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提交立法会 首日会议未能入题不欢而散

2019-04-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7日,有支持及反对修法的对立团体,发生轻微冲突,要在场保安调停。(李弘音 摄)
2019年4月17日,有支持及反对修法的对立团体,发生轻微冲突,要在场保安调停。(李弘音 摄)

《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提交立法会 首日会议未能入题不欢而散

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委员会,周三(17日)举行首次会议。因非建制派议员采取拉布手法拖延,两小时会议结束后,仍未能进入投票选主席的程序。在两派争辩过程中有建制派议员被指言语冒犯临时主持会议的涂谨申而被逐离场。另外,有支持及反对修法的对立团体,分别在立法会示威区表达诉求,双方并发生轻微肢体冲突,需立法会保安阻止。(李弘音 报道)

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委员会,周三(17日)举行首次会议。反对修法的「民间人权阵线」联同非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共约40人,于立法会示威区示威,要求撤回修订。 他们带上「送中」断头台的大型道具,及「送中条例,人人自危」等标语,并高呼口号。

口号:撤回引渡条例!守护香港!齐抗恶法!

另一方面,亲中团体「保卫香港运动」、「珍惜群组」等亦有到场示威,他们支持政府尽快研究法案。

口号:人命关天!我们要求立法!将凶徒绳之于法!

然而示威期间,他们不满反对团体能够到示威区外集会,于是走到对方示威区指骂,双方发生冲突,需由立法会保安调停。

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岑子杰认为,政府无视社会各界的忧虑及反对声音。质疑政府急于7月前修例,是希望避开7.1游行会带来更大的问题。对于建制派经常强调要涉及双重法例,才会被移送,岑子杰批评两地入罪标准不一致,并非法庭考虑之一。

岑子杰说:即使两个地区有同样的法律、但入罪标准不一致,这亦不是法庭的考虑之一。只要两地都有同样罪行,看到表面证据成立后,其实都是由特首签名,基本上就可以把任何人遣送回内地。

立法会外对立团体剑拔弩张,在立法会内,两派议员亦针锋相对,互不退让。委员会按议程,先由年资最长的涂谨申临时主持会议,选出正副主席。然而其间发生混乱,工联会的郭伟强,被涂谨申指其言论有冒犯性质,在多次警告下郭伟强仍拒绝收回言论,最终被逐离会议室。

郭伟强说:如果你听得清楚,你的耳朵这么灵光,我是叫你不要扮垃圾,给回自己少少尊严。

及后,涂谨申被多位建制派议员质疑他并不能行使主席权力,要求议员离场。因此,涂谨申之后休会寻求法律意见。

立法会秘书处法律顾问曹志远指,内务守则无订明主持主席选举的议员的权力,只能按一般原则处理,认为主持应有合理所需的权力主持选举。

在会议中,非建制派议员亦先后提出多个与本次会议无直接关系的问题,令整个会议讨论约两小时后,仍未选出正、副主席。

被请离场的郭伟强指责非建制派议员的「拉布」行为,并指将会提出要求修改议事规则,包括取消由资深议员主持会议的安排。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认为,涂谨申没有履行作为主持会议、选举主席角色的职责,她对此感到极度遗憾,并指未来会就「拉布」问题商量对策。

李慧琼说:会议议程,目的很清楚,就是为了《逃犯条例》选出正副主席。大家亦见到,由会议开始至今过了两小时,因为不同原因,仍未进入选举程序。我们认为涂谨申是没有履行作为主持会议、选举主席主持者的角色,表现极度遗憾。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亦回应指,对会议完结感到失望,希望立法会理性讨论。他续指,「日落条款」不可行,因可能以后每次发生需要引渡的案件也要个别商讨。

李家超说:我是感到失望、遗憾及心急,希望大家、特别立法会每一位议员,都本著解决问题去理性讨论,尽快在法案委员会开会。大家去交流,互相去考虑不同意见,亦认真考虑政府提出的方案。

涂谨申于会后回应传媒指,自己是按议事规则主持会议,指这是宪制重要角色,必须公正执行,强调并无联同其他民主派议员「拉布」。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