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办「慈善团体」五亿敛财丑闻后续︰退还一百万其他问题拒绝回应

2020-01-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慈心堂院长刘陆生的行医资质成疑,但他依然能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旗下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获得近千万元的慈善款,用于所谓的治疗包括红斑狼疮等在内的疾病。(慈心堂发布 / 拍摄时间不详)
慈心堂院长刘陆生的行医资质成疑,但他依然能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旗下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获得近千万元的慈善款,用于所谓的治疗包括红斑狼疮等在内的疾病。(慈心堂发布 / 拍摄时间不详)

深陷骗捐丑闻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以下简称儿慈会)周一(20日)通报,将按中国民政部的整改指令退还捐给吴花燕的100多万(人民币,下同)。但对民间激烈批评的怀疑骗捐,和怀疑滥用捐款问题,则一概不予回应。有知情人认为,中国民政部官员和儿慈会高层根本就是一丘之貉。(黄小山/程文 报道)

儿慈会周一(20日)公报,据民政部要求整改的指令,对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对贵州重病女大学生吴花燕的救助过程进行调查,认为吴花燕超过了18岁,因此该项目违规。该会结论是,把吴花燕的全部捐款退还。

民众质疑,儿慈会及其负责人王昱涉及骗捐、扣留捐款、以及长期用类似套路骗取巨额捐款。但儿慈会并无回应有关指控。

有民众批评,儿慈会避重就轻,完全无视问题,试图逃避责任。

作家陈岚其后在微博转发了该通知,并评论称,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机构。

为此,本台记者就此致电举报人郑鹤红,她表示,儿慈会这个做法,基本等于完全不搭理民间回应,即便是这样的结果,也是他们持续举报一年半以来,唯一一次有了正式的回应。

郑鹤红说︰壁虎的断尾求生,其实没有断尾,就断了一个小指甲。你想想,跟4.9亿(「9958」募得捐款总额)相比,这100万连利息都算不上。不过对我们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了。之前,无论是多少的压力,他们一毛钱都不会退。涉嫌洗钱、涉嫌私分捐款、职务侵占,民政为甚么不去多部门的这样联合调查?他们可以联合公安、警侦来调查,他们没有做,他们为甚么不?

郑鹤红还指出,儿慈会「9958」的负责人王昱与一些医疗技术堪忧的民间诊所合作,将巨额的善款拨付给这些民间诊所,让他们对重症患者进行所谓的救助,这样的做法本身就是犯罪。

儿慈会旗下的「9958儿童紧急援助中心」负责人王昱平时在社交媒体晒自己的奢侈品。(王昱自媒体图片 / 2016年)
儿慈会旗下的「9958儿童紧急援助中心」负责人王昱平时在社交媒体晒自己的奢侈品。(王昱自媒体图片 / 2016年)

王昱动用慈善机构的巨额捐款与民营医院合作,背后可能存在巨额的利益输送。比如,被王昱列为定点医院的扬州慈心堂医院,至今没有查到其院长刘陆生的医师执业资格。

此外,王昱与重庆一家民营医院合作,该医院每月收取患者的床位费高达9000元。而北京以医疗技术著名的三甲医院每天的床位费才30元。

但即便是如此恶劣的行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机构出面对其进行调查问责。

而原中国红十字会大病救助项目的高管任瑞红称,儿慈会哪怕是为了保住自己,也不会真正的调查9958和王昱的连环骗捐、以及滥用善款的行为。并且以前的多次举报,事实上都不了了之。

任瑞红说︰它只能说它违规,绝对不会把她怎么样的。因为,如果是说她有违法行为,那就是整个儿慈会都有问题了。2017年,比这还严重呢,还是同样的事情,把她停职了一个月,悄没声息的又恢复了。没有用!

任瑞红还强调,9958负责人王昱将高达800多万的善款、拨付给扬州慈心堂医院用于治疗红斑狼疮等世界性的医疗难题,本身就存在严重的问题。而业内人士都知道,这其实就是将捐款洗为私人财富的套路。此前,他们在管理慈善机构时,为了防止这一点,即限定只能与无论是医疗技术还是财务审计都较为严格的三甲医院进行合作。

任瑞红说︰就是很烂的一个医院,然后她把孩子定点送到这个医院治这个红斑狼疮,钱只拨到这个医院去。你知道这个800万之后,还会还给他们吗?跟他们有钱权的这种交易嘛。在中国的这些基金会,是惯用的一个套路!因为像民营的医院,它那个做账是自己做的,它可以用很多的名义,比如说,你的一些费用可以在我这里报销,它一定是还给个人,它不会去把这个钱从账面上直接拨回给儿慈会。我当年说她(郑鹤红),你举报给民政部,所有的基金会都归民政部管,王林(儿慈会理事长兼秘书长)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在民政部不可能没有任何关系的。民政部它如果查出来问题了,那它不说自己有问题吗?

为此,本台记者致电扬州慈心堂医院,但该院人士称院长不在,并表示该院市场部已下发通知,禁止接受任何采访。

而另有自称知情人士的人声称,关于王昱和9958的问题,以前他们都举报过多次,最后都不了了之,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王昱是儿慈会秘书长王林的情妇。此次儿慈会再次试图包庇王昱,是因为王林自己也无法脱身。

为此,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儿慈会秘书长王林本人,他先是拒绝接受采访,后又以听不清为由挂断电话。本台记者再次短信告知其所有采访内容,但其回覆称,他不方便接听电话。

王林说︰我是,甚么电台?别找我,找我干嘛?我听不清楚你说的这个甚么,我这里信号不好。

中国政府严控社会捐助管道,本月13日,贵州24岁的女大学生吴花燕在贫困交逼中去世,大陆传媒其后披露,儿慈会以吴的名义募得100多万元,但拨给吴的最多只有两万(有说连两万也没有)。有关消息令儿慈会旗下的9958儿童救助项目的「骗捐丑闻」浮出水面,但面对业界内外的持续举报,中国民政部和实际由官方掌控的儿慈会,迄今为止都没有正式回应外界质疑。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