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劏房、纳米楼样样有 人均居住面积好出丑

2019-05-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7日,劏房户罗生以1800元只租得一个床位。(李弘音 摄)
2019年5月7日,劏房户罗生以1800元只租得一个床位。(李弘音 摄)

香港劏房、纳米楼样样有 人均居住面积好出丑

随著人口澎胀,香港住屋问题日趋严重。最新数字显示,全港近21万人居于劏房,面对水深火热的居住环境问题,只盼望尽快申请到公屋,然而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基层市民亦只能漫长等待。另外,作为国际大都市,香港人均居住面积只有161尺,近年市场亦涌现大量「纳米楼」、「龙床盘」,近日,有组织要求政府订立人均居住面积。(李弘音 报道)

根据统计处最新数字显示,全港近21万人居于劏房,其劏房估计约有92,700个。现年73岁、退休人士罗生,轮候公屋已有2年,现居住于深水埗的劏房,以1800元租得一个床位。他指有近20人住在同一个单位,有外籍人亦有内地人,每个人只有一个单人床位是属于私人空间,其馀厨房及洗手间均是共用的。记者所见,每张床只以布遮掩,毫无私隐可言。罗生亦指出,以前他居住的劏房更为恶劣,人流复杂且卫生环境极差,导致压力极大,睡眠质素差。然而他亦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搬迁避免事端。

罗生说:那里环境很差,又打架、又有人吸毒,又有精神病的。以前租住的人很复杂,压力很大,经常被嘈醒,因为他们整晚也在嘈,经常要报警。不过现在搬到这里,环境相对上好一点。

而新来港人士、育有一名正就读中三儿子的阿文指,现时2人正居住于7、80尺的单位,每个月租金亦要4200元,马桶就位于煮食炉头旁边,卫生环境非常恶劣。孩子做功课亦只能屈缩在床上,自己亦患了2年多情绪病,整个人终日没精打采。现时并无工作的阿文指根本没有选择,租金连电、水费,每月都支出至少5千元,即使有政府少量资助,亦难以负荷庞大的住屋支出,她认为若住屋问题解决不了,亦难以解决贫穷。

阿文说:精神差,经常屈在那里。留在那里时间长,一定要走出去呼吸,因为整个人发烫的。

另外,现时大多劏房单位亦重新装潢的,业主就能以更高的价钱出租。虽然其单位相对整齐一点、亦尚算有一扇门划作私人空间,亦有独立洗手间。不过记者到其中2间位于深水埗区的劏房视察,一个只有约90尺的劏房,其租金都要6400元,价钱相当惊人。现场可见,这类型单位基本上只能放置一张床、甚或衣柜,面积小得两个人不能同时在通道间行走。而且,这类单位所在的唐楼大多都没有升降机,不少住于高层单位的居民每天都要走约7层楼梯。即使幸运地有升降机,大多亦是旧式升降机,其机件亦老化,经常损坏。记者视察当天,就不幸地被困于升降机内,维修人员都表示这是常见现象。

关注香港市民居住环境恶劣的全港关注劏房平台早前做了一份调查,在1045位居住在公屋、劏房、私楼的受访市民中,有94%同意在香港订立基本居住标准,包括住房需要有良好的排水系统、符合条例要求等,并希望政府订立人均居住面积。当中亦有逾7成半劏房户不同意现时居所符合到基本居住标准。

其组织干事黄嘉浚对本台指,根据他们的调查显示,去年劏房户人均居住面积只有49.6平方尺,他建议政府参考公屋标准,订立人均居住面积,每人最少有75平方尺。他认为土地供应不足,最主要原因是高地价政策及政府未有作完善的土地规划,指出政府仍有很多闲置空地未有善用。他相信要有土地及人口政策配合,双管齐下才能解决恶性问题。

黄嘉浚说:未来如果没有这套标准,可以预视到房屋会愈住愈细甚至愈来愈差。例如现在看到「纳米楼」的出现,正正就是因为没有监管而出现的情况。其实我们所例出的标准,是很基本的要求,例如独立厨房、洗手间,有窗有公共空间等。其实是处理一些卫生环境,例如采光及通风是否足够,这个会影响细菌是否容易滋生等。

除此之外,他亦建议要配合租金管制,以免一旦人均居住面积改善,却换来租金更大幅增加等问题。他相信这能改善港人无钱买楼,只能被逼居住面积细小的单位,以至地产商再大力建设纳米楼或劏房等的恶性循环。

除了基层市民面对居住环境恶劣的问题,即使有能力勉强置业的人士,其实同样面对居住挤逼问题。过去几年,私人发展商新建住宅单位时,其面积单位愈渐缩小,衍生「纳米楼」现象。

最近有位于西九龙的单幢式物业开售,项目最细的开放式户面积只有129平方尺,成交价却要约291万,尺价2万多元,被称为全港第二细楼盘。本台记者到该楼盘示范单位视察,虽然室内环境良好、整洁,然而浴室面积约有20尺,一个人站进去后同样是转动困难。再扣除走廊及开放式厨房等,屋主的活动空间基本上亦只有约60尺的面积。

反观全球,各大城市人均居住面积都大于200尺以上。例如东京就有210尺、深圳则有300尺、伦敦这个欧洲大城市更有349尺。然而作为国际大都会的香港人均居住面积只有161尺,对比一个标准私家车位,都只是大多约30尺。

现时香港并没有最低人均面积规限,只需符合建筑及防火条例便可。香港现时只有房屋署设有针对公屋的相关准则,据房署规定,公屋的人均居住面积最少要有75平方尺,若人均居住面积少于60平方尺则属「挤迫户」。综观全球,不少国家及地区都设有「最低居住面积」的法例。例如新加坡就有法例规定市中心以外的单位平均面积,最少达70平方米(约753尺)。

可能有人认为这类型「纳米楼」并不受买家欢迎,但地产商均以「上车首选」为标榜,更是有价有市。政府数字显示,2018年有逾2万伙私人住宅单位落成,当中实用面积少于20平方米(即约215尺)的住宅单位共有571伙,虽然比2017年下跌约17%。然而,比对2014年只有64伙,纳米楼单位的升幅就高达近8倍。

销售该楼盘的美联物业西九龙发展商新楼专组客户主任周晓晖指,此类楼盘反而是最快沽清的,因为相对易于入手、首期少。他坦言「纳米楼」涌现,因市场需求大,面对楼价愈来愈高,大多年青人都只能有能力购买这类「纳米楼」。

周晓晖说:没有办法,现在楼市愈来愈高,对年轻人而言,若不是这些价钱根本未能购入。

年青人面对置业困局,以正常工资来说,即使每年都要储蓄近8成工资,亦要储近30年才能负担得到一般的首期。毕业工作逾3年的青年人梁生指,是否能够负担首期及通过银行压力测试都成问题。他表示假使有家人负担首期,但在供楼方面,以现时最平的单位计算,每个月可能也要供1万5千多元,若要借钱便要通过银行的压力测试,就要每月工资有3万元以上,绝大部份年青人的工资根本不足够,他批评这是病态社会。

梁生说:我正常地打工的话根本无可能申请公屋,除非我做兼职或出现金的工作,那便拿到公屋,又或不工作直接申请综缓,便有机会了。但这样没有意思的吧!但是社会就是这样,要我们做这些不正常、不合理的事,才能觅得一个单位居住。

对于有人认为主因是政府自2011年开始,于卖地条款内加入限量及限尺条款,希望令供应量增加,但实际上发展商只是把原有单位劏开,增加供应数量;但土地及建设谘询委员会前主席、积金局主席黄友嘉认为,「纳米楼」涌现是因土地供应不足及与楼价有关,他认为楼价高企,市民能负担的就只有这类型单位,形容这是不健康的发展。

对于有人建议设立最低人均面积规限,黄友嘉就认为这是弊多于利。他解释,这属于市场现像,市民购入「纳米楼」只是逼不得已,但若规限了最低人均面积,到时只会使楼价加幅上升,市民更难置业。

黄友嘉说: 如果「纳米楼」都消失了,例如本来可以用600万便能买到「纳米楼」,但现在就可能要用900万,那就惨了,更加没有希望,我认为这真的不是帮助到社会解决问题,最终一定是增加供应以解决问题。因为如果土地供应足够,楼价是会舒缓,如果买得到400尺,他们都不会想买150尺的单位,其实买150尺都是逼不得已。

被问到现时有很多闲置空地未有发展,又能否用作释放土地压力,黄友嘉指未必足够应付这个土地落差,需要再配合填海多管齐下。若果透过填海例如「明日大屿」计划,就能释放一大片土地,发展规划时相对较容易,无需再为收地、买地等事情困扰。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