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版界自我審查嚴重 涉「獨」言論難越五指山

2019-01-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月7日,香港誠品書店近日以版權限制為由,禁售主張台獨的台灣歷史學者李筱峰新作《台灣之「國」》。(覃曉言拍攝、李筱峰facebook圖片)
2019年1月7日,香港誠品書店近日以版權限制為由,禁售主張台獨的台灣歷史學者李筱峰新作《台灣之「國」》。(覃曉言拍攝、李筱峰facebook圖片)

香港出版界自我審查嚴重 涉「獨」言論難越五指山

隨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硬反對台獨,香港政府也旗幟鮮明禁制台獨言論,這股「自我審查」風氣更已滲透出版文化業界。本台獲悉,台資的香港誠品書店,近日以版權限制為由,禁售主張台獨的台灣歷史學者李筱峰新作《台灣之「國」》,但相關出版社向本台證實,從沒有任何版權限制,作者李筱峰亦指,事件「顯示中共對香港的嚴厲控管更加逼緊」,促致香港的出版及傳播自由名存實亡。(覃曉言 報道)

習近平在全國人大《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紀念會上,拋出絕不為各種形式的「台獨」分裂活動留下任何空間的強硬表態,香港亦不敢不跟隨,但凡牽涉台灣獨立的言論或活動,都疑似遭到政治審查。

繼主張台獨的台北立委兼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早前被入境處以「無特別技能」為由,拒絕批出簽證讓他來港出席音樂會表演;近年不少台灣出版書籍,亦被「先審查、後上架」,淪為香港出版業界的「滅聲」犧牲品。

記者曾巡視本港六大主流書店,包括俗稱「三中商」的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還有天地圖書、大眾書局及香港誠品門市,發現放上架的台灣書主要是文學小說及旅遊書等,關於台灣研究及評論書籍存庫不多,大多是賣剩的舊作,涉及台灣政治的新書,如自稱台獨分子的台灣歷史學者兼政治評論家李筱峰,去年十月推出的《台灣之「國」》,同年十二月出版、由前台灣總統馬英九口述的《八年執政回憶錄》,完全不見蹤影。

由於台灣博客來及誠品網站,都顯示該兩本作品有庫存可訂購來港,記者於是以顧客身分向香港誠品門市查詢,但店員經查閱電腦資料,指香港全線三間分店,都沒有《台灣之「國」》的入貨紀錄,故沒有出售,另一本則已售罄。

記者再表明看到誠品台灣官網有售該作品,要求店方代訂來港。數日後,香港誠品的職員致電回覆記者,以版權問題為由,指《台灣之「國」》不能在香港出售,正式拒絕為記者訂購。

記者:連訂購也不行?

誠品職員:是的,是的,因為有版權問題。

記者:版權問題代表甚麼意思?

誠品職員:因為版權問題,並非每件產品都能在香港出售,有些版權可能是賣了,只讓該出版社或某公司,只准許在台灣銷售,在香港的話,可能要另一間公司再買版權,才准許印刷及出售。

記者再確認是否指相關出版社只准在台灣出售《台灣之「國」》,店員連番回應「是的,是的」,但記者疑問為何其他台灣書籍又能在香港出售,店員再作解釋。

誠品職員說:因為每本書都不同的,有些書籍賣了中文版權,可能包含了多個國家可以出售,可能香港便是其中之一,但也有些書籍不同,指定在某些國家才准許出售,所以有這樣的分別。

記者又問,若自行在誠品台灣官網訂購《台灣之「國」》,是否可以成功運來香港,店員猶疑了一下,聲稱不確定台灣方面會否仔細檢查版權問題。

記者亦以顧客身分向其餘五大書店門市查詢,其中《台灣之「國」》在各店的電腦庫存系統,完全沒有資料顯示;《八年執政回憶錄》已售罄或未有入貨。記者曾要求店方代訂相關書籍,只有商務與三聯答應代訂,天地圖書、中華書局及大眾書局則拒絕記者要求。

本台就有關情況向《台灣之「國」》的作者李筱峰教授求證,他以電郵回覆表示,相信事件與其政治立場有關。

李筱峰書面回應說:因為我堅持民主自由人權,反對中共併吞台灣,所以中共專制政權當然容不下我。現在我的書已無法在香港販售,顯示中共對香港的嚴厲控管,更加緊逼。他們的所謂「一國兩制」的宣傳,已經被他們的高壓措施攻破!

本台向出版《台灣之「國」》的「玉山社出版公司」查詢,行銷企劃侯小姐聞悉事件感驚訝,指公司無就有關作品訂立任何版權限制或禁止在港販售,但她暫不清楚為何會有這樣舉措,會向香港誠品了解。

侯小姐說:會不會是因為李教授的政論集的集結,跟他之前比較側重在歷史層面的書籍有些不太一樣,所以就……因為我是第一次聽到這些,所以有點反應不回來。因為我並沒有對香港宣布這本書絕版,或者是版權問題不能販售,香港誠品出於甚麼的原因指這本書有版權問題,所以不能受理預訂,是店員單方面的行為,還是香港誠品官方的決定,那是我需要去了解的。

她又稱,該出版社一向與香港誠品、香港城邦及聯合出版集團有業務往來,雖有部分作品不能在蘇州誠品或深圳誠品銷售,但在香港則從未發生。

記者亦以顧客身分向部分樓上書店查詢,店方雖沒售《台灣之「國」》,但可即時代訂。其中旺角樂文書店店員曾先生解釋,基於市場需求不大,所以未有入貨,對於誠品「禁售」,他估計與政治問題有關。

曾先生說:我覺得這本書的版權問題因素比較小,因為買版權都要花錢,舉個例子來說,金庸的武俠小說,遠流出版社有出台灣版,但香港不會有售,正是版權問題。

其實近年已有傳媒報道,「三中商」連同天地圖書在港共五十二間門市,又有多間出版及印刷業務公司,均由與中聯辦相關人士或公司持有,幕後金主實際是中聯辦,以迂迴手法操控本港文化出版業務,幾乎壟斷市場,引起社會關注。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表示,不僅是「三中商」,或進軍內地市場後的誠品「跪低」,連本港部分獨立書店也出現「擔心政治」,業內最憂慮如何為售賣敏感題材書籍「劃紅線」,擔心未來被「秋後算帳」,如非必要,盡量避免入貨,特別是含有台獨思維,或關於台灣總統蔡英文的作品,在港愈來愈少見。

彭志銘說:有一種是擔心政治、白色恐怖,他們(獨立出版人)在港的書店或發行商也不會引入這些(敏感)書籍,或沒必要引入這些書籍,如果將來再擺賣這些書籍的書店會否有問題呢?那條紅線的擺動,反而我現在憂慮這個問題,已經不是不准許或不向香港發行,或者不引入來港,已經是兩回事了。若再持續惡化,如果書店曾經擺賣這些書籍都會有問題或受影響,這會是最終比較大的問題。

彭志銘又稱,有時並非作者在書中表明立場,例如支持港獨,而是單純討論也被禁,他認為是政府帶頭政治審查影響,導致業界「自我審查」,甚至印刷廠也遭受打壓,變相全線「滅聲」,嚴重打擊本港的言論自由。

彭志銘說:其實有否想過連印刷廠也很驚慌呢?表明不會為某位人士印刷書籍,或不會印刷某類型的書。然後發行、書店又被(中共)壟斷,嚴格來說印刷廠也被壟斷,變相出版業務全線及整件事,大家都認為可免則免。若曾印刷這些(敏感)書籍,可能其他有中資關係的出版社,不再轉介印刷工作給你,可能會影響營運,即是全線業務都有問題,例如有些出版社或寫作人,他們都不會製作出版這些書籍,這絕對已經是滅聲,此後可以更加容易統治你,或搶奪你的權利。

獨立書店「序言書室」負責人李達寧認為,獨立書店經營愈見困難,加上受到銅鑼灣書店事件的「白色恐怖」陰霾,業內難免出現審查,導致港人的閱讀選擇會愈來愈少,他雖感到遺憾,但難以預計業界未來面對的政治打壓程度。

李達寧說:作為書店業會認為此舉(審查)很不可取,而且是很令人遺憾的做法。因為書店應該肩負一個言論自由、言論傳播的角色,無論是自我審查或政治審查,其實都是在妨礙香港作為自由社會的基礎,所以我很不同意及表示遺憾。銅鑼灣書店事件,我認為已經是一種白色恐怖,(書店老闆)無故「被失蹤」,我們也不能夠確保當遇到政治打壓時會仍然堅持,因為我們不知道將來的打壓會有多嚴重。

本台曾就事件以電郵形式向香港誠品查詢,但至截稿前仍未獲得回覆。

業務遍及中港台三地的誠品書店,其中香港門市已非首次傳出「自我審查」,五年前亦曾被指將涉及藏獨敏感話題的作品突然「下架」,又拒絕將關於紀錄香港雨傘運動的作品上架,當時有傳相關舉措,與誠品進軍內地市場有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