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二号桥 彰显人性光辉留历史烙印

2020-04-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中大一役后,二号桥成为中大禁地。(邓颖韬 摄)
自中大一役后,二号桥成为中大禁地。(邓颖韬 摄)

中大二号桥 彰显人性光辉留历史烙印

去年11月,香港中文大学成为烟硝战场,反修例学生与示威者死守中大二号桥,与警方激烈冲突。时隔约半年,中大宣布周二(28日)将重新开放二号桥。本台记者与中大学生Tom(化名)重游旧地,Tom指在中大、理大的人道灾难中,港人展现了无私团结的精神。他一方面遗憾中大校方粉饰太平,但又认为港人正经历一次集体进化,正在建构一个强大的共同体。(郑日尧报道)

从中大夏鼎基运动场沿路走到二号桥,Tom回忆起当天中大保卫战种种刻骨铭心的场面。Tom称,中大是他第二个家,对大学的一草一木一皆有感情,但在去年11月12日那天,防暴警察强攻进入校园,让平日宁静优美的校园瞬间成为烟雾弥漫的战场。

Tom:很多时候觉得不论外面打得怎样都好,只要回到大学,我才会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即使在街上、坐车也好,都会担心周围会不会有便衣警察埋伏呢?但回到大学就不会有这个想法,真的觉得这里是家!但到了那天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如此安全、保护到我们的地方受到侵犯。

根据警方数字,单是11月12日,警方共使用2330枚催泪弹、1700枚橡胶子弹、434枚布袋弹及159枚海绵弹,亦有出动水炮车。示威者以汽油弹、砖头还击。在中大攻防战的数天,多名学生及示威者被捕,超过60人受伤。对于不少中大生和香港人来説,那天是个不眠夜。

而自中大一役后,二号桥便成了中大禁地,四处有保安看守、桥面竖立一个写有「工程进行中,不可内进」的警告牌,亦有水马封住桥口,而桥的两旁也装上层层铁丝网,以防再有人抛杂物阻塞吐露港公路。

Tom表示,即使大学或者政府怎样粉饰太平都好,也抹不走当时冲突时留下的痕迹,因为这些痕迹已在中大人心中留下烙印。

Tom:你见到像现在封住,两边有栏,其实是当时发生的痕迹。有时候同学走过都会说,会在附近捡到一些弹头、橡胶子弹、催泪弹的弹壳等等,这些是抹不走的!去到那一役发现,原来很多同学打从心底里真的很热爱这个地方,而当这个地方受到侵害的时候,我们会很愿意守护这个地方。

早于运动初期,中文大学被外界戏称暴大,也就是「暴徒大学」之简称。访问当日,Tom正正穿上印有「暴大」的T-shirt,背面写上「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的字句,似乎要无声控诉这一年来不论是中大人还是香港人所面对的不公。面对强权的打压,有人选择不理世事、也有人选择挺身反抗。Tom说,他不曾想过香港人会在过去一年如此团结,他提到理大围城中,港人无私团结的精神成为在这人道灾难当中的光辉。

Tom说:许多香港人都想救那班学生,自发希望可以从外围攻进去,拯救那班学生。虽然最后不成功,但那种空前的团结,大家的那种觉悟、那种勇气令人印象深刻。很简单的就是,很多人在网上知道很大机会是暴动,甚至煽惑暴动,但大家都用尽自己的方法去呼吁人们去救学生。

「反送中」运动将迎来一周年。被问到Tom会怎样总结这一年,他表示香港人正经历一个集体进化。

Tom:以往记得2013、2014年讲民族论、本土主义,那时候很多人说香港民族,但大家都未必有一个深刻的感受,都会争论如何定义香港民族、香港人是不是一个民族、共同体。但经历这年后,很多很多的画面发展出很多很多抗争阵营的文化,其实令香港民族这四只字或者共同体这三只字变得很可信。

他相信,随著抗争阵营的发展更多样化,港人初心永不变,反而在争取民主的路上会变得更坚定,建构出一个强大的共同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