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会混乱下通过向逃犯条例草案委会发指引 非建制派质疑合法性

2019-05-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4日,非建制派议员在立法会内会前集会,抗议修订《逃犯条例》。(刘少风 摄)
2019年5月4日,非建制派议员在立法会内会前集会,抗议修订《逃犯条例》。(刘少风 摄)

内会混乱下通过向逃犯条例草案委会发指引 非建制派质疑合法性

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但立法会的修订草案委员会开了两次会仍未能选出正副主席,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内会)周六(4日)召开特别会议,在秩序混乱及三度休会下,通过向法案委员会发出「指引」,改由建制派议员主持,非建制派议员质疑内会会议的合法性。(刘少风 报道)

四十名建制派议员联署要求内会发出「指引」,换走《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委员会会议主持人涂谨申,改由石礼谦接替。内会主席李慧琼周六(4日)召开特别会议处理,期间多位非建制派议员提出规程问题,其中民主党议员许智峯质疑会议的合法性。

许智峯说:说要换走涂谨申,由石礼谦代为主持,是否符合法理基础、议事规则?(法律顾问)是未能回答,如果连是否符合议事规则也不能确认,还开甚么会?

公民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批评会议不合规程。

郭荣铿说:因为现在要在内务指引内加一个「指引」,就是石礼谦议员要主持会议,那为何是石礼谦议员?

对于多名非建制派议员的质询,李慧琼指四十位议员提出的要求是有急切性。

李慧琼说:大家对指引的内容是有不同意见,有议员写信来,因为不满「拉布」而换走涂谨申,亦有议员不同意。但大家对于我开会的合法性的质疑,我认为是完全没有道理。

立法会法律顾问冯秀娟指,根据《议事规则》,内会主席可以决定会议日期、时间及地点,没有订明要谘询其他委员。而内会亦有权发出指引,但是否采纳由法案委员会自行决定。

建制派议员支持更换草案委员会主持人,其中工联会劳工界议员陆颂雄形容,非建制派议员的行为是「闹剧」。

陆颂雄说:今次这个「闹剧」是比「拉布」更可耻,在立法会史上是史无前例。其实我们(建制派)是给了足够机会、足够的耐性给涂谨申做主持的机会。

非建制派议员因不满李慧琼主持会议手法及建制派的发言,多次离开座位走到主席枱前抗议。李慧琼将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及议会阵线范国威逐出会议室,惹来进一步抗议,令会议先后三度暂停。

内会后来转到另一会议室继续开会,在建制派的支持下,先通过向《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委员会发「指引」,其后再通过由石礼谦主持法案委员会下次会议,直至选出主席。

立法会秘书处随即发出通告,指由于法案委员会下周一(6日)要进行主席选举,议员须在当日中午前以书面通知委员会秘书,是否支持「指引」,如果有过半数议员支持,有关「指引」将被视为采纳。

涂谨申在社交网回应指,秘书处的通告是未经他同意和指示下发出, 已知会秘书长收回,理由是内会「指引」应该在法案委员会内讨论后决定接纳与否,而不是透过书面决定,他批评秘书处越权。

非建制派议员批评「指引」是违反《议事规则》,毛孟静认为「指引」并不合法,目前法案委员会的负责人是涂谨申,应该由他考虑如何决定是否采纳;她并谴责秘书处配合建制派的行动。

毛孟静说:预了会通过,因为我们(非建制派)人数不够,正正让大家看到,今日我们一起见证香港民主历史上「制度暴力」、「议会暴力」。(下)周一,这条「指引」变相给「弹药」我们,我们要好好讨论法案委员会是到底如何需考虑。

《议事规则》委员会主席谢伟俊就指,秘书处的做法可以减省会议处理争议的时间,但委员会一般要在无人反对之下,才可以用文件传阅方式表决,而目前委员会未有主席,可能有灰色地带。

多个团体会议期间在立法会示威区集会,其中民阵和非建制派议员,以及几百名市民抗议修订《逃犯条例》。民阵原先设置大萤幕,让集会人士收看会议直播,但立法会秘书处指大萤幕是危险构建物,禁止摆放,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认为是打压示威集会,最终改用较小的电视机转播。岑子杰指今次集会安排仓卒,未有点算参与人数。他指会视下周一法案委员会的情况,才决定会否再次动员。

另外,有支持修订《逃犯条例》的团体,包括「政中香港人」及「珍惜群组」约40多人在示威区对面马路抗议。他们表示要堵塞法例漏洞,要求法案委员会尽快选出主席。他们与反对修例的示威者对骂。期间大批警员在场戒备,并用铁马分隔两批示威者 。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