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勞工政策漏洞成大陸中介提款機 安排大量淘金者赴日假讀書真搵錢

2019-04-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日本東京福祉大學。該校上月傳出大量留學生離奇「失蹤」事件,背後可能牽涉不法中介安排外國學生赴日假升學、真打工,日本當局正深入調查。(東京福祉大學官網圖片)
日本東京福祉大學。該校上月傳出大量留學生離奇「失蹤」事件,背後可能牽涉不法中介安排外國學生赴日假升學、真打工,日本當局正深入調查。(東京福祉大學官網圖片)

日本東京福祉大學近日爆出大量留學生離奇「失蹤」事件,引起日本當局高度關注及深入追查的同時。本台經調查亦發現,中國大陸充斥大量升學中介公司,聲稱可代辦赴日升學就業一條龍服務,只要交足費用連不懂日語也可成行,報稱可在當地打工「淘金」兼移民。日本近年來放寬留學生打工,以紓解勞動力不足的政策,已淪為不法中介機構的生財工具。(覃曉言 報道)

擁有全日本第二多外國留學生的東京福祉大學,上月傳出有大量留學生下落不明,大部分更是中國留學生,亦涉尼泊爾及越南。據日本《產經新聞》報道,該大學由2016年至2018年間,共有1441名留學生遭開除學籍,而該些人至今大多仍處於「失蹤」狀態,甚至部分的就學簽證已過期,現時非法居留當地。由於事件極不尋常,日本法務省入國管理局及掌管大學事務的文科部省已介入調查。

不過,這宗失蹤事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背後可能牽涉不法中介公司,協助安排該些留學生赴日居留。本台發現,大陸充斥大量代辦出國升學的中介公司,若在谷歌及百度等門戶網站、或者利用微信,輸入「中國人赴日打工」、「赴日升學」等字眼搜索,可輕易找到這類中介公司,當中不少聲稱提供升學就業一條龍服務,收費由五萬至二十多萬元人民幣不等,甚至報稱可以順道辦理移民。

記者以內地學生身分,致電向深圳市一間中介公司查詢赴日升學問題,接聽電話的職員表示,該公司提供「語言學校加在日就業項目」,手續簡單,只須填寫申請表、繳付四萬多元人民幣費用,及提供二十萬元存款證明,公司代為處理,並保證不會被拒絕簽證。

記者聲稱只有高中學歷、不懂日語,亦沒專業技能,職員即表明不要緊,可以入讀當地語言學校,上班兼上課,會為記者安排零售工作,月入6,000至10,000 元人民幣。

職員說:返工、返讀的話,看自己的選擇了,如果是有固定的專業,就像我剛才說的養老看護的事,直接有安排兼職的工作,一個月收入大概八千到一萬吧。你不打算選這個專業,反正語言學校也是上班兼課為主吧,讀語言學校這個很簡單,你交給我們,而且一般語言學校,你們是免費報讀的,但是要預備費用四萬五千元,然後一些生活費,還有存款證明要二十萬就可以。

職員又稱,留學生一般可居留日本兩至三年,公司與多間學校合作,可提供名單參考。但當記者欲索取學校名單時,對方即提高戒心,要求記者提供更多個人資料報名申請,才會發放。

近年留學生在日打工大行其道,主要因為當地人口老化及出生率低,導致嚴重缺乏勞動力。據日本厚生勞動省今年2月的統計公布,去年當地每100名求職者便有161個職位空缺,即是說求職者永不落空,每人更可分配1.5個職位,比例是自1973年以來最高。

不過,日本政府以往未有制定開放外勞市場的政策,為了解決勞動力問題,故容許當地的外國留學生每周工作最多28小時,作為補充人力市場資源;加上近年中國人赴日旅遊「爆買」現象,許多百貨和零售商店廣招中國留學生打工,以接待大陸旅客。而當地最低工資為每小時985日圓,即約60元人民幣,條件吸引。

香港環凱移民顧問董事張家禧向本台表示,「扮留學、真打工」的個案時有所聞,因日本近年對留學生申請的限制放寛,較前赴西方國家留學更容易,而且中日地理位置相鄰,當地勞動力需求殷切,變相賺錢機會多,成為很大誘因。

張家禧說:現在日本的政策比較寬鬆,對於中國人的簽證較寬鬆,臂如有些人未達到(語言能力要求),就去日本讀日文,讀日文都算是讀書,你只要(向當地學校)交了學費,辦好相關文件,獲批簽證並不困難。之後若持續付學費,以維持學生身分,簽證仍然有效,便可繼續合法居留日本,只不過他沒有上課。除非學校見他沒有上學向移民局呈報,移民局將其簽證取消,這樣簽證才失效,若繼續留日便是逾期居留。

在日本名古屋中部國際機場打工的香港青年阿熹亦向記者表示,以其任職的免稅店為例,必須聘用能夠以普通話溝通的人手,以接待大陸旅客,故公司僱用了很多中國籍同事。薪酬待遇亦與當地人看齊,其時薪為1,200日圓,即每月至少有萬多元的收入不俗,亦可長居日本,對嚮往當地生活的人士確實吸引。

阿熹說:現在真的有很多中國人去日本旅行,愈來愈多,所以他們很需求懂得英文及普通話的人士去幫他們(接待),薪水的話應該與日本人差不多,我是每小時一千二百日圓。

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社負責人劉開明向本台指出,日本是在中國周邊人均工資最高的國家,加上日本對中國的入境放寬,較易取得三至五年簽證,而近年又有很多中國人在當地成立公司及經營語言學校,不排除與不法中介勾結,安排大陸人赴日假讀書、真打工。

劉開明說:首先我們中國人很多都在當地開語言學校,加上現在可以在當地成立公司,成立公司便可以僱用人手,面對中國大陸,遊客商店很多都是中國人開的,可以研修生的方法僱用(大陸)人過去,因為日本現在勞工人手短缺很嚴重。但大多數過去的都是黑工,日本的黑工月入萬多至二萬元是很容易的,很多人去日本名義上是讀書,實際是去打工賺錢,有些中介,只要付了費用,就會想辦法幫你申請去日本的簽證。

記者亦發現網上有不少大陸中介公司,除了可代辦赴日安排,亦可辦理假畢業證書及訂製假學歷。記者曾嘗試致電該些公司查問,但電話未能接通,亦未能透過微信聯絡到,故未能查證真偽。

中國時事評論員金仲兵亦向本台指出,有關中介的非法行為一直存在,但中國當局並未執法取締,導致出現監管漏洞,若相關情況愈來愈多,或會影響日本當地對中國入境的簽證限制,甚至收緊移民政策。

金仲兵說:一般呢這個道理來說,一直都存在監管,至於監管得嚴不嚴,監管得到不到位,就是另外一個說法。而且中介通過各種手段、各種方法、各種渠道,去給一些人解決這種出去的入境的現象,一直是存在的,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現在看起來這個懲罰還沒有聽說過有具體的案例,報道也不多,這應該是一個漏洞吧。

日本政府於2008年推出「留學生30萬人計劃」,期望於2020年將留學生由14萬人增至30萬人,以吸納大量國際人才。根據日本法務省的統計資料,截至2018年6月,赴日留學人數已超過計劃預期的30萬人,共錄得324,245人,其中以中國留學生最多,共有122,776人,佔了近四成。

根據「獨立行政法人日本學生支援機構」調查,今次涉事的東京福祉大學深受外國留學生歡迎,排名第二,2018年5月共有5,133名留學生,較2017年同期激增1,400人,即增加約38%,升幅為全日本之冠,排名第一則是同為私立的早稻田大學。

另外,去年11月,日本警方在北海道木古內町,拘捕11名持短期簽證在建築工地非法打工的大陸人,同地點尚有46名中國黑工下落不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