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東江》追蹤(八):土地開發

東江流域附近的城市跟國內其他地方一樣,房地產項目不斷開發,樓價上漲引起民怨外,一些原本是自然保護區的地段,地區政府為圖利征用開發。由於沒有妥善管理和長遠的規劃,導致周邊環境受到工業源和生活源等污染,居民生活長期受到影響。(文宇晴報道)
2011-08-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返回 哭泣的东江

其中位於廣州市帽峰山附近的陳家林自然保護區,周邊有源章山莊、廣東紫雲山莊高爾夫鄉村俱樂部等休閒娛樂場所。2002年以來,保護區周邊進行了大規模的房地產開發。目前,在這裡落戶的樓盤有碧桂園鳳凰城、翡翠綠洲、合生湖山國際等樓盤,居民多達數萬人。

一名女居民向記者表示,在這些居苑小區相距數十米有一所化工廠,工廠日夜運作嚴重污染周邊空氣;陳家林自然保護區山坳裡的一個大型垃圾場,由於沒有採取任何衛生填埋處理措施,發出來的陣陣惡臭令居民難以忍受。她說︰“我是在這裡住,但(臭味)來自哪個方向我也不知道。今天很臭。”

另一位男居民也說,觸目驚心的嚴重污染,嚴重危害周邊居民的生活環境,垃圾場滲漏出來的液體流向周邊的農田、生活區,最後注入珠江支流--東江。這幾年來,業主不斷投訴舉報,也不時到各個政府部門反映,不過當局卻漠不關心,以致問題一直持續。在7月時,業主曾組織兩次居民大會,也邀請了相關部門的領導進行討論,不過對方卻一再敷衍。

該男居民繼續說,長期以來,就算是在去年亞運會舉行期間,每晚7點後到第二天的凌晨之間,業主都被一股不知從哪里飄來的燒焦味所困擾。在今年初,部份業主發現氣味原來來自蘿崗區劉村和增城市新塘鎮交界處的一個非法養豬場,經過舉報後,該豬場已要求勒令整改。不過該男居民又說,垃圾場一天未關閉,臭味還是充斥著整個小區,而且水喉水還有一股味道,居民都不敢飲用。

他說︰“我們未維權前不知道的,後來慢慢逐一發現。反正水喉水有點臭,令人想吐的感覺。一說這些問題就心驚,因為不是我們監督,就算是我們監督,但物業那邊也有他們的說法,好像說什麼都行的。”

增城市石灘鎮東鄰增江、南臨東江。其中最南端的岳埔村,是增城市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保存比較完整的水鄉生態村之一,2007年增城市政府決定把岳埔村建設成為水鄉生態旅遊村。由於擁有豐厚的自然資源和地理優勢,這裡除了出產蔬菜和水果之外,還盛產沙蜆、螺和各類河鮮。村民梁小姐說,儘管他們標榜“生態村”,不過部份河段還是遭污染,市民已絕少在河裡摸蜆食用。食用的河鮮一般是來自養殖的為多。相信是與即將舉行的大學生運動會有關,政府經常在電視廣告裡宣傳,發現河裡的水質較以往乾淨,市民也開始再次食用河鮮。

她說︰“一部份差,一部份稍為好一點。環境都給污染了。清洗乾淨了,一般都有有人吃(河鮮)的。現在應該還有人吃的,但也漸漸少了。”

不過在增城的田橋村,未能幸運如岳埔村被當地政府打造成為生態旅遊村。主要集中養殖業和工業電鍍企業的工業園,污染的情況十分嚴重。雖然工業園一方面為當地村民帶來就業和豐厚利潤等好處,但電鍍污水的重污染,令村民的用水也不得不從村外取。

曾在田橋村電鍍工業園駐廠生產的電鍍廠一名女員工對記者說,數年前工廠已搬往惠州繼續經營和生產。她婉轉地透露是由於污水排放問題而撤廠。目前廠房的污水排放會經由工業園統一進行處理,比在田橋村時有規模得多。

她說︰“那邊已停了幾年了,現在搬去惠州那邊。”
記者問︰“為什麼?”
她回答︰“因為污水問題,現在我們在工業園區,有一個統一的污水處理。”

國家環保總局及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曾在2007年發佈的報告指出,中國有1/3的河流和1/4近岸海域遭到嚴重污染,主要城市中近半的飲用水源不合格。隨著珠三角地區工業污水的排放量與日俱增,同時這些污水往往含有毒有害物質,若長期飲用會對動物以及人類造成嚴重的影響。

下一集,我們談談超標排放的污水,如何對人類健康和生態系統構成長遠和難以逆轉的威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