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大陸學者料中央背後干預港大事件

2015-10-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在開學典禮上強調,尊重學術自由。可惜,在副校長委任事件上,他感到有外來的政治干預。(劉雲攝、2015年9月)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在開學典禮上強調,尊重學術自由。可惜,在副校長委任事件上,他感到有外來的政治干預。(劉雲攝、2015年9月)

香港大學校委會否決陳文敏任副校長事件,校長馬斐森質疑中央政府在背後策劃。雖然馬斐森沒有提供證據引證,但一直關注事件的大陸學者都相信有干預,擔心香港的學術自由地位不保,考慮不再建議大陸學生到香港升學。(劉雲 報道)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否決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出任副校長事件,引起社會連日熱烈討論,師生亦以不同行動提出抗議,質疑事件背後受到政治干預,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雖一直否認,不過,校長馬斐森較早時在接受《路透社》專訪時透露,自己的電郵被駭客入侵,電郵部份內容無端被香港親中的傳媒引述,更直言不排除中央政府在背後策劃整個事件。事實上,馬斐森發現電郵遭入侵的事,早在今年三月已向港大校委會匯報,並向香港警方報案,但案件至今沒有任何進展。不過,馬斐森的言論隨即再遭親中媒體猛烈抨擊。

本台分別訪問仍在大陸及已移居美國的三名大陸學者,剖析事件﹐中央有否挿手。他們不謀而合都表示相信事件背後有政治干預。

現為中國政法大學法制新聞研究中心研究員,兼碩士研究生導師的陳杰人謂,馬斐森懷疑事件背後有政治干預,而親中媒體猛烈炮轟馬斐森亦是明顯例證。

陳杰人:“大公報”寫文章來批評馬斐森。我覺得“大公報”介入的事就一定是跟大陸有關的政治事件,因為眾人都知“大公報”在大陸已經是一份徹底控制的報紙,跟中共的關係非常密切,替中共說話。若不是政治事件,它介入為了什麼?所以,“大公報”介入就說明就是一個政治事件。

已有百年歷史的香港大學,過去從未出現人事任命受干預的事,直至去年底,香港大學物色委員會向校委會推薦陳文敏後,校委會便出現接二連三的拖延甚至否決的決定。陳杰人分析,事件跟大學與大學生在重要的政治活動中,已成為新力軍有關。

陳杰人:毫無疑問,香港的大學及大學生參與這政治事件像佔中事件,他們是香港一些重要政治活動中的新力軍,主流力量,這點來看,香港的大學必然引起中國高層的關注及注意,這肯定是當然的。

在清華大學修讀法律的陳杰人指,個人未有聽聞陳文敏跟內地學術界的聯繫,但是,支持學術自由的他,對於輿論指學者應對政治抱持中立的說法,有另一番意見。

陳杰人:我個人覺得不要庸俗的理解中立,這種純粹的中立是不存在的,關鍵是大學的價值應該符合一些普世價值。

他所指的普世價值包括民主、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學術研究的自由,大學的教授更應該要旗幟鮮明地支持這些價值。不過,他認為大學教授對政黨則應保持中立。

定居美國前,在北京大學法律學院修讀及教導憲法的王天成,更以“反常”來形容香港大學校委會的做法,直接了當相信中央政府干涉了整個事件,並意圖把內地的一套移植到香港。

王天成:你知道中國大陸的大學的領導如校長都是政府任命的。我以前在北大,北大的校長是要國務院下命令(委任)的。首先的考量就是政治上考量,看那人是否共產黨黨員,是不是與共產黨主張保持一致?

他指,中央政府在教育界中作出政治干預是赤裸裸的做,並不隱晦,引致由校長以致下級的院長、系主任都必須要先經過政治審查方獲委任。這樣做的目的是要阻止孕育反對政府的聲音。

王天成:他(共產黨)就是想壓制這種獨立的思維,壓制不同的意見,他不願意大學成為一個自由表達,如果有自由表達就經常會反對政府,因為這個政府很多地方做得不對。

香港大學拖延委任副校長事件,由去年底傳出至今作出明確否決的決定,長達十個月之久,但是,王天成相信,中國共產黨應該在更早的時候已計劃部署如何介入校政,而達致香港大學校委會有“反常”做法。不過,他亦察覺到中國共產黨深明香港大學有一套傳統及程序,故仍會透過現有的程序進行表決。不過,在他的心中該套程序已變得無意義。他更十分担憂香港學術界往後會自我審查。

王天成:我想大學的教授、講師會有更大的壓力,在表達自己的觀點上會有更大的壓力,在政治上會有更多的顧慮。

他解釋學者的顧慮包括個人在大學裏的升遷,即使海外的學者面對中國大陸政權時,也會有顧慮,深怕自己變成其他中國問題專家如Perry Link,遭中國政府拒絶簽證進入大陸導致未能進行實地考察,繼續進行學術研究。

曾於西安一所大學出任院長,但之後無故被校方“踢走”院長職銜的王教授亦承認,中國境外的學者也會因種種原因而自我審查。不便透露姓名的他更揭露,約於2008年奧運後,他在港參與大學的一些學術講座時,已明顯地感受到香港一些本地學者自我審查。

王教授:我在香港聽一些學術講座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包括香港本地的一些教授,他們講一些東西時,明顯跟回歸之前我的感受不同。他們自我審查,明顯的感覺到他們比較在意不想過多冒犯大陸。我有這樣的感覺。

他分析有這樣的變化,跟他們在意大陸對他們的評價有關,避免以後有學術著作時,不能夠進入大陸的學術市場,個人又不能到大陸參加學術交流。他說,這些事對一名學者而言是一個蠻大的事,故此,他非常佩服佔領運動發起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學學者陳健民,為了理念放棄自己良久在大陸進行公民社會的研究。

王教授:但是,我想可能不是每一個學者都會有勇氣做這樣的担當或抉擇。

在內地大學有管理經驗的他說,香港大學內部管理受到外來衝擊,畢竟跟香港這兩年間的政治變化有關。

王教授:大陸恐怕不會讓,一些政治上跟自己有異見的,跟自己並不是有特別的合作的人在大學裏有比較高的地位或掌握更多的學術資源及權力,這樣的話他們可能覺得香港容易失控。自己對香港的影響力可能會比較大的動搖吧!

他說,即使沒有政治干預,其隱性的影響力已經出現。內地的大學在考慮跟香港的學者交流時,一定會對其個人的政治取向有更多考慮。

王教授:恐怕有一些考量,如看這個人是不是給大陸所能接受,這一個因素我估計大陸很多高校以後可能會考慮更多。

問他往後還會否建議內地學生到香港的大學繼續進修?他謂,縱使香港的大學整體質素仍較內地的高校高,但是,若果學生的家庭有足夠的財政力量支持,他會建議學生到海外的大學進修。

王教授:如果說,學生在這問題(讀書及生活的總開支)上沒有問題,如果美國跟香港之間做選擇,我可能會更多建議學生選擇美國的學校吧!

陳文敏被否決出任香港大學副校長後,校委會主席梁智鴻以“香港大學長遠利益”為由作為回應,並以“保密原則”為據拒絶透露詳細資料,不過,梁智鴻的解釋並未能平息師生的憤慨,過去兩天連續出現抗議活動,師生更蘊釀進行罷課。王教授沒有反對,認為在任何一個社會裏,抗爭都可以帶來正面的意義。因在中國大陸參與創建“中國自由民主黨”而被判監五年的王天成雖沒有反對,但就斬釘截鐵地說罷課無可能迫到校方交待原因。

王天成:要校委會出來把這些事說清楚,他不會說清楚的,他也說不清楚,共產黨也不會讓他說清楚,背後的事不能見陽光,若能夠見陽光,他早就說清。

去年一場為期79天結果並不成功的佔領運動,最後有學生、成年及青年人被香港律政司檢控,學者的晉升受到直接重創外,香港的學者要跟內地的大學進行學術交流,往後更可能險阻重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