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抓捕後再受打壓 敏感案件律師遭解約

2015-12-2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大陸繼709大抓捕維權律師後,當局再以不同方式,阻撓律師代理被捕律師的案件。山東有律師事務所疑受到壓力,與曾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師解約。(何思源 報道)

為阻撓律師參與涉及大抓捕維權律師的案件,山東當局統籌安排全方位施壓,國保、司法局、律師協會輪流登場,以不同的方式向正常代理案件的律師施壓。曾經為北京鋒鋭律師事務所的王宇律師被捕一事而奔走的山東律師馮延強,最近轉換律師事務所時就受到干預,被逼與事務所解除合同。

馮延強接受本台訪問時稱,目前正在找新的事務所,但在當局的人為干涉下,能否有律師事所願意接納尚不知。

馮延強:當時那個律師事務所的主任他說得很恐怖,說有人要關掉他們律師事務所,有可能會被神秘殺掉。說得很恐怖。談到為了保護律師事務所,然後我就簽了一個解除勞工合同的協議了。

馮延強表示,不清楚是否因為他替709大抓捕受逼的律師奔走,而遭到打壓;但承認警方及司法局曾多次找他談話,他不願意透露談話的內容,只是說感到很大壓力。

馮延強:能不能順利找到律師事務所,要看濟南市司法局、公安局,他們起很大的作用,如果我接受外媒採訪,可能讓他們聽到或者看到,會對我變更律師事務所帶來消極的影響,所以說我都是暫時不接受你的採訪。

馮延強早前代理王宇案,因當局向他的山東律師事務所施壓,令他無法代理。到後來又施壓,令馮延強中途退出對唐志順的代理。再後來,另外兩個律師李仲偉和襲祥棟亦疑受壓力,解除代理王全璋案,最新又傳出謝陽的辯護律師劉金濱亦不堪壓力解除代理。

除了馮延強被逼解除和事務所的合同之外,李仲偉律師據說也正面臨被律師所解除合同的風險。

廣州維權律師劉士輝接受本台訪問時稱,案件當事人委託律師,以及律師接受當事委託代理案件,是憲法和刑法賦予的權力,批評當局透過向律師事務所施壓,製造白色恐怖,令律師不敢代理一些敏感的人權案件,是對被告人權利、律師執業權和國家司法制度的嚴重侵害。

劉士輝:律師協會往往是充當官方的打手。你來年的年檢通不過,律師年檢其實是懸在律師頭上的一把刀。還有你轉事務所我不幫你辦手續,到了律師所我進行遙控,讓你做不成,最後一招是就是羅織罪名來處罰你。

劉士輝有代理一些被當局視為敏感的人權案件,如郭飛雄案等,他所在的廣東經國律師事務所,曾於2009年8月收到廣州司法局發出的《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指劉士輝涉嫌在一宗房產糾紛案中私自收費,最終事務所與劉士輝解約,司法局對他作出一個停止執業9個月的行政處罰。

709大抓捕事件,以王宇和包龍軍律師夫婦被警方抓捕為起點,在短短的兩個月時間內,至少有300多人被強制約談、非法傳喚、非法抓捕約談,其中有14位律師和多位民間人士被秘密羈押。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