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会非建制派拉布 《逃犯条例》委员会未能选出主席

2019-04-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30日,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委员会,举行第二次会议,同样未能选出正、副主席。(香港立法会视频截图)
2019年4月30日,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委员会,举行第二次会议,同样未能选出正、副主席。(香港立法会视频截图)

触发13万香港市民游行抗议的《逃犯(修订)条例》相关的立法会草案委员会,周二(30日)举行第二次会议。因反对修订的非建制派议员拉布拖延,会议进行近两小时仍在处理规程问题,最终同样未能选出正、副主席。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重申,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刻不容缓。建制派40名议员联署要求内务委员会发指引,要求派出建制派中最资深的石礼谦议员主持会议。但非建制派议员提出警告,此举可能要交由法庭处理。(李弘音  报道)

香港高等法院周一(29日)对潜逃返港的台湾情杀案疑犯陈同佳,承认4项洗黑钱的宣判,判囚29个月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二(30日)出席行政会议前再重申,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刻不容缓。她指港府现在有条件与台湾当局磋商,当达致某些成果后,保安局便会公开交代。至于被问到会否考虑有立法会议员早前提出,以私人条例草案修订《侵害人身罪》,即以「域外法权」方式处理台湾杀人案,林郑月娥表示应在立法会公开讨论。

林郑月娥说:如果议员提出意见务实可行,既可以符合我们这次修订的两个目标,也有助消除或减少社会部分人士对于这次工作的疑虑,特区政府一定会很认真、严肃考虑。

立法会《逃犯(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随后于上午举行第二次会议,继续由最资深的议员涂谨申主持。多名非建制派议员提出规程问题,当中有议员指委员会的报名时间过短、并与工务小组会议「叠会」等,质疑秘书处做法不妥当。

经民联议员石礼谦解释,事件与秘书处无关。

石礼谦说:我先向秘书处道歉,令你们很难为情,很多人批评你们,完全不关秘书处的事,而是我作为议员按规则去做事,是我决定的。

而秘书处就回应指,是内部沟通有误会,并指报名加入委员会的时间短并非无先例,例如2002年的调整公务员薪酬会议亦只有短通知期,在成立法案委员会后5日就召开委员会会议。

虽然会议最后,公民党郭荣铿建议先进入选举程序。不过涂谨申认为会左右为难,因而拒绝。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于会后发言,称两次会议结束仍未能开始选主席的程序,他对此感到极度遗憾及失望,并再次强调修订时间迫切,指台湾杀人案疑犯最快于10月获释。如果在立法会休会前未能处理,便没有法律基础处理台湾杀人案及堵塞类似案件的漏洞。对于不同议员曾对《修订逃犯》条例提出不同方案,李家超认为可以经法案委员会讨论。

李家超说:我们会有律政司的法律专家对每一个提出的方案,解释背后的法律原则或所引申出来的不同问题,最佳的处理方法应该怎样,而我们提出的方案是充分考虑了法律上很多原则。

会后,建制派共40名议员,联署要求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发指引,要求由建制派最资深议员石礼谦主持法案委员会会议,以选出正副主席、并决定开会的地点及时间。

建制派议员廖长江指,现时《议事规则》无规定,经过首次会议后应由谁人主持会议,但内会有权向法案委员会发指引。

廖长江说:我们对此非常遗憾。我们看到涂谨申最资深议员主持会议的方法和泛民的表现,对我们来说其用意是非常明显。他们是想借此机会瘫痪立法会根据基本法的宪制权力所作出的立法程序。

非建制派议员区诺轩回应本台指,建制派此举有机会引来法律诉讼,一旦建制派坚持而行,他们将会交由法庭处理。

区诺轩说:《议事规则》虽然只称首次会议由最资深议员担任,但并不代表《议事规则》有列明内委会有权力去要求最资深议员担任之后会议主席的权限,所以他们正在做一样《议事规则》无规范他们的行为,所以我想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做,必定会法庭见。

而涂谨申亦重申,自己一直严格按《议事规则》办事,并透露已经与秘书处初步定于下周一(6日)召开第三次会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