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療服務每況愈下 前線醫護壓力爆煲揭背後瘡疤

2019-02-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月,仁濟醫院男內科病房住院爆滿,要在走廊通道加病床,兩位病者對頭躺在病床,幾乎腳貼腳般靠近,毫無私隱可言。(本台記者攝)
2019年1月,仁濟醫院男內科病房住院爆滿,要在走廊通道加病床,兩位病者對頭躺在病床,幾乎腳貼腳般靠近,毫無私隱可言。(本台記者攝)

香港醫療服務每況愈下 前線醫護壓力爆煲揭背後瘡疤

在香港,今個冬季流感高峰期,全港公立醫院病床爆滿,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壓力「爆煲」,觸發近年罕見的兩次醫護界申訴行動,揭露本港公營醫療系統千瘡百孔,由人手、資源管理至政策都存在問題,有前線醫生和護士提出警示,農曆新年期間,將可能迎戰另一個高峰期。(覃曉言 報道)

本港流感肆虐下,各間公立醫院住院爆滿,整體住院病床佔用率徘徊於110%左右,部分情況嚴重的醫院,病床佔用率更高達120%,並以內科及兒童病房的佔用率最高。至於急症室服務亦是「重災區」,在15間設有急症室的公立醫院,每日平均有近6000人到各急症室求診。本台翻查醫管局網站每日更新的急症室候診時間,上月大部分都是輪候3小時起,部分如屯門醫院及沙田威爾斯醫院等,更要輪候5小時或以上,相當誇張。

香港醫療服務人手不足,病人長時間輪候已不是新聞,面對前線醫護人員人手緊絀,當局一直未有好好設法疏導,不僅令服務質素大打折扣,市民怨聲載道,更使前線醫護人員的沉重工作遠超出負荷,壓力「爆煲」。食衛局局長陳肇始早前以感謝醫護人員「捱義氣」回應,被質疑是「道德勒索」,惹來爭議。

上月20日,香港護士協會發起「做爆、不如鬧爆」集會遊行,有約100名護士參與,要求政府及醫管局增加資源和人手。

口號:特首要正視,病人快斷氣,護士捱義氣,政府無義氣!

醫管局以燒賣魚蛋小食及拍攝藝人打氣短片當「慰勞」,更惹反感。上月26日,公共醫療醫生協會聯同前線醫生聯盟,在伊利沙伯醫院舉行名為「不在沉默中谷爆」的閉門申訴大會。政府急忙補鑊,宣布新增撥款5億元予醫管局增加資源。

本台記者早前曾先後到屯門醫院、荃灣仁濟及葵涌瑪嘉烈三間地區醫院巡視,記者所見,各醫院急症室都有大批病者輪候,平均輪候時間為3小時;內科病房則儼如「戰場」,以瑪嘉烈醫院的內科及老人科病房較為「正常」,佔用率仍有99%,僅個別病房有兩至三張病床空出。

過去災情不算嚴重的仁濟醫院,在記者巡視當天,內科病房爆滿,以男病房佔用率最高,目測超過110%,多個病房額外加床,置於電視機底、洗手盆旁、雜物房外或靠近大門的走廊通道,甚至半擋著逃生出口,疑違反《消防條例》。

該些加床位的病者毫無私隱,每當探病家屬、醫護人員行經,或有工作人員推著派餐車或其他醫療儀器經過,都令他們飽受滋擾,遇上派飯或醫生巡房時,走廊通道更加擠逼,探病時間又有大量家屬聚集,環境惡劣。

屯門醫院一向是重災區,病房外通道放有多張舊病床及舊醫療儀器。有病者向本台透露,該院內科病房逼爆,為免太多人聚集在病房,每間病房門口設櫃檯,派員替探病家屬登記,每次只限兩人入內。

何先生留醫屯門醫院逾一星期,一直被分配在走廊加床位,他唯有在探病時間,走出房外會見家人。

何先生說:我留醫在外面(走廊)的加床住,(病房)入面爆滿了,否則我們就不用走出來坐,這裡很好生意的,人多呀,每日都有病人被推上來。公立醫院是這樣的了,沒辦法了,總之能醫好自己便咪咪笑了。

病者家屬梁太則表示,數年前她曾患癌入院,當時醫生每日固定巡房兩、三次,甚至主診醫生被借調至另一醫院工作,仍會回來替她檢查,但她的丈夫這次入院後,醫生只為他檢查了一次,形成強烈對比,明顯人手不足,影響服務質素。

梁太說:如果醫生常來多看病人一下,雖然不會對病情有即時幫助,但始終有差別,讓你(病者)知道他(醫生)對你多一點關心,會多了解你的病情。

醫管局本年度獲政府撥款高達615億元,較上年度增加11%,局方亦指今年已預先撥款5.2億予各醫院聯網,應對冬季流感高峰期新增的工作量,包括增加574張病床,聘請兼職及臨時醫護人員等。

但前線醫生聯盟主席黃嘉恩醫生向本台表示,完全感受不到有新增資源帶來改善,他質疑該些撥款到底是否用得其所,亦是今次醫護界發聲的爭論點之一。

黃嘉恩說:今年撥款5億元,去年亦獲撥款5億元,但去年的5億元到底花費在何處,完全沒有透明度,我只知道今年又重蹈覆轍,在高峰期一樣出現病房逼爆的問題,同樣沒解決到。

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批評,醫管局一向「洗腳不抹腳」,如2017/18年度花費高達7千多萬元聘用中介醫療機構買「外判」護士服務,但她們常於短期內離職,院方亦禁止他們負責電腦派藥及注射工序,只讓他們跟病房助理替病人換尿片、量血壓等非專業工作,簡直浪費公帑。

劉凱文說:以護士薪水僱用了一批護士,卻不是從事護士工作,浪費人力資源,還要記住醫管局是有人力資源部,若再浪費公帑給中介賺錢,是講不過去的,是慷納稅人之慨,這是醫管局管理不善最惡名昭彰的例子。

此外,醫管局一直被指「肥上瘦下」,高層薪酬過高亦值得留意,記者翻查醫管局年報,位列最高薪的行政總裁梁柏賢,年薪由2011/2012年度的455萬元,至2017/2018年度增至600萬元(即月薪50萬元),七年間增幅32.2%,包括過去兩年度局方連續赤字,他仍獲得加薪。

不過,一般職系的醫管局人員,包括前線醫生和護士是跟隨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平均獲加薪4%,2017/18年度則不足3%。

至於外界提出引入海外醫生,黃嘉恩指現時已有准許海外醫生來港作有限度註冊制度,為期三年,必須受僱於醫管局或大學醫學院,有助紓緩前線,但香港公立醫院的待遇欠吸引,截至去年只有12位海外醫生願意投入公營醫療系統,若放寬限制,相信海外醫生會轉投私營市場,毫無幫助。

黃嘉恩說:其實香港的公立醫院真是一個戰場,會否有海外醫生願意加入呢?

公立醫院醫生經常無飯食,未能好好睡覺,隨時候命30至36小時,如果留在外國當醫生會比較好。

黃嘉恩亦指,現時病房過度擠逼,不僅增加交叉感染風險,亦存在延救危機。

黃嘉恩說:整個病房的空間都放滿病床,他們(病者之間)可能會交叉感染,因為伸手可觸及鄰床病人,如果病者有屙嘔,或者患感染病症,很容易傳染給鄰床病者。如果在最入面病床的病人出現危急情況,如呼吸困難或維生指數出現問題,血壓低、心跳高,也要把其他病床推開,才能走入去急救,這已是拖延拯救。

她又稱,公立醫院門診亦是另一值得關注的「戰場」,每位病者排期等足半年至一年,只得不足5分鐘的會診時間,記者在大除夕到仁濟醫院門診部巡視,距離關門時間約半小時,仍有近100人在等候看診。

另外,醫護人手不足,引伸本港醫療事故頻生。根據醫管局向立法會提交的醫療事故申索個案數字,由2015至2017年,共錄得364宗申索,而2018年首10個月則錄得81宗申索個案。

19個月大扭腸結男童邱浚恒在沙田威爾斯醫院出生後3日才被確診,當時所有腸臟幾乎已壞死,經多次切腸手術才能保命,僅剩9厘米長的大腸,需長期靠注射營養液維生,還被醫生評估只有10至15年壽命。

浚恒父親邱先生向本台表示,兒子並非先天扭腸結,質疑當中涉延誤診斷,院方疑涉疏忽,但經由醫管局公眾投訴委員會調查一年,最後仍無真相,院方拒絕負責,令他極感無奈,他會繼續為兒子討公道。

邱先生說:他們(醫護人員)也不想發生醫療事故,但無奈真的會發生,其實我不是想要求賠償,我只希望院方負上相關責任。我知道生命不在乎長短,但如果你知道自己兒子只有十多歲壽命,你會否很傷心呢?我不知道怎麼辦,我都很無奈。

全城渴求醫管局徹底改革,而梁柏賢將於今年7月底約滿離任,已獲醫管局委任接棒出任行政總裁的高拔陞,會否順應民意,又會如何應對下一個流感高峰期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