响是很少的。

报告建议,中国立即释放遭关押的记者,要尊重新闻自由和对国内外传达资讯自由。同时,又建议民主国家政府要求中国当局停止骚扰海外记者、媒体、出版社、学者等,要求中国媒体对其股东和资金来源,包括广告商,全面透明公开等。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