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西方情人節在中國大城市日漸受重視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應該只是情侶才會關心的日子。不過,大陸亦有不少家長為他們待婚的子女擔憂,近日,一位母親竟為 26歲女兒拍出浴短片上載網上徵婚,雖然女主角的私隱部位被打上格仔,但仍受到不少網民非議。另外,一項全國性的婚戀調查顯示,全國有1.8億仍是單身的男女,為自己尋覓伴侣而忙碌。(劉雲介紹下情人節現時在中國的現象)
2011-02-1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二月十四日,雖是西方的情人節,但在生活模式已日漸洋化的中國大城市內,近數年間,情人節亦受到情侶重視,浪漫氣氛濃郁,慢慢取代了中國傳統歌頌牛郎織女的神話故事“七夕節”。此外,城市人入息較豐裕,加上廣告媒體的大力吹谷,男方在近數年間亦不惜大破慳囊,買鮮花買禮物送給追求的對象,希望透過物質向戀人表達愛意。有經濟能力的女性,也會買禮物回送給男方。

這個源自西方的節日,在大陸已成商家的斂財機會。玫瑰花連日大熱買,價錢逐日飆升;南京特別栽培的七彩玫瑰要千元人民幣一束;各餐館酒店亦別出心裁招客;上海最貴的情人節套餐開價 10萬元人民幣。

商人每逢在這浪漫佳節,都推陳出新各項消費活動,更提供一條龍服務,代客買花、買禮物及訂餐等,雖然,收費動輒逾千元。這群年青高消費群仍目不轉睛,一擲千金。

最近這數年,年青人花費得起的都不會吝嗇,沒有因為物價不菲而減少投資在心儀對象身上。

開花店的胡先生說,現時的男性年青人在情人節當天,動輒耗費數百元購買一束鮮花送予女朋友,他們近數年間更願意額外耗費,著花店把鮮花送到女朋友的辦公室,目的就是要令女方有自豪感,情況跟香港差不多。他指,過去情人節當天,一枝玫瑰花的銷售價,可以由十多元至數十元不等,一束花至少人民幣三百元。

不過,他肯定地說這個數目今年不會有。今年的花價也漲起來,較過去一年漲高了約百分之三十。

羊毛出自羊身上的銷售概念下,今年每束花的銷售價至低也提高至約五百元人民幣,但這並未影響他的訂單量,他仍要不斷額外聘請臨時工做包紮及送貨。

這邊廂,鮮花的銷售量未受花價上漲影響,晚上西餐用膳的價格亦同樣上調,一間為食客預訂全國餐館的公司職員謂,情人節當天提供的餐膳平均價格,肯定每人平均消費約五百元人民幣。杭州黃龍附近的白沙泉一間西餐廳更推出情人節一條龍套餐,包括鮮花及禮物等,二人消費近八千元。

正在談戀愛的廿三歲阿雷對情人節要大量消費,並不感到奇怪,他指,80後的年青人消費力高早已街知巷聞。他雖然因工作關係不能跟女友共渡情人節。可是,連日來他卻忙碌地在香港一間接一間的逛化粧品商店,為女朋友買情人節禮物,最後,他選購了一瓶近千元的名牌法國香水,兼且在今天,在南京的花店老闆會按其早前的指示,把一束鮮花送到女朋友在電視台工作的辦公室裏。剛在大學裏做助理的他坦言,禮物已佔去他差不多三分二的工資。

不過,他坦言,自己是在過去的日子省吃檢用,把儲來的錢在今天豪爽一次,但跟他一樣量入為出的80後,著實不多,因為現時80後的年青人普遍都有先使未來錢的習慣,即使他們自知自己的工資很低,但是,他們仍會用信用卡購物,因為他們知道父母最終會幫自己埋單。

他說:“這個在現時的社會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所謂成功人士的子女多數不成功,因為成功人士都把時間及精力耗費在事業上,他沒有時間去照顧、管理及了解孩子的想法等,用錢來替代。父母就是把錢替代他的責任。”

然而,情人節除了成為年青人消費的好日子外,更成為尋覓伴侶的契機。協助獨身男女尋覓配偶的“媒人”公司亦於情人節時,推出各式各樣的活動吸引單身一族參加。一間提供擇偶服務的公司職員表示,情人節過去多是熱戀中的男女共渡的日子,但是,近年間,他們發現該節日亦成為不少單身但已屆適婚年齡的男女的一種動力。

她說:“對,因為這段時間,譬如我是單身,身邊有男、女朋友的朋友都去約會,我也會較易去參加這樣的活動;再者,在這樣的日子較容易給自己造成一種緊迫感,故亦較容易成功。”

她更謂,現時主動參加配對活動的人士,雖然仍是以男性為主,但是,女性已較過去數年主動多了,不再如傳統觀念般以為女性仍是含蓄。不過,她補充,女性轉為主動角色大多只發生在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及廣州等已發展的城市。

70後的小潔剛從北京到港。抵步後,她便馬不停蹄開會,把自己的工作議程排得滿滿的,目的是希望两天內原成所有的工作,可以趕及在情人節返回北京,跟認識數月的男朋友共聚。

她說:“我本來想多留一點時間,但是,這好像有點……不太應該的,我想星期天或周一就回北京。”

全國婦聯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聯同一個私營的婚戀輔導網站,去年聯合公布一項名為《2010年全國婚戀調查報告》,發現現時全國有1.8億仍是單身的男女性為自己尋覓伴侣而忙碌。調查結果顯示,女性較男性重視經濟收入外,亦認為男方必需要有房子才能結婚;不過,調查有一個驚人的意外結論,一直予人做事較莽撞的80後年青人,尤其是八五年後出生的年青人,原來他們的婚姻觀,回歸傳統,倘若父母認為不好的,他們會聽從父母的意見,不會為自己喜歡的戀人力爭到底望父母同意。

八五後出生的阿雷認為,這是傳統德育有關,是他們孝順父母的一種表現。不過,他最終亦說出心底話,找伴侶時,對方的經濟能力一定會是考慮因素。

他說:“肯定會參考因為這是不能避免的話題,不能說我找一個好丈夫,人品好、為人正直、善良、孝順,他沒犯錯,當然有這些人,但是,不可避免的是參考他的經濟能力,然後再決定,甚至,經濟能力排到她的標準前端。就是,她先看經濟能力,然後才是人,信仰及道德。”

在婚姻輔導公司提供情感輔導的顧問周小鵬分析,80後的婚姻觀回歸傳統,順從父母的意見,是被迫導致,導致原因複雜,除了涉及當事人的性格外,亦牽涉社會實際狀況。她謂,80後都是獨生子女,在生活上一直習慣享受爺爺、奶奶、外祖父母及父母共六名長輩的照顧;長大後,社會提供的工作機會又不多,可是,面對的競爭又大,以致個人的經濟狀況難以獨立,自自然然又依賴了父母親。她更分享有個案,為人父母者要照顧下两代的生活。

她說:“在我知道的有些案例中,孩子結婚了,他們的孩子由父母照顧,他們自己仍是在父母家裏吃飯,我們會說該給父母一點表示,至少該是一些飯錢,但是,沒有,飯還要從父母那裏拿過來,孩子還要父母照顧,付教育費或買衣服等。因此,80後獨生子女對父母的依賴性增強,導致於他們要結婚時,不知道怎樣選擇。他只能聽從父母的安排。”

周小鵬更透露,在輔導的個案中,有一名80後的年青女士,剛在社會找得工作,月入二千多元,但是,她簽下的信用卡債務就已是五位數字,最終要父母幫忙清還。

她指,年青人要學習儲蓄外,更要重新建立自己的性格,學習責任承擔,政府同樣要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讓年青人有經濟獨立的能力,並不是依賴父母,自己可胡亂揮霍。她更忠告,正努力尋覓伴侶的人士不要因為家人、朋友或同事的催促,焦慮下而盲目地參加單身派對。

她說:“我個人覺得不要因為情人節,人有,你就去找約會,要約會,自己就應該真的想要才去約會。”

她更認為,媒體在製作男女配對的電視節目時,其實,也可提供一些該正面的資訊,讓年青人認識自己,明白自己真正的需要,可真正獨立兼懂得負責任,而並不是因經濟考慮而擇偶及一生依仗父母。究竟中國的父母親何時可放下心頭大石,毋須為孩子的未來擔憂,替他們徵婚、相親兼擇偶?相信仍需拭目以待。


您的評論 (1)
Share

匿名遊客

本人因为在五四当晚在温哥华天空网发表了一篇名为《纪念五四运动92周年》的文章(该文随即被删除,真是民主国家的悲哀)后第二天早上上班的路上,横过马路人行道时,险遭一辆车牌号为粤J39793的黄色校巴以时速七八十公里的速度冲红灯撞击!幸好我及时闪避开,否则便是横尸马路的结果。世界上巧合事情多不胜数,偏偏我就遇上,还真是感谢政府,感谢人民呀

2011-05-11 05:16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