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二號橋 彰顯人性光輝留歷史烙印

2020-04-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自中大一役後,二號橋成為中大禁地。(鄧穎韜 攝)
自中大一役後,二號橋成為中大禁地。(鄧穎韜 攝)

中大二號橋 彰顯人性光輝留歷史烙印

去年11月,香港中文大學成為煙硝戰場,反修例學生與示威者死守中大二號橋,與警方激烈衝突。時隔約半年,中大宣布周二(28日)將重新開放二號橋。本台記者與中大學生Tom(化名)重遊舊地,Tom指在中大、理大的人道災難中,港人展現了無私團結的精神。他一方面遺憾中大校方粉飾太平,但又認為港人正經歷一次集體進化,正在建構一個強大的共同體。(鄭日堯報道)

從中大夏鼎基運動場沿路走到二號橋,Tom回憶起當天中大保衛戰種種刻骨銘心的場面。Tom稱,中大是他第二個家,對大學的一草一木一皆有感情,但在去年11月12日那天,防暴警察強攻進入校園,讓平日寧靜優美的校園瞬間成為煙霧瀰漫的戰場。

Tom:很多時候覺得不論外面打得怎樣都好,只要回到大學,我才會覺得自己是安全的,即使在街上、坐車也好,都會擔心周圍會不會有便衣警察埋伏呢?但回到大學就不會有這個想法,真的覺得這裡是家!但到了那天第一次感受到:這個如此安全、保護到我們的地方受到侵犯。

根據警方數字,單是11月12日,警方共使用2330枚催淚彈、1700枚橡膠子彈、434枚布袋彈及159枚海綿彈,亦有出動水炮車。示威者以汽油彈、磚頭還擊。在中大攻防戰的數天,多名學生及示威者被捕,超過60人受傷。對於不少中大生和香港人來説,那天是個不眠夜。

而自中大一役後,二號橋便成了中大禁地,四處有保安看守、橋面豎立一個寫有「工程進行中,不可内進」的警告牌,亦有水馬封住橋口,而橋的兩旁也裝上層層鐵絲網,以防再有人抛雜物阻塞吐露港公路。

Tom表示,即使大學或者政府怎樣粉飾太平都好,也抹不走當時衝突時留下的痕跡,因為這些痕跡已在中大人心中留下烙印。

Tom:你見到像現在封住,兩邊有欄,其實是當時發生的痕跡。有時候同學走過都會說,會在附近撿到一些彈頭、橡膠子彈、催淚彈的彈殼等等,這些是抹不走的!去到那一役發現,原來很多同學打從心底裡真的很熱愛這個地方,而當這個地方受到侵害的時候,我們會很願意守護這個地方。

早於運動初期,中文大學被外界戲稱暴大,也就是「暴徒大學」之簡稱。訪問當日,Tom正正穿上印有「暴大」的T-shirt,背面寫上「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的字句,似乎要無聲控訴這一年來不論是中大人還是香港人所面對的不公。面對強權的打壓,有人選擇不理世事、也有人選擇挺身反抗。Tom說,他不曾想過香港人會在過去一年如此團結,他提到理大圍城中,港人無私團結的精神成為在這人道災難當中的光輝。

Tom說:許多香港人都想救那班學生,自發希望可以從外圍攻進去,拯救那班學生。雖然最後不成功,但那種空前的團結,大家的那種覺悟、那種勇氣令人印象深刻。很簡單的就是,很多人在網上知道很大機會是暴動,甚至煽惑暴動,但大家都用盡自己的方法去呼籲人們去救學生。

「反送中」運動將迎來一周年。被問到Tom會怎樣總結這一年,他表示香港人正經歷一個集體進化。

Tom:以往記得2013、2014年講民族論、本土主義,那時候很多人說香港民族,但大家都未必有一個深刻的感受,都會爭論如何定義香港民族、香港人是不是一個民族、共同體。但經歷這年後,很多很多的畫面發展出很多很多抗爭陣營的文化,其實令香港民族這四隻字或者共同體這三隻字變得很可信。

他相信,隨著抗爭陣營的發展更多樣化,港人初心永不變,反而在爭取民主的路上會變得更堅定,建構出一個強大的共同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