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直播记者身份证 私隐专员称有理由主动调查

2019-1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立场新闻图片 / 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图片

香港一名警员在一次反修例驱散行动中,把记者的身份证向直播镜头展示。私隐专员公署周五(27日)表示,事件违反个人资料保障原则,会主动展开调查。记协对私隐专员的回应表示欢迎,但就质疑是否有警员需承担责任。(胡凯文 报道)

香港《立场新闻》一名记者早前在直播采访期间,被警员在镜头前展示其身份证长达40秒,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黄继儿周五(27日)出席电台节目时指出,事件表面上已经违反个人资料保障原则,加上有关片段已被广泛报道,认为公署已有足够理由展开调查,又强调收集资料一方,有责任确保资料不会对外披露,而且用途应该与其收集目的一样。

香港记者协会执委林彦邦向本台表示,欢迎私隐专员公署对事件的回应,但对该署的措施成效存疑。

林彦邦说:大家都会知道其实私隐专员公署的条例本身,未必是一个很有力的措施。它主要有两个步骤,先会要求对方作出改善,否则才会有其他进一步跟进。警方都已经像「认低威」般,承认自己做得不对,所以要看私隐专员公署的主动调查,可能未必会查到太多东西。我们都会研究还有甚么可以跟进,这个就要先征询法律意见。

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周五承认,当时警员做法有不对,警方会主动调查,并配合私隐专员公署的工作。虽然这是反修例运动半年多以来,警方首次承认有警员做错﹐但林彦邦认为这仍然未足以令涉事警员,承担应有责任。

林彦邦说:警方今日做的都是公关套路,或者可以比较肯定的是,他们自己也承认自己是做错,而不是想出另一个理由,例如当时警员的手指不小心放在那里之类。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只是说做得不对,有没有道歉呢?没有;有没有涉事警员需要接受内部调查等等?他们又没有提过,只是说会配合私隐专员公署调查;甚至停职、休假,全部都没有,即是做完之后没有后果。其实警方只是说会配合私隐专员公署调查,是不是就叫做可以了结事件呢?很明显不是。

同样身为《立场新闻》的前线记者,林彦邦批评警方只许州官放火。他指,警方经常以担心警员被「起底」,或影响到家人、子女等,来解释了不少他们的行径,包括不展示委任证、反转编号、不戴行动呼号、蒙面,甚至连防暴警察都不能辨认便衣警员,但同一时间他们对于其他人,例如记者被「起底」就觉得无碍。

香港记者协会联同及摄影记者协会,就事件发声明,强烈谴责并要求警方及私隐专员介入调查严肃跟进,倘发现有人蓄意违例,当局应考虑检控有关违法者。声明中引述《立场新闻》总编辑锺沛权指,将协助记者作出正式投诉,并要求警方提供涉事蒙面警员的姓名及编号。

「直播身份证」事件发生在周四(26日)大埔驱散行动中,一名警员与《立场新闻》记者陈朗升争执及推撞,警员又多次以粗言秽语辱骂对方,陈朗升不满并与警员理论,随后被要求出示身份证。但该警员竟然故意于《立场新闻》当时正进行直播的镜头前公开展示记者的身份证长达40秒,更辩称是记者选择开机直播。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