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争风暴下的香港(三):移民与否「爱与痛的边缘」

2019-1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爆发的「反送中」浪潮,触发香港人考虑去留的问题。(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爆发的「反送中」浪潮,触发香港人考虑去留的问题。(路透社资料图片)

抗争风暴下的香港(三):移民与否「爱与痛的边缘」

香港人在过去半年的「反送中」浪潮下,心情起伏犹如坐「过山车」,面对社会上的持续争拗与「白色恐怖」,以及对特区政府零信任,还有警暴与滥捕等问题,令很多人忧虑香港不再「宜居」。就在本港出现移民潮之时,民主派历史性地在区选大翻盘,国际间亦高度关注香港人权状况,似乎令香港前景重现曙光。有人改变心意选择留下,也有人坚持离开,香港人心中,哪里才是乐土呢?(李智智、覃晓言、刘少风 报道)

香港自爆发「反送中」风波以来,社会持续动荡,愈来愈多香港人移民「避难」。本台翻查Google趋势数据显示,「移民」这一个关键词于过去半年在「搜寻热度的趋势」出现重大起伏变化。今年首半年都处于平稳水平在25分以下,但由6月9日「反送中」100万人游行开始,至6.12爆发金钟冲突,首次浮现警暴问题,移民的搜寻指数即飙升至88分;其后发生7.21元朗白衣人袭击市民、8.11「爆眼少女」及8.31太子站事件,随著警民冲突及警方被指滥权问题升级,加上催泪弹对环境污染的遗害,「移民」搜寻指数更升至100分。

本台记者月前曾以顾客身分参加一些移民公司讲座,发现讲座上坐无虚席,每场有约数十人参加,大多是中年退休人士,或是有下一代的中产家庭,大部分都忧虑香港前景。

不过,11月24日民主派成功光复区议会,取得17个区议会主导权;11月27日,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似乎为香港重燃希望,而「移民」搜寻指数亦相应持续下跌,截至周三(12月25日)已回复至25分。有不少人形容,在社会连月的消沉气氛之下,人权法案通过,是过去半年来最开心的一刻。

在法案通过翌日,近10万名市民在中环爱丁堡广场集会,庆祝及感谢美国关注香港问题。参与集会的中产商人李先生对本台表示,区选之前对香港政局完全没有信心,在民主派区选大胜以及法案通过后,心情较为平复,他指本身热爱香港,不舍得离乡别井,身边很多朋友则在这段期间选择移民。

记者:在区选之前你对香港政局的信心和心情如何?

李先生:跌到谷底,完全是没有信心,信心是零,完全没有法治,警察是完全不守法。警暴,十多个(警察)打一名年轻人,打完以为会结束,再有十多个人打,用脚踩头,大家都有父母生的。

记者:人权法案通过又有甚么感觉?

李先生:平衡一些,因为年轻人太惨了,就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波兰人一样,香港人求救无援,全部人在等死。

属于中产阶层的朱先生就对本台指,香港是他与太太成长的地方,他们不想放弃,加上膝下犹虚,毋须考虑下一代的将来,因此选择留下,但他们曾经萌生移民的想法。

朱太说:如果BNO真是有(居英权)的话,都真的会考虑移民,因见政局与以前愈来愈不同的时候,你会对她没有信心,当以前在香港做每样东西都会觉得很安全的时候,然后发现很多东西都变得不安全的时候,就会很想离开这个地方,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去生活。

香港政局动荡不安,不少人移民是因为「恐共」。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亦曾出现移民潮。现年38岁的Derek属于中产人士,从事网站编辑和市场推广,出生于英殖年代,他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97回归时他只是一名中学生,家人没有考虑移民;但近月示威活动持续,他决定与妻子尽快移民台湾,希望在新的移居地找到自由。

Derek说:我的家不是特别小康之家,当时(97回归)没有移民的考虑,而当时的心态不像现在所谓「恐共」,惧怕将来,(期盼)或者中国在民主方面会有进程,可能由97年过渡到现在2019,我们发现到原来可以是「不进」,甚至是「则退」。日积月累就会觉得,这个地方是否如当初所想那么理想?可以等到2047?是否还是大家熟悉的香港呢?已经有一个存疑。

反修例风波持续大半年,「元朗721袭击事件」、「太子站831」等事件备受社会争议,不少港人对政府及警队缺乏信心。Derek在「反送中」运动开始一个多月,就产生移民念头,运动里每一件独立事件,都令他与妻子的立场更加坚定、决心移民,但他同时感到内疚,期望日后以侨民身分,帮助逃难到当地的香港人。

Derek说:移民会有一种内疚感,因为我知道同一时间,其实有很多香港人,无论不同年纪的人都会面对同一问题,如果这时间选择离开这个地方,是否感情上的一个背弃?

香港人申请移民,一般都会先向警务处申请俗称「良民证」的「无犯罪纪录说明书」,根据警方数字显示,由今年6月至12月中,共接获21,641宗相关申请,平均每月有约3,091宗,较去年同期约1,968宗,增幅超过5成半,而这不足7个月的申请总和,几乎是去年全年的总数。

台湾是其中一个港人热衷移民的选项,据台湾的内政部的数字显示,香港人获批居留许可人数,由首半年平均每月维持200多宗,至7月开始升至300多宗,9月及10月更分别多达882及1,243宗,而定居许可则因要先连续住满一年才获批,所以人数未有太大变化,每月平均约百多宗。

而就在港人移民意欲大增的同时,不少国家却逐步收紧移民申请资格。

两年前已移民台湾的木木,近月回港以「救人」心态办移民讲座,向港人「教路」,她指查询移民台湾的香港人愈来愈多,最高峰为9月至12月,每场讲座有多达250人出席,估计台湾的移民署审批个案将会更严谨。

木木说:(台湾)很在意舆论,如果有舆论是说移民署审批太宽松,让香港人好像难民般走过来,加重台湾的负担、健保的负担、国民退休的负担,我觉得移民署已经慎防这种舆论,或者内部已经有这种讨论,所以它们首先做个比较严谨的把关。

另外,有传香港警察申请移民台湾都被拒绝,木木透露有时候是移民顾问自我审查所致,顾问公司希望将移民个案的资料完整交予移民署,因此需要申请人提供较详细的资料,一方面因为香港「反送中」运动,以及台湾总统大选即将举行,以防中共的红色渗透。

木木说:有甚么资料与香港有关的,几十年前的事,有几多交几多,不是移民署要求有这些资料,是移民顾问惊移民署有这些质疑,事先交资料。一定是因为「反送中」(运动)有关,(申请)人潮变多,近来亦因为台湾选举,近年的红色渗透慢慢浮现,他们要统一的压力在台湾本土愈来愈严重。

另外,马来西亚亦是香港人近来的热门移居地,由今年1月至10月,港人申请移民大马的数量高达7,500人,相较历年数字暴增四倍,而当地的「第二家园计划」移民项目亦备受港人欢迎。

马来西亚第二家园交流中心创办人邝文政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申请「第二家园」计划的人数不断增加,2017年有200多个家庭申请,至今年7月份开始,人数是以倍增长,例如今年8月份已有近500个家庭申请;而今年香港申请人的数目,差不多等于过去20几年申请人的总数量。

邝文政续称,大马当局近年加强对移民申请人士背景审查,尤其在军方机构或涉及保安部队工作的人士,不单止香港警察,其他如中国、日本、美国及英国等,大多都一律拒绝接纳申请。他指目前收到约30宗香港警察的移民申请,并证实当中一名香港警队高层的申请已被当局拒绝。

邝文政说:当然我们政府(马来西亚)现在都有收紧申请要求,要求申请人背景一定要符合高质素的标准,所以如果有些人特定的职位或职业,不受到马来西亚政府欢迎的话,甚至就算自己本身有很多资产或者收入,都未必会接受。之前有警察的高层在这个计划里面,但也有像警察申请者被拒绝,要全面了解他们到马来西亚的目的,以及会否造成对马来西亚负面的国家安全的影响。

记者亦曾致电香港多间移民公司了解,不少公司反映,若申请人或同行家属从事警察或政治敏感工作,相信很难通过外国当局的背景审查,例如美国和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对于申请人的工作可能危及其国家安全的问题异常敏感,一概不会接纳申请。

移民公司职员说:(如果申请人是警察)美国这边可能无法(申请),因为美国对于你本身是从事关于政治方面的职位会比较敏感,其实很多国家都会比较敏感,但观乎台湾暂时没有这个要求(审查),如果加拿大的话,好像他(申请者)现时任职警察,可能暂时都未有任何计划适合他申请。

反修例风波持续,香港人是去是留?还要拭目以待。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