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水貨客煩擾港人10多年 歲晚變本加厲天水圍也被淪陷

2019-01-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大陸水貨客煩擾港人10多年 歲晚變本加厲天水圍也被淪陷

不到兩星期便是春節,各類商品的需求大幅度增加。近年來成為大陸水貨客主要採購市場的香港,自然又見人潮澎湃。水貨客重災區亦由新界北的上水區,蔓延至西面的天水圍,區內居民民怨聲四起。警方即使進行打擊行動,惟現時水貨集團轉為流動性極高的營運模式,執法困難被指淪為「無牙老虎」。(李弘音 報道)

水貨客問題困擾香港市民至少也有十年,臨近歲晚就更為嚴重,大批內地水貨客蜂擁而至,手持代購清單辦年貨。惟近月水貨客更由重災區上水,向西蔓延至天水圍區,隨引起區內居民極度關注。上周六(19日)發起「驅逐天水圍水貨客行動」的天水圍街工社區幹事何惠彬指出,天水圍水貨客問題是由上年12月開始,每周七天都能見到水貨客的蹤影。他又提到,高峰期有近3、40人聚集於天耀商場外,甚至天水圍西鐵站、屋苑範圍等地方,造成道路阻塞,嚴重影響居民的生活。

何惠彬說:由12月開始,其實水貨客問題一直滋擾街坊。不單是星期五、六、日,一至四亦有水貨客,他們人數約有3、40人在我身後的空地聚集,另外走出一點到輕鐵站又有約3、40人聚集,甚至最近蔓延至新居屋屏欣苑,及西鐵站天橋,其實對街坊的滋擾很大,因為這些全是主要通道,更有水貨客進入屏欣苑的大堂。我們亦收到很多街坊投訴,指小朋友放學時有很多水貨客,他們抽煙及用行李箱弄傷他們。

他又指,留意到水貨客以天水圍做「中途站」,水貨客並沒有在區內消費,他們於運有大批奶粉、化妝品及藥品的小型貨車取貨後,便乘坐巴士返回內地口岸,他質疑當中涉及「黑工」等入境問題,並指現時走水貨的規模有所改變,更為多元化。

記者多日來在天水圍區視察,發現區內新建的屏欣苑一帶亦是水貨客主要的「聚腳點」之一。特別於周六及周日下午更是水貨客出沒的高峰期。根據現場所見,水貨客基本上以10多人為一組,分批前往小型貨車集合點。比以往獨自購買貨品再回去關口,現在的模式更有條理、更具規模。

本台記者上周日(13日)所見,下午最少有6架小型貨車同時停泊於屏欣苑旁、橋昌路及橋發街一帶,並由俗稱「蛇頭」的負責人從小型貨車後尾箱取貨,再分發給負責帶貨的水貨客,以螞蟻搬家式帶回大陸。而貨物當中包括奶粉、化妝品、藥物及水果等。他們分貨時會拆卸包裝袋,並把大大小小的包裝袋棄置在路上,垃圾隨處可見。

另外,在一架小型貨車有2名內地人「把風」,當有警車駛過時,他們馬上向分貨的「蛇頭」通風報訊。警方上周四(17日)於天水圍進行過一次拘捕行動後,記者發現他們其後遷至更隱蔽的地方,於晚上下班時段,進入屏欣苑附近的汽車維修中心空地散貨,該處成為新的落貨點,可見這種集團式水貨經營手法,流動性較以往為高。

及後水貨客便前往只有一路之隔的天水圍西鐵站,乘坐接駁巴士回深圳灣口岸。高峰時期,巴士站更有50多人連同行李箱,擁擠在狹窄的通道等候接駁巴士,為居民做成困擾。

大型貨車司機林先生向本台指出,每天都有水貨客在他泊車的位置散貨,非常危險。他指每次都要驅趕他們才離開,極為猖狂。此外他認為除了衛生問題,最重要是帶來治安問題。

林先生說:他們阻礙(泊車位置),他們不理會你的。你不是把車駛至他們那兒,用響號驅趕他們他們也不會走。有問題的,(他們)很麻煩。這裡附近四圍都是,我回來後便看見他們突然從黑暗中走出來,被他嚇死。太多陌生人不知道在做些甚麼,不是商場人流旺那種,而是在街上有一群人聚集不知道在做甚麼。

林先生續指,水貨客問題難以解決,即使警方巡查完畢,他們躲過後又會繼續分貨,死灰復燃。

而汽車維修中心職員楊先生就指水貨客在場內分貨,製造大量垃圾。

楊先生說:(水貨客)好像打仗似的,你分貨不要緊,不要弄到四處都是。你看看這裡,全部都是他們弄的(垃圾)。

居住於屏欣苑的李先生稱,除了區內衛生問題,他看到區內多了一群群陌生人,行為鬼祟,感到非常不安。

李先生說:一群人站在一旁等,突然有人揮手,他們便一群人湧至陰暗地方,接著便在貨車上拿物品,整班人鬼鬼祟祟。然後警察經過時,他們又馬上躲起來,非常古怪,我經過都感到不安。平常他們在那兒吃東西又四處拋棄,把地方弄到烏煙瘴氣,我跟家人說也不要經過那兒,寧願繞其他路。

另一位居住於屏欣苑的鄭婆婆就表示非常擔心治安問題,表示日後也不太敢外出。

鄭婆婆說:不知道是甚麼人,如果是壞人,又擔心會否有意外。所以沒有甚麼事我也不會下來。

天水圍居民徐小姐就指,水貨客問題令她難以購買日用品。

徐小姐說:明明是我們香港人要買的,變成經常沒有貨。

關注水貨客問題多年的北區水貨客關注組召集人梁金成指出,水貨客現時以貨車模式營運,主要是因為流動性高,能在多區遊走。他指現時關口多,天水圍區又有接駁巴士前往深圳灣口岸,非常方便,相信這是水貨客遷移至天水圍的原因之一。

梁金成說:我想最主要原因是他們(水貨客)能到不同地區,假設上水,可能被媒體報導多,擔心成為政府追擊的對象,就像警方連同入境處會有一些行動打擊。這樣的話,他們用小型貨車,流動性較強。不像以前在貨倉拉貨出來,若在貨倉拉貨,則難以逃走,因為一定在貨倉附近。

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召集人巫啟航稱,水貨客難以有效驅趕,而且水貨客只會以地方轉移的方式躲避,一次性的拘捕只能起少量阻嚇作用。他又懷疑現時水貨客以集團形式經營,分貨後便到口岸交貨,懷疑是黑工形式,他稱當局不積極跟進,根本難以解決問題。

巫啟航說:我們觀察是整個集團式經營,如果不是清除整個運作,其實整個現象只會由屏欣苑,轉移到其他地區,例如鄰近的洪水橋區。整個問題只是地方轉移,實際上是沒有改變。據我們所知,每個帶貨到關口的人士,其實有金額賺取,100元不等。

水貨客問題涉及多個部門的職權範圍。現時,警方、入境處等部門一改只能以涉嫌「違反逗留條件」為由,對水貨客採取行動。警方早前亦表示,在深圳灣口岸採取一連串的打擊活動後,留意到水貨客改變運作模式,轉移到香港區內一些空曠地點聚集及分貨,然後再乘搭交通工具往深圳灣口岸過關。天水圍警區上周四(17日)就進行代號「急流」行動,打擊水貨活動,於天水圍天湖路的公園以涉嫌「違反逗留條件」,拘捕9名持雙程證者,並檢獲總值約16萬元貨物。

另據入境處最新數字顯示,直至去年8月,入境處採取了多次「風沙行動」,並拘捕了3434名涉嫌從事水貨活動的內地人。其中237名內地人被控違反逗留條件,其餘3197人已被遣返內地。另外,入境處又以懷疑從事水貨活動為由,拒絕可疑人入境。

海關就回應指,過去3年(即2016至2018年),就打擊水貨客方面,與深圳海關互相通報案件數字共29109宗,檢獲總值約2億2千7百萬元的物品。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