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監外執行」刑滿 朋友冀獲真正自由

2019-04-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高瑜(左五)在「監外執行」期間,亦不時能獲得與朋友見面的自由。(高瑜推特 / 2019年4月19日)
高瑜(左五)在「監外執行」期間,亦不時能獲得與朋友見面的自由。(高瑜推特 / 2019年4月19日)

獲批「監外執行」形式服刑的資深記者高瑜,周二(23日)刑滿。她向香港媒體表示,希望能再評論中國問題。其朋友希望,高瑜能得到真正的自由。(文宇晴 報道)

被指「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5年的大陸資深記者高瑜,二審宣判後獲以「監外執行」刑期,周二(23日)「監外執行」期刑滿。

本台致電高瑜了解,不過她指目前仍然受到監控和限制。

高瑜說︰不能(接受訪問),我現在被旅遊,在外邊。如果談別的可以,其他的事都不能談。

高瑜接受香港電台專訪時表示,刑滿日的早上她在家中接受官方給予的「刑滿釋放證書」。她提到今次的因言入罪時表示,自己是在「百度網」下載一份關於禁止談論普世價值和新聞自由的中央「七不講」文件,她不認為是國家機密,而當局亦沒有證據證明她曾轉發給外媒。她又透露,在與當局談判了5個月半後,即使最終罪成判監,但不用在監獄服刑。但她重申,自己從來沒有認過罪,而官媒播出她認罪的片段是造假,因為她並無接受過央視訪問。高瑜又提到,希望能到外國調整身心,除了整理自己的自傳外,也希望能再評論中國問題。

高瑜的朋友﹑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也替「刑滿」的高瑜高興,但更希望高瑜得到的是真正自由。

鮑彤說︰我希望她能夠得到真正的自由。拿我自己來說,我也是刑滿釋放的反革命犯,但是刑滿了並沒有釋放,而是又把我關到另一個地方差不多1年。我當年的情況希望在現在不要再發生,希望高瑜女士刑滿釋放以後,政府不再對她進行監控,能夠給她充分的﹑完整的﹑全部的公民權利都恢復。

高瑜另一位在北京的朋友﹑維權人士胡佳亦希望高瑜能有真正的自由,包括出入境自由和與朋友聚會等自由。然而,由於今年有多個重大事件的紀念日,因此估計當局在維穩方面仍然會加強工作。

胡佳說︰儘管現在她的監外執行期結束,她也未必會能夠暢行無阻地參與聚會。尤其是今年是特殊的一年,特殊在今年是六四30周年,又是中共建立政權70年的日子。 法定上看起來高瑜已獲得自由,但並不會改變平時還會繼續受到一定程度的監控。

現年75歲的高瑜,曾經任職中新社記者,兩次因言被捕。2014年4月她再度被捕,後被控非法獲取並向境外網站洩露一份被稱為「七不講」檔案的中共內部文件,其內容包括要求高校教師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等。她在被拘捕期間,曾經在官媒央視鏡頭前「認罪悔過」。

高瑜被當局羈押近一年後,2015年4月中宣判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成,判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二審宣判仍然罪成,但刑期減至5年。由於高瑜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等多種疾病,羈押期間多次因病需要送醫院治療。在二審宣判當晚獲判「監外執行」刑期,釋放回家,但自由一直受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