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壹傳媒陷生存危機 香港新聞自由四面受敵

2020-04-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粵語組製圖

香港新聞自由再次敲起警號,無國界記者組織(RSF)早前公布世界新聞自由排名,香港在全球排名急跌七位至第80名,與中、南美洲的發展中國家看齊。香港傳媒要面對來自北京的打壓,同時亦要面臨經營困難的問題,親民主派、壹傳媒公司旗下的《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親自拍攝告急影片,表示因為廣告封殺及疫情爆發,公司虧損嚴重。不少香港市民在問同一個問題,如果香港沒有《蘋果日報》會是怎樣?(劉少風道)

因去年參與「反送中」遊行集會,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上周六(18日)被警方以涉參與非法集結拘捕,他創辦的《蘋果日報》周三(22日)發布告急影片,黎智英在片中表示,因為廣告封殺及疫情爆發,報紙幾乎完全沒有廣告,訂閱人數亦由 80 萬下跌到不足60萬,令《蘋果日報》經營非常困難,呼籲市民支持訂閱。

黎智英說:各位讀者你好,我們有事請你幫忙,因為《蘋果日報》經營實在困難……

黎智英在片中表示,他已經為公司墊支了5億5千萬,但即使未來情況仍然困難,《蘋果日報》都會「撐下去」,形容這是對社會的責任。  

《蘋果日報》多年來一直因親民主派、「黃媒」立場而被廣告商杯葛,前香港特首、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亦由去年 3 月起,多次在社交網發文,點名質問廣告商是否真的要堅持在蘋果賣廣告,直至本月 18 日,梁振英仍有繼續點名《蘋果日報》廣告商是否黃色經濟圈成員。

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大部份香港傳媒基於自身利益而自我審查,淡化涉及中國共產黨的負面消息,而《蘋果日報》是少數仍然會大力批評中國政府、香港政府及建制派的報章,被普遍認為是香港目前唯一未被「染紅」的媒體,因而一直受到中國大陸封禁。假如失去《蘋果日報》對香港帶來甚麼影響?

本台就此採訪了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他形容《蘋果日報》是敢言、立場鮮明的媒體,對政府有監察力,擔心《蘋果日報》消失會削弱公眾知情權。

呂秉權說:《蘋果日報》算是一個敢言、報道能力強的傳媒,它對我們公眾知情權及監察政府的揭發能力,是一個社會很重要的資產,如果沒有它,會嚴重影響我們知情權,亦都影響到對當權者的監察力,當權者某程度沒有人去揭發或看著你,它就可以加大為所欲為的做法。

呂秉權指,與傳統的新聞學絕對中立的態度不同,《蘋果日報》採取提倡及積極的立場報道社會事件。雖然現時也有其他網媒在報導時更主動,但要達到《蘋果》的大規模並不容易,因此很難取代其社會的角色。

呂秉權說:採取它這種做法(倡議),有這樣的規模很少有,當然有些網媒甚至比它更盡(立場鮮明),但是那些網媒的規模及影響力未到那麼大,雖然都有倡議或者做得更出(位),但在報道獨家新聞、揭發醜聞、大事,沒有蘋果那麼強的調查力。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指出,對國際社會來說,壹傳媒是一個「獨立、敢言」的象徵,不怕得罪中國共產黨,如果傳媒因當權者的壓力而面臨經營困難,有損市場自由開放。楊健興擔心,會影響香港新聞自由的形象再下跌。

楊健興說:雖然《蘋果日報》爭議,有些人會覺得很有問題,例如報道或新聞處理等,但是香港就是一個自由社會,不喜歡就不看,或者看其他媒體,但如果是來自一些政權的力量,去打壓一些媒體,這個就與香港自由開放的市場扭曲,一些西方國家會認為壹傳媒是一個象徵,是獨立及敢言。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近日發布2020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評估180個國家或地區的記者狀況,定出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和排名,香港排第80名,較去年下跌七位,被歸類為第三級「問題明顯」(noticeable problem)。無國界記者組織解釋,排名下跌原因是「記者在支持民主示威中被對待的方式」。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