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事件揭香港空壳公司「无皇管」 《公司条例》形同虚设

2018-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华为事件揭香港空壳公司「无皇管」 《公司条例》形同虚设

华为集团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事件,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当中除牵涉政治、外交、科技竞赛问题外,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也被曝光了空壳公司「无皇管」的问题。美国更直接要求港府检视现存法例是否恰当。本台随机向香港部分秘书公司,查询替内地人开空壳公司的程序,发觉存在极大漏洞。新修订《公司条例》亦形同虚设。(覃晓言 报道)

华为集团副董事长孟晚舟被指透过在港注册成立多间空壳公司及技术公司SKYCOM,涉与伊朗进行违禁交易,被美国指控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事件备受国际关注。

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现时本港有约140万间注册本地公司,从2014年至今,每年平均有超过14万间本地公司新成立,去年新注册本地公司达到16万馀间,较平均值增加近一成。今年1月至11月已有141,366间本地公司注册成立。非香港公司方面(俗称香港分公司),现时本港有约1万多间注册非香港公司,从2012年有统计至今,平均每年都有800多间新注册的非香港公司,去年数字更突破一千。今年头11个月,新注册的非香港公司数字已达1095间。

本台在公司注册处的网上查册中心,单是输入「大湾区」及「Greater Bay」字眼搜寻,发现有201间以相关字词注册的公司,业务包括投资、社企、传媒、电竞及武术等,种类应有尽有,但当中是否都有实际业务,无从稽考。到底要在香港成立一间公司,是否真的那么容易呢?

要成立公司,可透过注册易网站申请,或委托提供信托及公司注册服务的持牌者办理,本港目前有6,106间持牌服务商,收费及服务参差,有服务商以「零元开公司」作招徕,实际都要逐项服务收费,一般成立公司收费由6,000至30,000元不等,部分提供虚拟办公室,借出公司地址作登记、代收邮件及代接电话。

本台随机抽样向部分持牌商查询,表示有内地朋友有意在港开设公司,而该位人士无法亲身来港办手续,而开设公司目的只为扮成公司董事,不会有实际营运业务,但该些服务商回应大致一样,均声称可通过第三者或以电邮,递交证件和住址证明的影印本,并填妥表格申报资料,供政府部门审批便可,最快5-7天可成功开设公司。

换言之,申请人毋须现身签名及核对资料,若有人利用他人身分、伪造证件或虚报资料,难以查证。记者曾询问该些服务商,开公司后,是否一定要有实际业务,但职员表示只要交足费用,会负责代做文件报告,政府不会理会。

其中中环一间服务商提供多种服务套餐,成立私人有限公司基本收费约8,300元,若需要附加秘书服务,如借用该公司地址作登记、代收信件及代接电话等服务,每月至少额外付2,000元,女职员表明不会理会申请人有否业务。

中环服务商职员说:不用本人前来,你可以代他交身分证及住址证明影印本。开公司并无限制一定要雇用员工,或者一定要在香港银行开户口。

女职员又指,过去常有人申请BVI(英属维尔京群岛)离岸公司避税,但现已收紧规管,故改开空壳公司。

中环服务商职员说:这是BVI公司,离岸公司不在香港的,在英属维京半岛,过去常有人开设这种公司用作逃避税务,但现于银行开户口较难,所以客户已较少开离岸公司,通常开设这种公司(即空壳公司)。

另一间在上环的服务商收费万馀元,附加秘书服务每月约3,000元,职员更声称香港有大量注册公司,政府根本不会逐间查证,更不理会到底有否真实运作,而他们收足费用便会全力协助,不会过问任何事情,告诉记者可以放心。

上环服务商职员说:如果你不开银行户口,只要交足费用,政府都不会理你的。因为政府的费用,每年都一定要交,但到底有没有业务,政府不会理会的。

记者翻查资料,过去透过开设香港空壳公司进行非法活动的案例时有发生,不少涉及传销或骗案,本月6日,北京公安部破获特大海外医疗诈骗集团,涉及骗款高达10亿元人民币,案中主脑「大连思兰德生物科技公司」,报称是「思兰德(香港)国际美容集团」旗下子公司,声称香港总部设有国际性美容业务,集团董事是两名内地人。

记者根据公司查册资料,到其上环永乐街一幢旧式商厦的登记地址,发现竟是一间秘书服务公司,但记者两度拍门都无人在单位,又无任何公司名称显示,门外墙壁贴上38张A4纸,列印了总共1,867间公司名称,全是利用该地址作登记的怀疑空壳公司。

由于没有任何招牌,而查册显示的秘书公司资料,亦非登记地址同一间公司,线索恐被中断。记者唯有根据地址,在公司注册处的持牌商名单逐一搜索,才查获相关公司名称,但该秘书公司实际运作的办事处,竟在同一条街另一幢新式商厦高层。

记者佯装代表该骗案受害人前来找「思兰德」的负责人,当时有十多人在工作,女职员说无法联络「思兰德」的人员,他们平日与客户只靠电邮联络,从没真实会面。

女职员说:如果你也找不到(思兰德)的话,我想我们也不会找到。

记者:但你们不是为他们提供服务?

女职员说:因为我们只是透过电邮沟通。

记者:但你们没有与客户面对面接触?

女职员说:我们不会的,因为我们有太多公司,我们不可能,除非有些客户主动要求前来签文件,否则我们都是把文件寄给对方,我现在都不知发生甚么事。

职员查核电脑资料后,向记者指「思兰德」原来今年没付月费,已非其公司客户。不过,记者表明看到查册资料,该公司于今年7月仍有协助提交周年申报表,女职员也无法回答,只表示每月收足费用便提供服务,按时提交文件予政府,不会过问其业务。

女职员说:因为你也见到我们有很多公司(客户)啦,该些公司其实有很多业务,我们负责的只是替他们开一间公司,以及每年提供周年申报表,但他们自己公司做甚么业务,我们是不知道的,我们不会逐一去查,因为有如此多公司,你也见到我们的人手。

港府于今年3月通过新修订《公司条例》,向秘书公司采取发牌制度,获发牌营运的重点要求,是必须做足尽职审查本份。伟通注册有限公司董事朱耀光指出,行内良莠不齐,而这间服务商明显无达到尽职审查要求,已属严重违规,有可能被「钉牌」。

朱耀光说:有些公司真的收数百元便提供服务,我们有些则要数千元才提供服务,有些人总之打开门,只要货如轮转做生意,其他一概不理会。现在有六千多个持牌人,有些已「潜水」或无牌经营,任何审查都不会做,就算替公司申报董事是「陈大文」(亦即无名氏),但「陈大文」的通行证、护照或内地身分证,可能都无副本在手上。

朱耀光又认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地位,可能会受孟晚舟事件影响,岌岌可危。

朱耀光说:一定会有影响,因为这件事正正就是牵涉香港公司,利用香港公司和香港银行户口去进行违法交易,虽然孟晚舟的涉事公司已结业,但始终曾在香港进行交易。预计若排名下跌或不合格,无论美国或联合国方面,都会要求香港采取更多措施,无论在其他方面也会比较麻烦,香港政府和银行会更严格规管。

本港近年已不止一次被指注册空壳公司存在漏洞,其中去年联合国、美国及日本的监察报告,发现有香港空壳公司,涉嫌协助朝鲜进行违禁走私活动,要求港府修例打击。另外,2016年的巴拿马文件亦披露,有外国企业或政商名人,借香港空壳公司秘密转移资金,事件震惊全球。

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表示,虽然当局今年曾经修例,但港府过去从没针对公司注册方面,披露如何规管及执法,以确保不再出现类似SKYCOM情况,却不断被揭露新的疮疤,而从加拿大控告孟晚舟的法庭文件中,才知悉华为当中有部门曾在香港被罚款,但港府从无公开交代相关资料,故他质疑,若当局执法严谨,理应不会发生SKYCOM事件。

区诺轩说:设立一条条文是不足以说服国际社会,以证明行之有效,应该向外界显示在执法方面行之有效,才能让外界相信香港能达到国际要求。但在SKYCOM这个案例中,令人怀疑港府在执法时有不足之处存在。

区诺轩又认为,美国最关注到底香港是否已经变成中方资本的洗黑钱「白手套」,今次孟晚舟事件,更被美方发现香港容许透过注册空壳公司,以进行违禁交易,若再不正视问题,恐会被美国藉词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

区诺轩说:美国比较关注到底香港是否已经变成中方,或者与中方色彩比较背景浓厚的资本的洗黑钱「白手套」。美国相信香港拥有健全的法治、自由市场、及与国际接轨制度,却被发现容许透过注册空壳公司,以转售或怀疑输出一些军民两用科技予受制裁的国家,例如伊朗,让美国质疑原来香港有这样的漏洞存在,恐会被美国藉故不再给予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亦指,政府为了便利营商,故对公司注册登记的规管十分宽松,有可能被不法之徒利用作从事非法活动,港府应严肃打击,并全面检视现时的规管漏洞。

林卓廷说:香港对公司注册登记的规管相对宽松,因为政府希望便利营商,如果有不法之徒利用这些空壳公司去进行非法活动,我们应该要严肃打击,以及检视现在对空壳公司,特别是对秘书公司的规管。另外,现在银行对打击洗黑钱更为严格,我觉得应该多管齐下,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应该严格遵守国际之间的制裁决定。如果该些空壳公司的经营对社会构成很大的风险,或对社会造成很大损失,便应加强罚则。

就有关秘书公司怀疑违规,以及空壳公司的漏洞问题,公司注册处回覆本台表示,如发现有人涉及违规或无牌经营信托或公司服务业务,该处会作出调查并提出检控,自今年3月至11月底,该处已就此发出82张传票。而新修订的《公司条例》有效提升公司的透明度,并合乎相关国际标准,未有第三国家向本港提出要求进一步修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