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分薄社会资源恶果浮面 特区政府坐视不理受批评

2019-03-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2月17日,内地单程证人士涌港,被指加重香港社会福利及医疗服务压力等问题,多个团体在旺角举行集会游行,促请特区政府削减单程证名额。(人民力量 facebook图片)
2019年2月17日,内地单程证人士涌港,被指加重香港社会福利及医疗服务压力等问题,多个团体在旺角举行集会游行,促请特区政府削减单程证名额。(人民力量 facebook图片)

香港公营医疗服务及房屋等社会资源一向供不应求,近年再不断增加大陆单程证人士涌港家庭团聚,社会资源的争夺呈现白热化,有团体促请港府向内地政府提出削减单程证配额。有份参与起草《基本法》的香港政坛元老指出,其实《基本法》列明香港有权就单程证人数提出意见,但由首任特首董建华开始提出削减配额被拒,直至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只字不提,反映中央政府已全面收回香港管治权,亦意味著每日150个单程证配额,成为港人永远不能触及的「红线」。(覃晓言 报道)

内地单程证人士涌港,被指加重香港社会福利及医疗服务压力等问题,最近再度引起社会关注单程证政策,触发激烈讨论。上月17日,多个团体在旺角举行游行集会,促请港府削减单程证配额,以及取回相关审批权。

尽管社会对单程证政策的负面声音愈来愈多,特首林郑月娥上月出席行政会议前指,单程证政策是「家庭团聚」及基于人权。她认为外界对单程证人士的指责毫无基础兼具有排斥性,吁港人应予以包容。

林郑月娥说:单程证问题,特区政府已说了很多次,这是家庭团聚的制度,也是在《基本法》下,内地人士来香港定居是由内地审批的,如果特别要把他们抽离,指他们用了香港多少医疗和社会服务,这是很有排斥性的看法。而事实上数字告诉我们,现实并非这样,因为现时公立医院,使用率最高的是较年长人士,但持单程证来港的刚好相反,是较年轻的人士,所以我在此呼吁,大家应以包容的态度,欢迎这些香港市民的家属来香港与家庭团聚。

不过,现职公立医院的香港专职医疗人员及护士协会干事刘凯文向本台指出,即使没有实质数字,根据前线医护人员长期接触病者,发现绝大部分是新来港人士,且并非个别医院情况。若每年持续有五万人由内地来港,肯定为公营医疗系统,甚至对整个社会超出负荷,港府不应坐视不理。

刘凯文说:我们在急症室工作一定会遇到,很多(身分证)R字头、M字头,来到急症室便要(医护人员)迁就他们说普通话,甚至有些人连普通话也不懂,要说乡下话的,这些事情其实是无日无之地发生,最常见是在联合医院,因附近有安达邨(秀茂坪新入伙公屋),很多那些(身分证)R字头、M字头(指新来港人士),还有沙田威尔斯医院,因为邻近水泉澳邨,很多都是(新来港人士)。家庭团聚的同时,一定要检讨其他政策,如医疗、教育及房屋政策,都要按人口政策而作出调整,这是不容置疑的。

由董建华开始的历届特首,都未能解决单程证问题,民主党创党主席、前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李柱铭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审批单程证早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已有争议。他忆述当年起草《基本法》时,全部港方草委会委员都要求香港应参与审批单程证,甚至取回审批权,认为港方有责任和权利把关守护香港,但内地草委坚决反对,特别是时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秘书长的已故港澳办主任鲁平强硬表态,指审批权一定要归中央所有。

李柱铭说:我很清楚记得鲁平当时很恶,这一定是由中央决定,我们(港方)提出若参与审批又如何,至少若某个人有问题,我们通知一声,交由你(中央)决定不让他来,他说不可以,把关权一定是中央的。他说其实我们(中央)对你好,若我们不替你们(香港)把关,随时有一百万人冲来,甚至可能有二百万人,你们(香港)怎样负荷?你们怎样防止内地人来港?你们一定要靠中央派员驻守边境,不让内地人乱入香港。

惯称「单程证」的《前往港澳通行证》,有关政策由前港英政府于1983年开始实施,是大陆人合法移居香港的主要途径,目的是让长期分隔内地的港人配偶及子女到香港团聚,因中港政府均同意香港承受能力有限,当年双方协订每日75个配额;至1994年增至每日105个,1995年再增至每日150个,并将每日限额按比例分予不同类别的申请人,至今维持不变。

香港社会对内地当局审批单程证,一直存在争议。根据1999年的报道,当年由工联会前行政会议成员郑耀棠、民政事务局前局长曾德成、自由党创党主席李鹏飞及前全国人大常委曾宪梓等,共22位港区人大代表联署建议中央放权,让特区政府参与审批单程证。

报道引述联署信指「目前单程证人士的名额完全由内地审批,香港无权过问,致使吸纳的人士无法配合香港的发展所需」,亦提到「应参考内地一贯由受方城市决定是否批准户口迁移的做法,建议中央与特区政府协商,制订有关内地人士移居香港的资格条件、计分办法和优先考虑类别。」

另根据《星岛日报》于2002年7月3日报道,时任特首董建华当时表示「每日150个单程证名额,无论在社会福利或人口资源配对方面,都对我们造成影响」,故已向中央提出建议削减单程证名额,并将腾出的名额转为吸纳内地专才和优才来港,但有关建议终被否决,此后再无下文.

李柱铭认为,当年增加配额让家庭团聚是无可厚非,但香港回归快将22年,应有缩减空间,中央政府仍拒绝放权,明显对香港落实全面管治。

李柱铭说:现在有很多情况都变了,即现在150个名额太多了,可否减至100个或125个名额,其实都是由中央决定的,我们(香港)肯定可以提出每日多少个单程证名额,但(内地)谘询(香港)后,(内地)同样可以不听取意见。回归至今多时,有甚么理由这些事情仍不交回特区管理,这个特区政府已经如此听话,所以(中央)根本不想给予香港高度自治权,(中央)现在全部夺回,要落实全面管治权。

本台亦曾联络自由党创党主席、前港区人大代表李鹏飞,他证实于1999年曾有份联署要求中央让香港特区政府参与审批单程证,但他称已经退休,不谈政治,未有进一步回应。

根据统计处及保安局向立法会提交的数字资料,由1983年至2018年10月,持单程证来港定居人士累积近150万人,以本港人口740万计算,占约两成。按整体数字来看,平均每日约117人来港,仅部分年度如2012年、2016年用尽每日150个名额,分别有54,646及57,387人来港。保安局去年亦表示,已有九成港人「超龄子女」持单程证来港,故外界认为单程证配额应有下调空间。

公务员事务局前局长、时事评论人王永平向本台表示,《基本法》是容许特区政府提出检讨单程证名额的要求,但政府一直回避问题,尤其内地当局审批单程证人士来港欠透明度,港府从来不清楚来港人士的背景,甚至部分个案被指并非直系亲属的家庭团聚,导致本港人口剧增,严重影响规划,港府更应向中央阐明因由,提出检讨要求。

王永平说:《基本法》完全容许特区政府向中央要求检讨单程证名额,现在香港人口不断增加之馀,其他设施如公屋及医疗根本追不上,亦导致本地居民享受不到基本福利时,我认为可以初步考虑要求中央将名额,例如可否由150暂时降至75个,同时可否让特区政府参与审批。

王永平续称,现届政府未有正面回应,有欠体恤港人利益,亦引起外界诸多揣测,令他感到大惑不解,若问题持续,恐造成严重矛盾。他认为,家庭团聚不一定来港,港府可考虑研究善用大湾区土地,解决这些港人家属的团聚问题。

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则指出,根据《国际人权公约》,特区政府不能限制内地的港人家属来港家庭团聚,反而内地官员贪污问题,导致不少内地港人家属无法申请单程证来港,所以数字显示未用尽每日150个配额。

汤家骅说:如果说可否(中港)两地一同审批,当然是好,但一同审批并不是阻止这些人士来港,而是便利这些人来。自董建华年代之后,历届政府都认为家庭团聚是符合基本人权的。如果香港有权阻止这些人士来港,肯定会被司法覆核,司法覆核亦是必输无疑,因为《国际人权公约》的社会单元是指家庭单元,而非个人单元,所以不应把150个配额视为移民政策,让人来港争香港人福利,我觉得这些只是个别民主派人士提出树立矛盾的藉口,并无事实根据。

汤家骅又重申,《基本法》已规定单程证审批权在内地当局,再无多馀的讨论空间。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