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劳工政策漏洞成大陆中介提款机 安排大量淘金者赴日假读书真搵钱

2019-04-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日本东京福祉大学。该校上月传出大量留学生离奇「失踪」事件,背后可能牵涉不法中介安排外国学生赴日假升学、真打工,日本当局正深入调查。(东京福祉大学官网图片)
日本东京福祉大学。该校上月传出大量留学生离奇「失踪」事件,背后可能牵涉不法中介安排外国学生赴日假升学、真打工,日本当局正深入调查。(东京福祉大学官网图片)

日本东京福祉大学近日爆出大量留学生离奇「失踪」事件,引起日本当局高度关注及深入追查的同时。本台经调查亦发现,中国大陆充斥大量升学中介公司,声称可代办赴日升学就业一条龙服务,只要交足费用连不懂日语也可成行,报称可在当地打工「淘金」兼移民。日本近年来放宽留学生打工,以纾解劳动力不足的政策,已沦为不法中介机构的生财工具。(覃晓言 报道)

拥有全日本第二多外国留学生的东京福祉大学,上月传出有大量留学生下落不明,大部分更是中国留学生,亦涉尼泊尔及越南。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该大学由2016年至2018年间,共有1441名留学生遭开除学籍,而该些人至今大多仍处于「失踪」状态,甚至部分的就学签证已过期,现时非法居留当地。由于事件极不寻常,日本法务省入国管理局及掌管大学事务的文科部省已介入调查。

不过,这宗失踪事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背后可能牵涉不法中介公司,协助安排该些留学生赴日居留。本台发现,大陆充斥大量代办出国升学的中介公司,若在谷歌及百度等门户网站、或者利用微信,输入「中国人赴日打工」、「赴日升学」等字眼搜索,可轻易找到这类中介公司,当中不少声称提供升学就业一条龙服务,收费由五万至二十多万元人民币不等,甚至报称可以顺道办理移民。

记者以内地学生身分,致电向深圳市一间中介公司查询赴日升学问题,接听电话的职员表示,该公司提供「语言学校加在日就业项目」,手续简单,只须填写申请表、缴付四万多元人民币费用,及提供二十万元存款证明,公司代为处理,并保证不会被拒绝签证。

记者声称只有高中学历、不懂日语,亦没专业技能,职员即表明不要紧,可以入读当地语言学校,上班兼上课,会为记者安排零售工作,月入6,000至10,000 元人民币。

职员说:返工、返读的话,看自己的选择了,如果是有固定的专业,就像我刚才说的养老看护的事,直接有安排兼职的工作,一个月收入大概八千到一万吧。你不打算选这个专业,反正语言学校也是上班兼课为主吧,读语言学校这个很简单,你交给我们,而且一般语言学校,你们是免费报读的,但是要预备费用四万五千元,然后一些生活费,还有存款证明要二十万就可以。

职员又称,留学生一般可居留日本两至三年,公司与多间学校合作,可提供名单参考。但当记者欲索取学校名单时,对方即提高戒心,要求记者提供更多个人资料报名申请,才会发放。

近年留学生在日打工大行其道,主要因为当地人口老化及出生率低,导致严重缺乏劳动力。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今年2月的统计公布,去年当地每100名求职者便有161个职位空缺,即是说求职者永不落空,每人更可分配1.5个职位,比例是自1973年以来最高。

不过,日本政府以往未有制定开放外劳市场的政策,为了解决劳动力问题,故容许当地的外国留学生每周工作最多28小时,作为补充人力市场资源;加上近年中国人赴日旅游「爆买」现象,许多百货和零售商店广招中国留学生打工,以接待大陆旅客。而当地最低工资为每小时985日圆,即约60元人民币,条件吸引。

香港环凯移民顾问董事张家禧向本台表示,「扮留学、真打工」的个案时有所闻,因日本近年对留学生申请的限制放寛,较前赴西方国家留学更容易,而且中日地理位置相邻,当地劳动力需求殷切,变相赚钱机会多,成为很大诱因。

张家禧说:现在日本的政策比较宽松,对于中国人的签证较宽松,臂如有些人未达到(语言能力要求),就去日本读日文,读日文都算是读书,你只要(向当地学校)交了学费,办好相关文件,获批签证并不困难。之后若持续付学费,以维持学生身分,签证仍然有效,便可继续合法居留日本,只不过他没有上课。除非学校见他没有上学向移民局呈报,移民局将其签证取消,这样签证才失效,若继续留日便是逾期居留。

在日本名古屋中部国际机场打工的香港青年阿熹亦向记者表示,以其任职的免税店为例,必须聘用能够以普通话沟通的人手,以接待大陆旅客,故公司雇用了很多中国籍同事。薪酬待遇亦与当地人看齐,其时薪为1,200日圆,即每月至少有万多元的收入不俗,亦可长居日本,对向往当地生活的人士确实吸引。

阿熹说:现在真的有很多中国人去日本旅行,愈来愈多,所以他们很需求懂得英文及普通话的人士去帮他们(接待),薪水的话应该与日本人差不多,我是每小时一千二百日圆。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社负责人刘开明向本台指出,日本是在中国周边人均工资最高的国家,加上日本对中国的入境放宽,较易取得三至五年签证,而近年又有很多中国人在当地成立公司及经营语言学校,不排除与不法中介勾结,安排大陆人赴日假读书、真打工。

刘开明说:首先我们中国人很多都在当地开语言学校,加上现在可以在当地成立公司,成立公司便可以雇用人手,面对中国大陆,游客商店很多都是中国人开的,可以研修生的方法雇用(大陆)人过去,因为日本现在劳工人手短缺很严重。但大多数过去的都是黑工,日本的黑工月入万多至二万元是很容易的,很多人去日本名义上是读书,实际是去打工赚钱,有些中介,只要付了费用,就会想办法帮你申请去日本的签证。

记者亦发现网上有不少大陆中介公司,除了可代办赴日安排,亦可办理假毕业证书及订制假学历。记者曾尝试致电该些公司查问,但电话未能接通,亦未能透过微信联络到,故未能查证真伪。

中国时事评论员金仲兵亦向本台指出,有关中介的非法行为一直存在,但中国当局并未执法取缔,导致出现监管漏洞,若相关情况愈来愈多,或会影响日本当地对中国入境的签证限制,甚至收紧移民政策。

金仲兵说:一般呢这个道理来说,一直都存在监管,至于监管得严不严,监管得到不到位,就是另外一个说法。而且中介通过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渠道,去给一些人解决这种出去的入境的现象,一直是存在的,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现在看起来这个惩罚还没有听说过有具体的案例,报道也不多,这应该是一个漏洞吧。

日本政府于2008年推出「留学生30万人计划」,期望于2020年将留学生由14万人增至30万人,以吸纳大量国际人才。根据日本法务省的统计资料,截至2018年6月,赴日留学人数已超过计划预期的30万人,共录得324,245人,其中以中国留学生最多,共有122,776人,占了近四成。

根据「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生支援机构」调查,今次涉事的东京福祉大学深受外国留学生欢迎,排名第二,2018年5月共有5,133名留学生,较2017年同期激增1,400人,即增加约38%,升幅为全日本之冠,排名第一则是同为私立的早稻田大学。

另外,去年11月,日本警方在北海道木古内町,拘捕11名持短期签证在建筑工地非法打工的大陆人,同地点尚有46名中国黑工下落不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