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1周年」首次舉辦全球網上紀念活動

2020-06-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北京時間5月31日晚間,美國「人道中國」和「華人民主書院」首次利用在中國沒有封禁的Zoom會議軟體,聯合舉辦「六四31周年」全球網上紀念活動。旅美雕塑家從美國洛杉磯「自由雕塑公園」現場演講,並展示他的大型雕塑作品《六四浮雕》和《坦克人》等。 (陳維明提供)
北京時間5月31日晚間,美國「人道中國」和「華人民主書院」首次利用在中國沒有封禁的Zoom會議軟體,聯合舉辦「六四31周年」全球網上紀念活動。旅美雕塑家從美國洛杉磯「自由雕塑公園」現場演講,並展示他的大型雕塑作品《六四浮雕》和《坦克人》等。 (陳維明提供)

六四紀念踏入31周年,民運人士首次舉辦全球網上紀念活動,讓「六四群體」的代表透過同一平台對話。但部份人士受當局威脅阻止參與,會議亦受到網絡技術干擾。但種種阻力仍難阻數百人在線上對話並回溯「六四屠城」歷史。(吳亦桐/程文 報道)

北京時間周日(5月31日)晚間,美國「人道中國」和「華人民主書院」首次透過視像會議軟件,聯合舉辦「六四31周年」全球網上紀念活動。

3個多小時的活動裡,近230名來自中國大陸及海外的人士全程參與線上互動。來自各群體的代表,先後回顧六四的歷史及就未來活動方向發表談話。其中包括「天安門母親」張先玲、「六四遇難者」吳國鋒的父親吳定富、被坦克碾斷雙腿的方政;「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吾爾開希、周鋒鎖、美國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等。

北京資深記者高瑜和清華大學教授郭于華因受北京國保的阻止而未能參與。亦有人在活動開始前被員警帶走。會議期間亦受到親中團體的技術干擾和謾駡。

「天安門母親」張先玲在活動中回顧兒子王楠在天安門附近被屠殺後,再遭中共戒嚴部隊就近將遺體掩埋;她說「天安門母親群體」多年來一直向當局抗爭,要求公示真相、賠償及追責。「天安門母親群體」也因此遭當局打壓、和長期非法監視,但她誓言絕不放棄抗爭。

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吳國鋒在運動期間背著相機到現場拍攝,遭戒嚴部隊槍擊並搶奪相機時用刺刀捅死,吳父在找到其遺體後請攝影師冒險拍照,留下珍貴的歷史紀錄。他希望兒子有昭雪的一天。

前學生領袖吾爾開希表示付出代價和勇氣的「八九一代」及民主人士,在六四31周年迎來了轉折,全世界已經看清中共當局對文明和國際秩序的挑釁。

吾爾開希說:我們有義務、有責任告訴全世界,中國共產黨的真相是甚麼,這個政府的本質是甚麼,2020也許是轉折的一年。

活動發起人周鋒鎖向本台表示,他們首次嘗試全球網路紀念會。儘管有來自中共當局的干擾,但節目的豐富性、參與的廣度和與國內人士的互動,都成為難得的亮點。

周鋒鎖說:涵蓋了直接和八九六四記憶最主要的幾個群體,更重要的是讓國內願意發出聲音的難屬、八九親歷者能夠發出聲音,北京抗暴市民群體第一次出現在同一個論壇,這次董盛坤講話「 為了捍衛人的尊嚴,走上街頭,保護學生,抵抗戒嚴部隊」。當年的參與者到現在的十幾歲學生,這是非常珍貴的聲音。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談及香港危急情勢,但他表示港人絕不會後退。本次網路會議的主持人滕彪在接受本台採訪時也表示,今年的紀念活動在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之際也有特殊意義。

滕彪說:中共在香港的暴行,最近的「港版國安法」都讓人聯想到六四,香港一直在紀念六四,我們也有責任呼籲國際社會不要讓六四的慘劇發生在香港身上。

另一名紀念會策劃人郝建也指出,今年的紀念形式比傳統活動更為重要,因為正值世界與中國關係的一個轉捩點。

郝建說:2020年才是真正的歷史轉捩點,在今天我們再次回望和聆聽歷史的回聲,想起來1989年6月3日的午夜長安街、天安門的槍聲、血痕,有著重大的意義。世界和中國都走在一個新的歷史的轉捩點,天安門的屠殺和武漢肺炎疫情大爆發一樣,是中國和世界歷史的重大座標和強力的警醒。

另外,「天安門母親群體」周一(6月1日)再發公開信,表示他們有充分理由問責中國政府,認為中國政府對當年的血腥慘案對國民造成的傷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中國當局在法律上欠人民一個交代,在道義上欠人民一個道歉!「天安門母親群體」表示繼續堅持三項基本訴求「真相、賠償、問責」。

您的評論 (1)
Share

匿名遊客

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天安门大屠杀期间,北京共产党一党专制政权致力于牺牲所有人的宝贵生命和日常生活,破坏每个人的身体、思想和精神,并追求极端独裁和恐怖主义。天安门大屠杀不仅是可怕的极权主义屠杀和压制,而且在无神论的指导下,它显示了最适合唯物主义理论生存的最残酷途径,以及良心、道德、真理、法治和正义的丧失。中央政府的一党专政集中了权力和暴力,实行了危害人类和非人道主义的恐怖主义政治制度,包括政府不民主,经济不自由,教育不正确,体制未改革,文化不多样化,以及法治不合理。法律上没有平等的人权,并且有许多非独立国家。

在政治上,一党专政禁止公民参加公共事务和选举,并禁止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游行自由、示威自由、新聞自由、宗教自由、移民自由、不同政治观点和宗教见解的公开表达自由。

在经济上讲,具有经济权力的官员利用特权谋取私利,进行腐败的权力和货币交易,扩大了贫富之间的差距,导致分配不公义和不公平,并损害了公共利益。

在教育中,歪曲真相、掩饰知识和歧视公民,更改和删除正确的历史记录,依靠证书和文凭对社会阶层的地位进行分类,并在应试教育中控制隔离的科目,从而产生僵化的政治思想和科学概念。该国缺乏高质量的素质教育,导致丧失了公民的独立思想和先进观念,例如宗教信仰、普世道德、人格独立、辩证思维和跨学科整合。

就社会主义制度和权力管理中的不平等而言,所有人都是上级的奴隶和工具。他们可以对下属进行暴力剥削、指挥、命令、欺凌、压迫、监督和控制。君主不受限制,统治者不受法律制衡,政府不受公民监督。共产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奴隶制将生命和思想视为统治者的私有财产,并禁止公民拥有独立的思想、特质、自由、平等和人权。

在文化方面,为了巩固北京中央政府的崇高地位和增强北京方言的统治力,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消除了所有其它国家和地区的传统文化和民俗,并禁止所有国家和地区使用独特的原始语言。此外,北京国中央政府大力弘扬共产党文化,在其它国家和地区普及北京方言,并严格禁止发展独特的地方文化和民间交流。

在军事上,共产党军队已经合理控制和思想改造了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中的14亿人。200万人民解放军和武警的职责不是维护公共安全和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而是使用大型武器和设备持续监测和管理所有公民的聆听、会话、阅读和写作的内容和能力。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一直在战斗,以打击和镇压无辜的公民,以便进行定期战争并使用坦克和冲锋枪之类的大型致命武器杀死在天安门广场上44万平方米区域及其周围地区的未使用枪支的非暴力和平游行者。

关于法治,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今天,北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极权法治颠倒了正确的法治。建立错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政府和社会主义法律制度永远不会阻止各种意识形态的无辜人民遭到谋杀、折磨、监禁、酷刑、威胁、恐吓、惩罚、镇压和迫害。

在领土方面,为了扩大对非北京国家和地区的集中控制,北京中央政府着重于占领其它国家和地区的领土以及当地居民的住所。非法使用错误的户籍制度,禁止多个国家的所有人自由移民,禁止当地人选举当地总统,欺骗没有北京国籍的人说北京是他们的国家,并要求所有没有北京国籍的人遵守错误的规章制度、政策、宪法和法律,这是大规模的跨国政治迫害和种族灭绝清洗。

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旨在推翻极权北京政府,并纠正前述所有治理问题。只有在公民监督政府的情况下,所有人的地位才是平等的,每个人才都将得到应有的尊严。这就是为什么全人类都需要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和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大屠杀中丧生和受伤者的年度纪念馆的原因。

2020-06-19 03:50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