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拒展示編號司法覆核 五案合併高院聆訊

2020-06-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長洲居民郭卓堅(左二)希望法院能公正審訊。(劉少風 攝)
長洲居民郭卓堅(左二)希望法院能公正審訊。(劉少風 攝)

香港反修例運動中警方執法備受爭議,很多市民不滿警察執勤時沒有展示編號,高等法院周三(24日)合併處理5宗相關的司法覆核案,預計需時兩天處理。有申請人批評警隊不遵守法律,促請警隊高層問責。(劉少風 報道)

去年有不少市民及團體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質疑警隊防暴警員和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成員,行動時不展示警員編號或委任證屬違法行為。高等法院合併處理挑戰警務人員不展示編號的五宗相關司法覆核案,案件周三(24日)進行聆訊。

當中兩宗屬於申請司法覆核許可,其中一個申請方是香港記者協會,另一宗申請人包括三名市民陳恭信、魯湛思和吳康聯。

其餘三宗是司法覆核案件,申請人包括團體「守護孩子」成員陳基裘、長洲居民郭卓堅及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以及中槍致眼部受傷的中學教師楊子俊。答辯人則包括律政司司長、保安局局長、警務處處長。

陳恭信上庭前表示,幾宗司法覆核案一起聆訊,反映很多人認同,「警方執行職務時不展示編號是錯誤的做法」,他希望案件得到公平審理。

陳恭信說:大家知道今天(周三)有幾宗司法覆核一起審訊,可想而知,我們要求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執勤時,要展示警員編號這個做法,其實是得到很多人認同,所以才有那麼多人提出司法覆核,所以我希望我們今次的申請,能夠得到法庭的公平審理,令到警暴問題可以制止,因為我們不想前線警務人員有一個錯誤的訊息,就是以為不展示編號就可以在執勤時為所欲為。

陳基裘在開庭前形容,五宗案件是「五劍合璧」,批評是警隊其身不正,作為執法機關不展示警員編號,不遵守法律,促請警隊高層問責。

陳基裘說:我們是「五劍合璧」,沒有編號的速龍,是有五個人提出司法覆核,不單止是我,證明了這個問題嚴重。為何作為一個執法機構,警隊為何不能夠做好本身?其身不正,你作為執法,如何令市民遵守法律?自己都不遵守,原則性問題。

「守護孩子」成員陳基裘是其中一位申請司法覆核的市民。(劉少風 攝)
「守護孩子」成員陳基裘是其中一位申請司法覆核的市民。(劉少風 攝)

法庭先處理三宗司法覆核案件,代表部分原告方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在庭上指出,警員不展示編號對公眾不公平;而警方所指速龍小隊的「特別保護工作服是根據行動及戰術設計,設計上沒有位置展示編號」,他認為有關說法不合符邏輯,質疑如果工作服沒有位置展示編號,當初為何要大批購入,直言「不明白有甚麼好爭論」。李柱銘又指,政府一方未有文件,解釋改變警員展示編號的做法,質疑是隱瞞事實。

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杜淦堃陳詞表示,申請人一方提出的論點與覆核案無關,而且完全站不住腳。他舉例指,有沒有人遭警方使用過分武力對待抑或施暴警員能否被辨識,均並非挑戰辨識警員身分政策的合法性。

高等法院合併處理挑戰警員不展示編號的5宗相關司法覆核案,法庭預留兩日處理,申請人首日完成陳詞,案件周五(26日)會繼續聆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