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環保人徐大鵬夫婦肺炎去世 醫院沒做新型冠狀病毒測試

2020-01-2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1月22日凌晨,武漢知名環保教育人士徐大鵬因肺部感染去世。10天前,他妻子亦剛因肺部感染去世。(慈心堂發布 / 拍攝日期不詳)
2020年1月22日凌晨,武漢知名環保教育人士徐大鵬因肺部感染去世。10天前,他妻子亦剛因肺部感染去世。(慈心堂發布 / 拍攝日期不詳)

武漢資深環保人士徐大鵬夫婦10天內先後因肺炎去世,儘管他們的病徵跟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十分相似,但醫院並沒有替他們做「武漢肺炎」的測試,而他們的死亡自然也沒有被列為「武漢肺炎」疫情的死亡病例。而眾多在其重病期間有密切接觸的親友也沒有接受任何隔離措施。(黃小山 / 文海欣 報道)

知名環境NGO組織自然之友周三(22日)發布消息,指該組織武漢小組的原召集人,國內資深的環境教育家徐大鵬因肺部感染,於周二(21日)在武漢漢口醫院去世。

而在此之前的1月12日,徐大鵬的妻子在武漢第六醫院因肺部感染而去世,徐大鵬在妻子最後的日子,一直在醫院陪護。

自然之友武漢小組的曾先生向本台記者證實了這個消息,並透露,徐大鵬的遺體已於當日迅速火化,但他們也未能獲得更多的細節。

曾先生說:是的是的,也去世了。我也是昨天晚上知道的消息,你看那個自然之友的官微,以及我發在朋友圈的幾個資訊,具體的情況我也沒有獲得更詳細的內容。

大陸《新京報》援引徐大鵬的女兒指出,徐夫人沒有咳嗽症狀,只是發熱,而徐大鵬則發病很急,周一(20日)去醫院時還能自己走,但周二就去世。更為重要的是,雖然徐大鵬夫婦都表現出嚴重的肺炎症狀,但在他們去世前,二人都沒有接受核酸檢測來辨別是否屬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引發的肺炎。換言之,徐大鵬夫婦並沒有被官方統計在新型冠狀病毒致死病例中。

另據徐大鵬生前的朋友劉先生指出,徐大鵬先生去世後,他們都很痛心,同時也擔心其家人的境況,她認為徐先生的孩子可能已經被隔離觀察,但他剛向徐大鵬的女兒徐馨蕾確認,作為密切接觸者,她本人並沒有被隔離觀察,甚至還只能自己四處奔波料理父親的身後事。

劉先生說:昨天(21日)下午她(徐馨蕾)送她爸爸到醫院去的時候,醫院都不收。昨天晚上她父親去世,然後我以為她是疾控中心要幫助到她,不是這個樣子的,當局的話根本就不管,醫生已經沒有人理她了,然後就讓她一個人去處理後事。也就是說,這麼一個帶病的嫌疑人都沒有人管,這是個非常大的問題。應該是有其它人接觸的,據我所知好像12號有幾個老師去看過他們。她自己可能是沒有意識,我說現在你自己的這個安危是最重要的,然後我讓她去求助,她還是社會經驗有限,不是很清醒吧,我給她打市長熱線,打不通。

另據知情人透露,徐大鵬的女兒計劃明日(23日)召集親友對父親進行水葬,而徐大鵬的友人們十分擔憂,此舉會傳染到參加葬禮的親友,但他們嘗試聯繫了武漢市疾控部門,但被告知,因為徐大鵬夫婦去世並不在那幾個被統計的死亡名單內,他們也無法做甚麼。

中國官方機構官僚、僵化、以及怠忽職守的作風,也可能是此輪疫情在中國實際病人及死亡數字被低估的原因之一。本台記者專門就此事致電武漢市疾控中心,但該中心一名幹部指出,他們只能接受從醫院報上來的資訊,患者或死亡者親屬自己上報的資訊,他們不會接受。她還明確指出,如果沒有醫院報告疑似病例,個人無法自行去醫療機構和疾控中心檢測是否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武漢疾控中心幹部說:這個不是我們管轄範圍內的,就是說,像這樣的情況的話,她應該是由醫院報給疾控。這個步驟是醫院上報到區疾控,市疾控,一步一步的。因為我們沒有收到,所以肯定就沒有人關注。病歷和那個相關的證明,個人是沒辦法上報的。

自上月底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所導致的肺炎疫情後,官方一直強調暫時未見該疾病會人傳人,但隨著疫情迅速擴散,以及習近平周一指示要堅決遏制肺炎疫情後,武漢官方才承認存在人傳人的情況。

徐大鵬是中國資深環境教育家,亦是自然之友武漢小組的早期召集人,其突然去世,亦讓近年來備受打壓的環保界人士倍感痛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