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光復戰」系列】「連登仔」「邨二代」齊參選 誓要「光復議會」

2019-11-2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今年31歲的「源居民」楊思健,第一次參選沙田廣源選區。(本台視頻截圖)
今年31歲的「源居民」楊思健,第一次參選沙田廣源選區。(本台視頻截圖)

【區選「光復戰」系列】「連登仔」「邨二代」齊參選 誓要「光復議會」

當年「傘運」後,出現不少年青「傘兵」參戰區議會選舉,不過最終因分化等問題,未能成功爭取大多數議席。4年後的今天,香港再經歷一場政治風暴——「反送中」運動;同樣再有一批年輕素人冒起參選。其中兩名素人「連登仔」,    從「連登」連結到參選,誓要「光復議會」,在區議會這場戰線上,為民主爭一席位。與「傘運」不同的是,今次這班「連登仔」都表示,要與示威者「齊上齊落」。(文海欣 報道)

報稱獨立民主派、在廣源邨土生土長、今年31歲的「源居民」楊思健,第一次參選沙田廣源選區,他坦言「連登」討論區是他的參政起點,當時單純發了一個帖,希望召集邨內的「邨二代」年青人出來參政,在區議會的「戰場」上奮鬥。在「反送中」運動下,他相信不同人有不同的崗位,去爭取民主。

楊思健說︰「連登」是我們參政的起點,因為我們開了一個post,連結了我們當區廣源及廣康的居民。如果要用一句簡潔的字句形容「源居民」及「連登」,我想最貼切都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連登」有他們努力做的事,我們「源居民」有我們年青人在做的事,我們這一組現在聚焦在區選,因為我們希望用民意告知政府,其實他們是錯的。我們亦不想這個民意調查輸,輸了的結果會很嚴重。

楊思健坦言,自己其實也可以做「港豬」,不理身邊的事。但當他看到年青人的付出,他希望自己亦能盡一分力。他稱結婚前,自己可能也會站在前線,但婚後有了負擔,所做的事只能較為「和理非」,但他希望大家繼續和勇不分。他認為區選是支線,是副本(電玩術語,指次要戰場),同樣需要有人做。

楊思健說︰我本身也不是一個政治的人,其實我好有潛質做一個離地的中產,可能甚麼也不理會,做一隻「港豬」。但因為見到社會上太多的不公義,太多的年青人去前線,可能會犧牲自己的性命,他們的後果會很嚴重,但他們仍要這樣做。這樣說吧,區選是11月24日進行,其實真真正正出力就是那幾個月,那些人坐監則是幾年,那麼為何不能放棄自己港豬的生活,犧牲少少自己個人休息的時間,為香港做些事。

有別於當年傘運下的區選主打焦土政策、「攬抄」成份居多,今年區選卻讓楊思健有不同的感受。他稱今年雖然在社會上同樣有「攬抄」成份,但大多數人都強調「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一起在不同地方爭取勝利。若當選,楊思健最希望做的就是重建議會,他批評為何調查「沙中綫」沉降問題等,所謂親民的建制派只提要監察社會,但面對這些大事大非的議題就不說,更投否決票不去調查。所以楊思健希望在議會內,與抗爭者做公義的事情。而面對現在社會嚴重的撕裂,楊思健盼透過設流動街站,收集居民意見,展開理性對話並連結邨內居民,了解他們的立場。

談到今次參選讓他最深刻的事,楊思健指區選前,區內年青人的命運可能並無交叉點,但因為今次區選就連結了大家。雖然大家都是素人,所有參選事宜、工作等都是重新學習,但他發現每人都有不同的優點、長處,一個團隊就是這樣誕生,彼此學習。

廣源選區過往多屆都是由「公民力量」的陳敏絹當選,而她今年亦會再次出戰。可能楊思健作為素人團隊,未有較建制派多的資源,為區內較多的老年人提供蛇齋餅糭。但楊思健認為,他們的團隊是由百分百由邨內的人組成,是邨內用家之一,只有邨內的人才能更了解其狀況及需求。

另一位「連登仔」,23歲的「將向天晴」余浚寧,畢業後便參選西貢坑口西選區。他的競選口號是「風雨再大、終有天晴」,他深信即使香港現今局勢如此,但黎明終會到來。有別於特首林鄭月娥經常使用藍色喻意藍天,卻只令人聯想起藍色水。余浚寧表示當初同樣是看到有人在「連登」發帖,表示西貢區需要人,他便加入了「將向天晴」這個組織。適逢6月初是「反送中」運動起始,當時過百萬人上街、和平理性表達意見,但政府仍用催淚彈等武力驅散,這一切都讓他感到愕然。

余浚寧說︰原來香港也會發生這種事,我不斷地想在這場運動中,自己可否做多些事呢?不久我就發現區選這條戰線。最初都沒有打算參選,但看到陸續地、西貢區仍有兩個白區,是沒有人願意參選。我就想,預期等別人來,倒不如自己試試看,反正自己也有興趣,希望為香港做更多事。

就是這股熱血,及對香港幻想的破滅,讓余浚寧毅然參選。談到上街抗爭與參選區選的分別,他稱希望在體制內表達訴求,打破平衡,用一些社會資源幫助被捕人士,例如利用合適平台為他們尋求工作,這是余浚寧一直所希望做的事。

余浚寧說︰其實體制內都需要一班人去表達,因為現在不論區議會或立法會,都是由建制派把持著議席、把握了話語權,那麼就需要一班人去打破這個平衡,拿回多數派的議席,看看在體制內拿到甚麼成果。其實最主要是可以拿到區議會議席,拿到政府資源去幫助這場社會運動或被捕的「義士」。

雖然如此,但回歸社區,翻看余浚寧的宣傳單張,並未見他以「反送中」等訴求作渲染,相反是切切實實的地區議題。自小在區內長大的他,深知區內不少問題。他表示不希望議會繼續做「社會保母」,只懂少修少補,而是要討論貼地議題,為區內建設,並非像建制派只懂以蛇齋餅糭、哄居民。例如區內的野豬問題,可以透過重新設計一款垃圾桶,減少野豬到區內覓食,又可為野豬絕育。而清水灣道交通堵塞問題,亦是他關注的議題之一。

現時「坑口西」區議員是民建聯的邱玉麟,他亦是井欄樹村原居民,過往多屆坑口西區議員都是由邱氏家族當選,而今屆則由邱浩麟參選。要對抗資源較大且「世襲」制的邱氏家族,顯然也是不容易。競選團隊人數不多的余浚寧,每天都是自己一手一腳到不同村口設街站,簡單一個直幡、易拉架、宣傳單張,再配以親切的笑容,讓居民認識他。余浚寧稱,該選區的範圍相當大,當中包括鄰近寶林邨的魷魚灣村,又包括壁屋及井欄樹等,分散於山不同部份,所以每天只是挑選一至兩個村口設街站,他稱唯有盡力而為。

他指區內原居民居多,絕大多數思想相對較保守,但當他設街站時,亦意外地有不少支持者。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曾經有一位年長的街坊兇神惡煞的走向他,他起初先入為主以為年長就是親中派,是想罵他,但原來並非如此。他認為這一切反映,原來當區居民其實同樣希望有選擇權,而非接受自動當選。

他續指,不像當年「雨傘運動」,現在的香港市民已經覺醒。他認為政治與民生息息相關,自從「721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有白衣人使用木棍等追打市民,警方遲遲未有出現,更有人拍攝到有兩名警方看到此情況後就離開現場,這一切事件都讓市民認為警黑合作,讓市民覺醒認為要站出來。

余浚寧認為,今屆區議員背負著不同使命,要協助被捕人士,亦要打破平衡,取得過半議席,反映給政府知香港的主流民意是五大訴求。最後記者問到,若果區選取消了,年紀輕輕的他有何打算。他用堅定的眼神回應指,會繼續上街抗爭。

余浚寧說:上街抗爭、沒有辦法,不用多說。如果區選這條戰線沒有了,就去主戰線,上街抗爭。至少盡自己能力,做到甚麼就甚麼,物資也好、罷食藍店也好。所有可以幫助到香港,要抗爭的人,日常運動,所有事都去形合。

過往年青人都給予人不理政治的觀感,不過近年來年青人參政則有上升趨勢。在2015年,35歲以下的候選人有301人。至2019年「反送中」運動下,根據本台統計,35歲以下的候選人上升至約470人。而且今屆區選再無白區、自動當選不再。「光復議會」則成為年青新一代不少參選人的共同理念。

不過能否左右建制派議席居多的大局,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前教授鄭宇碩分析稱投票率是關鍵。

他稱部份選區的確是老年人佔多,較少上網而且相對依靠區議員的幫忙,相反網上宣傳對他們作用不大。然而,若傳統泛民的支持者支持這班年青素人,而又再多一班年青人希望改變現今局勢而出來投票,結局則有機會改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