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流亡德国首次解开心锁 「我的记忆一直都在」

2019-05-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3日,独立摄影家、诗人刘霞(中)个人摄影展在法兰克福彼得‧西冷画廊开幕。美国国汉学家林培瑞(左)、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右)到场支持。(吴亦桐提供)
2019年5月3日,独立摄影家、诗人刘霞(中)个人摄影展在法兰克福彼得‧西冷画廊开幕。美国国汉学家林培瑞(左)、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右)到场支持。(吴亦桐提供)

刘霞流亡德国首次解开心锁 「我的记忆 一直都在」

在德国生活近一年的刘霞,上周末在法兰克福首次出席公众活动,主持她个人摄影展开幕,也是她投身职业摄影家生涯的开始。应邀出席摄影展的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与刘霞进行了一场面对公众的对话,亦是刘霞在其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后,首度坦露心迹。刘霞表示依然无法接受刘晓波离去的事实。(吴亦桐 / 覃晓言  报道)

德国时间上周五(3日)晚间,中国独立摄影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的个人摄影展在法兰克福彼得・西冷画廊开幕,美国知名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向在场媒体和观展人士介绍了刘霞的作品和创作经历。

这场主题为「请闭上双眼」的个人摄影展,包含了刘霞自1996年至1999年期间拍摄的一系列黑白照片。这是刘霞流亡德国以来,首次在西方国家展出其作品。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亦到场支持,该展览将持续到6月3日。

展出的作品中,「丑娃」系列曾被外界解读为,人们在中国当前环境中,思想和言论被束缚后的挣扎和呐喊。另外一幅作品是「刘晓波的双手」,成为展出中最被注目的作品之一。

周六(4日)上午,艾未未与刘霞就此次个展举行对话。1999年艾未未曾策划刘霞在北京的首个个人展。两位故友20年后在远离故乡的柏林,开始了一场温暖但又苦涩的记忆之旅,这也是刘霞在离开中国后首次在公开场合坦露心迹。她在大陆被软禁8年后,去年7月飞抵柏林,时间相距已近一年。

刘霞回顾了她与刘晓波1996年春节结婚后的同年10月,刘晓波被判劳教,因为没有结婚证,她曾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无法探视刘晓波,后她向有关部门提交结婚申请,经政府批准后她在劳教所与刘晓波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刘霞指当刘晓波决定推动《零八宪章》时,她曾告诉刘晓波会入狱的结果,但她没有阻止,刘霞指人生就是短短的几十年,每个人应该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

当艾未未问刘霞,从一个极端不自由的状态到达自由国度、和陌生环境中的感受时,刘霞表示极度不适应,经常有买张机票回到北京的念头,她的身体已经来到柏林,但她的心、爱和想法还留在北京。因为北京的家中充满回忆,各种纸上写著她去探望刘晓波的时间,他们见面时发生了甚么、说了甚么。

刘霞说:其实我最后答应晓波,我的承诺当时是,我在哪你就在哪儿,我就会一直带著你,但最后我连拥有骨灰的权利也没有,所以我就这样来到这里,但是我的记忆在,一直在。

刘霞也表示,她还未完全梳理出这些记忆,这些记忆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刘霞说:我不愿意面对,到现在我都不愿意承认晓波走了,跟晓波所有的告别仪式我觉得都是演的,都是演戏的,都不是真的。可能有一天,就是我会一个字一个字,就我对晓波说的,我们最后没有机会说很多话,我都写完以后,然后我可能从心理上就是能比较接受他已经不在。

刘霞也坦承她一直都在逃避,不敢面对刘晓波去世的事实,她依然要每天服药对抗抑郁。刘霞忆及她被软禁的生活,她说外人无法想像,她住所的楼门每天晚上会用粗大的铁链锁住。

艾未未鼓励刘霞将完整的故事写下来,因为写下的过程也是一个治疗的过程。作为与刘晓波、刘霞同时代的人,他认为刘霞,包括他自己,都是「病人」。他们同在一个时代里经历甚至可以说是很梦幻,比如刘霞作为一个人,她在过去的一二十年间,每一个动作都受到公安的监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