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萬人遊行促撤修訂逃犯條例 民陣或發起包圍立法會

2019-04-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28日,民陣及非建制派人士手持「反送中、抗惡法」的橫額帶頭遊行。(劉少風 攝)
2019年4月28日,民陣及非建制派人士手持「反送中、抗惡法」的橫額帶頭遊行。(劉少風 攝)

13萬人遊行促撤修訂逃犯條例 民陣或發起包圍立法會

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備受爭議,民陣一個月內第二次發起遊行,要求撤回修訂。大會指有十三萬人參加,但警方指高峰期有約二萬二千八百人。(劉少風 報道)

參與抗議的人士周日(28日)下午由銅鑼灣東角道出發,遊行至金鐘立法會示威區。由於遊行人數眾多,大會要求其他參與者轉往記利佐治街出發,隊伍亦應警方要求提早約二十分鐘起步。多名非建制派人士手持「反送中、抗惡法」的大橫額,佔中案被判社會服務令的張秀賢亦在隊頭,他們沿途高喊口號。

口號:反送中!抗惡法!撤回修訂引渡條例!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表示,有十三萬人參與遊行,他指遊行人數證明市民的力量及堅持,又指不是各政黨或團體「煽惑」市民,而是特首林鄭月娥和保安局長李家超「煽惑」港人遊行,如果政府不願意撤回修例,民陣將會發起後續行動。

陳皓桓說:如果政府不願意去撤回這次修例,民陣正式向政府說,我們會發起包圍立法會。除了包圍立法會,我們將會組成遊說團隊,遊說各個界別,一起支持撤回這次修例。

民陣建議政府透過單次協議,解決台灣殺人案疑犯的移交問題。

遊行人士來自不同界別,包括法律界、演藝界、宗教界等。香港歌手黃耀明及何韻詩亦有參與,黃耀明指修例是人人自危的事,不單是從事創作或商界人士,甚至很多人都有機會墮入這個新的法律「漏洞」。何韻詩就認為,特區政府應為港人爭取權益,但現時有如「傀儡政府」,幫中央收窄港人權利,因此不能再啞忍。

遊行路線沿途擺設不同街站,包括佔中案裡獲判緩刑的朱耀明、李永達、因病押後判刑的陳淑莊,而張秀賢在中途加入。陳淑莊表示,答應母親不會參與遊行,只能在街站支持,她希望可以令更多人明白香港現時的處境。

帶同兩名女兒遊行的劉先生指,有必要教育下一代言論自由的重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

劉先生說:讓她(女兒)知道香港發生甚麼事,香港的價值是否被剝削中?我們不是要爭取額外的東西,只不過想取回香港應有的東西,政治機制、法律機制, 其實都被中央政府、共產黨「壟斷」,現在擺明是「一國一制」。

市民余先生認為,內地法律制度黑暗,絕對不相信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所說的「陽光司法」。

余先生說:如果《逃犯條例》修訂後,直接可以引渡香港的民運人士上大陸受審,更加沒有天理。

第二次參與反修例遊行的中大學生會會長蘇同學表示,修例已經進入立法會審議程序,顯得遊行更具逼切性。

蘇同學說:上次(遊行)可能還未(通過立法會)首讀,所以比較少人,今次真的多了很多不同的團體、很多人出來一起行。畢竟對我們香港不同的個人自由、人身自由有很大的負面影響,所以今次要出來反對這條例。

資深大律師、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周日在電視台節目表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聲音都是政治口號,外界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源於不理解。他認為,即使第二次反修例遊行人數增加,政府都不應該「讓步」,否則日後難以管治。

湯家驊的言論引起外界迴響,資深傳媒人程翔參與遊行時,批評有關言論極不負責任,反問湯家驊作為大律師,能否解釋為何二十年前訂立有關條例時,要排除與內地移交逃犯,但二十年後要取消有關條款?程翔邀請湯家驊進行辯論。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聯同其他議員在遊行結束後集會,她在台上提到湯家驊的時候,全場幾千名抗議人士報以噓聲,毛孟靜認為如果有足夠民意,政府有可能撤回修例,雖然非建制派在立法會不夠票,但有民意支持。

政府發言人周日表示高度重視民陣遊行,指法治及司法獨立是香港特區的核心價值,發言人表示,台灣殺人案清楚反映嚴重罪案隨時隨地發生,因此有必要盡快填補現時制度上的缺陷,在通過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後,政府就有法律依據,與台灣盡快落實處理刑事司法協助及送交疑犯要求。發言人強調,《條例草案》的建議絕非針對某單一司法管轄區。

民陣指有十三萬人參加今次遊行,而警方指有二萬二千八百人;而上一次3月底的反對修例遊行,民陣統計有一萬二千人,但警方指有五千二百人。今次遊行的人數,無論民陣抑或警方,都比上次遊行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