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諾軒大聲公襲警罪成 民主派批製造寒蟬效應

2020-04-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辯方求情指,區諾軒並無襲擊警員的身體,與其他襲警案不同,他的動機亦非要傷害任何警員,目的只為化解事件。(粵語組製圖)
辯方求情指,區諾軒並無襲擊警員的身體,與其他襲警案不同,他的動機亦非要傷害任何警員,目的只為化解事件。(粵語組製圖)

香港過去大半年有眾多民主派議員被捕,立法會前議員區諾軒被控涉嫌於去年「反送中」示威衝突期間,以揚聲器襲警,法院周一(6日)裁定區諾軒兩項襲警罪罪成,押後到本月24日判刑。本身是大學講師的區諾軒,擔心被判罪後學術界不再有他的容身之處。民主派人士批評是政治檢控;相信當局是製造寒蟬效應。(劉少風 報道)

香港去年7月九龍區大遊行後,一批市民深宵繼續在油麻地旺角一帶聚集。時任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在彌敦道近登打士街一段,手持「大聲公」(揚聲器)在警方防線前,被指涉以揚聲器推撞警員關志豪的長盾,以及用「大聲公」與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員對話時,令警司高振邦耳朵痛楚,被控兩項襲警罪案。

案件經審訊後,周一(6日)於九龍城裁判法院裁決,裁判官梁嘉琪裁定區諾軒兩項襲警罪罪成,押後到本月24日判刑,期間提取社會服務令報告。

高振邦早前供稱指,區諾軒曾以粗口指罵他,他曾多次要求區諾軒不要將揚聲器靠近但不果,由於他當晚要執行職務,對右耳不適不以為意,但不適情況持續,影響睡眠及耳內有風聲等,他前往求診,醫療報告指他為急性聽力受損。

辯方在庭上稱,區諾軒用揚聲器打向警員盾牌,只是要吸引注意,以及阻止警方推進。但裁判官認為,區諾軒應該知道警員是按指示行事,若他要阻止警方行動,應找指揮官,而揚聲器音量刺耳,高振邦多次撥開揚聲器,及要求區諾軒停止叫喊,認為他的行為有惡意。

辯方求情指,區諾軒並無襲擊警員的身體,與其他襲警案不同,他的動機亦非要傷害任何警員,目的只為化解事件,希望判處社會服務令或罰款。裁判官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押後判刑,並提醒被告所有判刑都有可能,包括監禁。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社民連成員梁國雄、岑子杰、黃浩銘等人周一亦有到庭旁聽,聲援區諾軒,批評是政治檢控。

口號:政治檢控可恥!和平集會無罪!

區諾軒在法庭外會見傳媒,他感謝家人及朋友支持,現階段未考慮上訴問題,會先等判刑結果。他指因反修例運動被控的人數達七千多人,自己只是其中之一。除了法例上的刑罰,更擔心會影響一生,包括他在學界的身份位置。

區諾軒說:今天(周一)儘管法官判我兩條罪成,我很想與大家分享,很多時候,不論判刑是甚麼,很多時候只是有罪與無罪的分別,對我來說,清白比起一切重要。在我作為議員之先,我首先是一位教育工作者,我在大學裡面任教科目,我很擔心究竟在今次事件後,大專學界是否仍有容我之身的空間?

支持抗爭者的律師黃國桐周一對本台指,從法律角度來看,以任何東西導致他人受傷都是襲擊,視乎有甚麼證據,但問題在於區諾軒當時是以議員身份,希望以揚聲器控制群眾。

去年「人大8.31落閘五周年遊行」前夕,警方展開大搜捕,拘捕多名知名社運人士與議員,包括香港民族黨前召集人陳浩天、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成員周庭、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譚文豪、區議員許銳宇與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孫曉嵐。當日同被捕的區諾軒,被指與譚文豪於去年7月「九龍大遊行」當晚,涉嫌襲警及阻差辦公。

黃國桐指一旦當局要作出檢控,「會用盡現存的法律條文」,相信是想製造寒蟬效應。

黃國桐說:今時今日,以抗爭者來說,每人都預料要付出,今時今日的警隊,根本不能碰(觸怒),有任何事就玩完(完了),整體的司法制度,是令到很多人有寒蟬效應,這是必然的。

過去大半年眾多民主派議員被捕,更有新任區議員於上任前被落案起訴。北角區議員仇栩欣去年在區內直播「8.11港島東集會」時,遭警員阻止制服,一度獲無條件釋放,但在元旦履新前兩日遭預約拘捕,翌日被控襲警,指她當日直播時推撞警員胸口。近日亦有多位區議員被警方控罪,包括中西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區議員鄭麗琼上月26日被警方以涉嫌干犯「煽動意圖罪」拘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