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战略攻防地二号桥重开 学生会会长指已不能回到当初

2020-04-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大二号桥今日(28日)重开,但有学生认为已回不到当初。(粤语组制图)
中大二号桥今日(28日)重开,但有学生认为已回不到当初。(粤语组制图)

中大战略攻防地二号桥重开 学生会会长指已不能回到当初

香港反修例运动中的中大「2号桥之役」在许多港人心中留下难以磨灭印象。事隔5个月,2号桥及崇基学院入口终重开。但对中大人来说,即使现在看似一切平静,但早已不能回到当初。(文海欣 报道)

去年11月,香港中文大学发生「2号桥之役」,当时有学生及示威者占领2号桥,并投掷杂物到吐露港公路,以堵塞道路、瘫痪交通,希望政府能够回应诉求。其后警方到场,双方对峙,警方占领桥面后不断以武力欲攻入中大,期间发射逾二千枚催泪弹及橡胶子弹等驱散,子弹更划空飞到校内的夏鼎基运动场。中大烽烟四起,多人受伤。事件平息后,校方则封闭二号桥及关闭大埔公路崇基学院出入口。

不过曾被巨型石趸封闭的2号桥,周二(28日)上午终重见天日。校方于早上约八时搬走桥上路障,及开放崇基学院出入口,供行人及车辆通行。数辆私家车经二号桥驶入中大。不过入校前要出示有效证明、或以身份证作登记。 而二号桥如同变成「禁地」一般,四处都有保安驻守,桥上亦被如同监狱般、高约4米铁丝网,牢牢围封著,站在这里不能再清楚看到吐露港的景色。

游走中大,仍能看到少量弹壳散落路边、校巴上仍有抹不走的标语字痕,工人继续进行修补。中大看似整体回复原貌,但中大学生会会长苏浚锋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已经回不到当初平静的社会、校园环境。不过他认为不平静不等同是一件坏事,反映学生更积极争取理想、关心社会时事。他续指,二号桥是这场「反送中」运动的一个重要标志,虽然现在因应疫情,学生不用回校上课,校园内人流不多,但他相信同学会继续在自己的岗位努力,相信疫情过后大家就会继续投入抗争。

苏浚锋说:那次中大、理大的保卫战或围攻战,其实亦令美国的民主人权法案尽快落实、通过了,亦令世界见到港共政府如此卑鄙,攻打校园。虽然现在整场运动好像淡化了,因为疫情关系都没有街头抗争等,但二号桥的事件已写在中大的历史内。中大人会铭记住这个政权对中大学生做过甚么。

作为学生会代表,苏浚锋当初就去留等问题被猛烈批评,但他表示并不后悔。

苏浚锋说:当时不论去留或是应该如何处理、管理中大校园内的事,其实都是有一定张力。我相信当时是做了最适切的决定,因为我们始终是中大学生会,我们一定中大同学利益为优先。我想亦没有说回望过去会有甚么遗憾或后悔。

还记得上次与苏浚锋访问,刚好是一年前,那时正谈论新一代年青人对六四事件的看法、学生领袖如何传𠄘。到了现在,苏浚锋认为,这场运动令他们对六四的连结感更强。

苏浚锋说:那时是社运低潮,可能讨论六四时都是本土、或大中华之争。现在再看六四,我会说那个连结感觉是更强,因为都是面对同一个政权,虽然事隔有约30年。

对学生而言,一切已回不到当初的平静;对老师而言,在中大任教政治与行政学系的讲师李家翘接受本台访问时,同样认为二号桥一役,不论对同学、老师甚至香港人都不能磨灭。由去年至今,因应社会事件,多间院校停课、其后又到疫情,学生在家上课,对这一代学生来说就像没有了校园生活。李家翘亦忧虑学生他日难重投校园生活。

李家翘说:感觉很深。昨天(27日)上课我才跟我的同学说,特别是今年一年级入大学的那班同学,我觉得对他们来说是非常不值,因为校园生活对任何一个大学生来说其实应该是最重要,特别是对低年级的同学。未进入大学生活的状态,突然就好像再没有机会去享受大学生活。

而中大因应疫情缓和,预计下周一(4日)起,所有部门逐步恢复正常。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