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經濟下滑影響 中國春運面對近40年來最冷淡情況

2019-01-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月28日,春運期間的廣州火車站已經沒有了人山人海的場面。(視頻截圖)
2019年1月28日,春運期間的廣州火車站已經沒有了人山人海的場面。(視頻截圖)

中國經濟持續下滑,今年春運出現40年以來罕見的冷淡情況。多家媒體近日進行的返鄉人潮調查顯示,多個傳統春運重點路線人流銳減,但官方為了穩定民眾對經濟的信心,對包括鐵路運輸的核心數據封鎖,嚴格保密。(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大陸媒體周二(29日)發布的廣州火車站春運現場視頻顯示,返鄉的乘客並不算熱鬧,甚至只能用稀疏來形容。

而視頻拍攝者稱,在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持續了數十年的廣州火車站人山人海的春運場景已不復見。

據廣州官媒人王先生解釋,近幾年,當地的春運秩序比較有序。他認為,是多交通工具分流,以及遠程訂票分流人群的結果,現場視頻並不能完全反應真實情況。

但這個說法遭市場化媒體人羅先生的否認,他表示,歷年來春運期間都明顯存在的運力不足,但在今年沒有出現,連每年都備受關注的摩托車返鄉大軍,今年也動作不大。他認為,3個月前傳出的珠三角裁員和民工返鄉潮,註定今年珠三角春運人流銳減。

羅先生說:因為很多人都提前走了,廣州那邊很多企業都關門了,很多民工1、2個月前都回家了。今年春運,到處基本上都很冷清。你看各個媒體,基本上都很少關注春運嘛。以前就是媒體都是大版面的報導。甚麼摩托車大隊,廣州那些打工的騎摩托車回各個地方的,報社還要派記者去跟蹤這些摩托車大隊。當時,聲勢好浩大啊。今年沒有這些盛況了已經,它這個背後就是經濟原因嘛,政府又在提倡這些人返鄉創業,很多人兩三個月前就已經回家了。

羅先生還以成都為例,他的感受是一方面收入減少,另一方面物價飛漲,特別是原來一直備受官方重視、並被當成社會穩定重要因素的菜籃子工程,目前也出現大幅度漲價。

羅先生說:經濟是很嚴峻,幾乎每個行業,沒有哪一個不說困難的。很多單位在裁員,第一,裁員;第二,減少年終獎,或者不發年終獎。大家都沒有錢去消費了,非常嚴峻了,現在的經濟形勢。而且肉價和蔬菜價格,特別是蔬菜價格漲得非常厲害。有些蔬菜20多塊錢一斤,一般的蔬菜都是5、6塊,7、8塊錢一斤嘛現在。第一漲得特別早,第二漲得特別高,今年特別明顯。

從東莞返湖南的彭先生透露,在他們離開前,當地的製造業普通工人最低月薪在1300元到1800元之間。如果有穩定訂單的企業,普通工人每天工作14個小時,能拿到4000多塊。但如果訂單不穩定的企業,因為收入偏低,則很難招到工人。

彭先生說:你像早上7點半啊,有點8點加班到晚上10點,就有4000來塊錢。要是那些沒那麼多訂單,就不要你加班啊。每天8個小時就是1、2千塊錢。招人不是那麼好招啦,你工資太低了人家不願意做,工資太高了那些企業承受不了。訂單的利潤又少,它有可能維持不下去。

彭先生稱,從表面看,當地的普通工人工資每月上調了100多塊,但大多數工人生活壓力很大,很多人需要一個人支撐全家老小。即便是他們靠偷漏稅運營,收入相對較高,也只能租住每月400來塊的條件簡陋的房子。

彭先生說:那個生存壓力很大哦,有些8、9千塊的,家裡面有小孩的,都維持不了。像我們的話,工資稍微高一點的話,一年到頭也沒甚麼錢存啊。我現在是那些熟人自己開的,那些沒有營業執照的,我們在那面做,我們的工資就比他們高一點。我們租房都租那種單間,400來塊錢,那個條件好一點的就可以租個一室一廳啊,就是5百多塊錢、6百塊錢。是很艱苦啊,沒辦法啊。我家面有7口人,只有我一個人在做事啊。

春運另一個重點區域華東地區的媒體人陳小姐稱,據他們周二實地全程跟蹤發現,當地返回河南、安徽和蘇北的返鄉人流量依然爆滿,但缺乏可對比的數據,依然不知道返鄉人流的全貌。

陳小姐說:跟著一個在南京送外賣的騎手吧,拍了一個小片子。他們就是那個過年回家嘛。因為那輛車就是從上海發往河南的,它經過安徽往河南那個方向走,是打工者集中的一個地方。過道全是人,插腳的地方都沒有,餐廳都是沒買到票上車補票的人。

陳小姐的詳細追蹤發現,這幾年來,她的隨訪對象在同樣的勞動強度下,其收入在持續降低,到今年已降了約一半。

陳小姐說:他這個行業好像工作壓力比較大,靠那個跑單、搶時間來掙錢嘛。他也說,送外賣在早幾年其實有萬把塊錢(一個月),現在大概就是5、6千塊錢,而且從早上10點開始跑,跑到晚上大概11、12點。以前還有獎勵,現在獎勵都沒有了。

在鐵路部工作的王先生稱,官方、特別是鐵路部門有詳細的數據,但他所知的十多年來,官方公布的數據基本不可信。但是他透露,現有訂票系統可以判斷出人流量是否有變化。

本台記者在鐵路訂票系統進行實際測試,發現從周二到除夕當天,傳統的春運最為繁忙的標誌性線路,如廣州、上海和北京開往川渝兩地,每天的部分車次都還能買到票。

王先生稱,根據慣例,往年在除夕前的10天內,試圖購買3天內的票幾乎不可能。即便有極少數退票,瞬間遭秒購。

試圖對春運數據進行詳細的追蹤依然困難。儘管鐵路和民航都有詳細而便捷的銷售記錄,但涉及鐵路的實際收入數據,依然被嚴格保密。本台記者多次致電廣東鐵路局和中鐵總公司,但都沒有得到任何回覆。

但國家交通運輸部最新公布的數據中稱,在本月21日進入春運期的首日,全國鐵路、道路、水路、民航共發送旅客6千7百多萬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長1.7%。其中鐵路發送旅客9百50萬人次,增長約兩成;民航發送旅客166萬人次,增長7.0%。水路和道路發送則呈下降態勢。

王先生認為,這個數據本身就很有深意。鐵路部門巨虧,幾天前剛被曝出負債近5萬億,甚至被稱為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灰犀牛。現在官方正在力推股份制,試圖引入民間資本,但目前民間資本沒有太大的動力。

1980年,中國恢復春節休假制度,並實施總時長超過1個月的春節前後全國性的交通運輸。官方通報歷年運輸總量持續增加,並在2017年春運達到29.8億人次的最高值。同時春運也成為各界觀察中國經濟活躍度的一個重要窗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