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万人游行促撤修订逃犯条例 民阵或发起包围立法会

2019-04-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28日,民阵及非建制派人士手持「反送中、抗恶法」的横额带头游行。(刘少风 摄)
2019年4月28日,民阵及非建制派人士手持「反送中、抗恶法」的横额带头游行。(刘少风 摄)

13万人游行促撤修订逃犯条例 民阵或发起包围立法会

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备受争议,民阵一个月内第二次发起游行,要求撤回修订。大会指有十三万人参加,但警方指高峰期有约二万二千八百人。(刘少风 报道)

参与抗议的人士周日(28日)下午由铜锣湾东角道出发,游行至金钟立法会示威区。由于游行人数众多,大会要求其他参与者转往记利佐治街出发,队伍亦应警方要求提早约二十分钟起步。多名非建制派人士手持「反送中、抗恶法」的大横额,占中案被判社会服务令的张秀贤亦在队头,他们沿途高喊口号。

口号:反送中!抗恶法!撤回修订引渡条例!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表示,有十三万人参与游行,他指游行人数证明市民的力量及坚持,又指不是各政党或团体「煽惑」市民,而是特首林郑月娥和保安局长李家超「煽惑」港人游行,如果政府不愿意撤回修例,民阵将会发起后续行动。

陈皓桓说:如果政府不愿意去撤回这次修例,民阵正式向政府说,我们会发起包围立法会。除了包围立法会,我们将会组成游说团队,游说各个界别,一起支持撤回这次修例。

民阵建议政府透过单次协议,解决台湾杀人案疑犯的移交问题。

游行人士来自不同界别,包括法律界、演艺界、宗教界等。香港歌手黄耀明及何韵诗亦有参与,黄耀明指修例是人人自危的事,不单是从事创作或商界人士,甚至很多人都有机会堕入这个新的法律「漏洞」。何韵诗就认为,特区政府应为港人争取权益,但现时有如「傀儡政府」,帮中央收窄港人权利,因此不能再哑忍。

游行路线沿途摆设不同街站,包括占中案里获判缓刑的朱耀明、李永达、因病押后判刑的陈淑庄,而张秀贤在中途加入。陈淑庄表示,答应母亲不会参与游行,只能在街站支持,她希望可以令更多人明白香港现时的处境。

带同两名女儿游行的刘先生指,有必要教育下一代言论自由的重要,捍卫香港的核心价值。

刘先生说:让她(女儿)知道香港发生甚么事,香港的价值是否被剥削中?我们不是要争取额外的东西,只不过想取回香港应有的东西,政治机制、法律机制, 其实都被中央政府、共产党「垄断」,现在摆明是「一国一制」。

市民余先生认为,内地法律制度黑暗,绝对不相信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所说的「阳光司法」。

余先生说:如果《逃犯条例》修订后,直接可以引渡香港的民运人士上大陆受审,更加没有天理。

第二次参与反修例游行的中大学生会会长苏同学表示,修例已经进入立法会审议程序,显得游行更具逼切性。

苏同学说:上次(游行)可能还未(通过立法会)首读,所以比较少人,今次真的多了很多不同的团体、很多人出来一起行。毕竟对我们香港不同的个人自由、人身自由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今次要出来反对这条例。

资深大律师、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周日在电视台节目表示,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声音都是政治口号,外界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忧虑源于不理解。他认为,即使第二次反修例游行人数增加,政府都不应该「让步」,否则日后难以管治。

汤家骅的言论引起外界回响,资深传媒人程翔参与游行时,批评有关言论极不负责任,反问汤家骅作为大律师,能否解释为何二十年前订立有关条例时,要排除与内地移交逃犯,但二十年后要取消有关条款?程翔邀请汤家骅进行辩论。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联同其他议员在游行结束后集会,她在台上提到汤家骅的时候,全场几千名抗议人士报以嘘声,毛孟静认为如果有足够民意,政府有可能撤回修例,虽然非建制派在立法会不够票,但有民意支持。

政府发言人周日表示高度重视民阵游行,指法治及司法独立是香港特区的核心价值,发言人表示,台湾杀人案清楚反映严重罪案随时随地发生,因此有必要尽快填补现时制度上的缺陷,在通过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后,政府就有法律依据,与台湾尽快落实处理刑事司法协助及送交疑犯要求。发言人强调,《条例草案》的建议绝非针对某单一司法管辖区。

民阵指有十三万人参加今次游行,而警方指有二万二千八百人;而上一次3月底的反对修例游行,民阵统计有一万二千人,但警方指有五千二百人。今次游行的人数,无论民阵抑或警方,都比上次游行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