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毀譽參半 學者憂香港法治受損

2019-02-2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訂明香港重點強化創新與科技,並融入國家創新體系,發展成為大灣區高新技術產業融資中心,但被質疑是為內地走出國際的「踏腳石」。(粵港澳大灣區香港政府官網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訂明香港重點強化創新與科技,並融入國家創新體系,發展成為大灣區高新技術產業融資中心,但被質疑是為內地走出國際的「踏腳石」。(粵港澳大灣區香港政府官網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令香港人疑惑重重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中央周一(18日)公布規劃綱要,訂明香港重點強化創新科技、金融及法律發展,並要融入國家創新體系。有人質疑中央借助香港的國際地位,成為內地走出國際的「踏腳石」,亦有學者警告香港必須維護現有法制,否則肯定失去國際獨特優勢,並淪為中國「用完即棄」的小城市。(覃曉言 報道)

中共中央國務院周一(18日)頒布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全文約27,000字、共有11章,訂明香港、澳門、廣州及深圳為四大中心城市,作為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帶領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東莞市、中山市、江門市及肇慶市構建大灣區,以增強對周邊區域發展的輻射帶動作用。港府當局會聯同廣東省政府及澳門政府,於周四(20日)在香港舉行宣講會。

綱要提到,四大城市各有分工,其中香港負責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強化國際層面的經濟及法律發展,希望重點透過創新與科技,推動廣東製造業走向智能發展,又推動港澳融入國家創新體系,希望大灣區綜合實力在2022年前顯著增強,規劃遠期展望至2035年。

其中重點將香港發展成為大灣區高新技術產業融資中心,允許有條件的創新型科技企業,進入香港上市集資平台及推動大灣區基金、保險等金融產品跨境交易,建立資金和產品互通機制等,反覆提到會為香港帶來無限商機。但有關綱要從沒在港諮詢民意,令人質疑香港「被規劃」。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向本台表示,香港融入大灣區發展不一定完全負面,相信可在國際商業仲裁及金融方面取得優勢,問題是今次由中央統籌各種利益及定位再拍板,而中央一直看不起香港,若非在中美貿易戰受挫,遭西方國家打壓,故在科技、金融及法律方面,需要借助香港面對國際,一旦「功成身退」,境況堪憂。

呂秉權說:(大陸)在一些與國際接軌做生意或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汲取香港的做法,亦希望在制度上向香港學習。如果做到就不用靠香港,做不到是因為大家不相信其制度標準。內地其實很早已經看不起香港,以為可以取代香港的心態,加上內地的科技突破,例如5G技術,在金融方面亦相信自己做得到,遇上中美貿易戰才減少這心態,其實令人很心寒。當(大陸)能夠做到香港的角色,便不再需要香港。

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則認為,香港的免稅港、零關稅,本身享有先天的優勢,有助物流商貿,又可扮演金融中介角色,在保險交易、融資及集資平台佔取「龍頭」席位,這些都有正面的影響,問題是未知會如何實行。

關焯照說:香港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可以融資和可以借錢,這是一個優勢,另外所提及的航運,因為貿易量近年香港一直下跌,現在發展的灣區經濟一定會「做大個餅」,在貿易方面一定會有商機出現,但這些是否對香港有幫助,須視乎如何執行,有甚麼做法和措施。

關焯照又提到,香港之所以成功擁有國際獨特地位,全靠完善的法制及金融體系,取得西方國家的信任,但當香港融入大灣區時,會否為了遷就內地情況而被逼降低標準。

關焯照說:香港較內地城市勝在是制度,以及本身法制上,不是沿用內地那套法律,而且西方真的對香港有信心,可以看到(香港)在很多方面排名很高,一旦為了融入及遷就內地情況,將本身制度降低標準,當面對市場時,原本是國際化,面對很大的西方國家或亞洲不同國家,一旦這樣去做,變相是縮窄了自己做大灣區一個城市,最重要是維持制度,否則香港就不再是一個獨特城市。

綱要又提到法律發展,須加強深港司法合作交流,研究港澳律師在珠三角九市執業資質和業務範圍問題,構建多元化爭議解決機制,聯動香港打造國際法律服務中心和國際商事爭議解決中心。

曾在深圳執業的前維權律師蔣援民表明不看好,因香港沿用的《普通法》與《大陸法》不同,香港律師須再考取資格,且只能代理民事及商業糾紛,最重要是必須遵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對希望維護公義的香港律師更不適合。他估計綱要提出的合作模式與現時類似,即由香港律師出任顧問,提供港方法律意見。

蔣援民說:我不看好,它明確規定律師執業必須首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要維護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共產黨不可能讓台灣、澳門、香港的律師來大陸辦理刑事案件及行政案件的。因為大陸政府最害怕就是香港律師到大陸來為刑事案件去進行辯護,或行政案件去代理,所以只允許他們在大陸來承辦一些涉港澳的民商事案件,其他案件一定不允許。

規劃綱要包括生活層面,研究實施促進粵港澳大灣區出入境、工作、居住等便民措施,以醫療最令人關注。第八章「建設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的「塑造健康灣區」,提出密切醫療衛生合作,鼓勵港澳醫務人員到珠三角九市,開展學術交流和執業;另研究開展非急重病人跨境陸路轉運服務,探索在指定公立醫院,開展跨境轉診合作試點。換言之,本港醫護人員可能被派北上,流失人才,亦會有病者由內地來港就醫,現時香港公立醫院人手壓力「爆煲」,恐更不勝負荷。

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委員郭家麒向本台指出,綱要的內容很模糊,亦從無向香港諮詢民意,他於周三(20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向特首林鄭月娥質詢,是否鼓勵大陸病人來港,雖獲回應稱不會分薄香港資源,有關跨境轉運病人,只為居內地港人服務,但仍很難釋除疑慮,背後會否傷害港人利益。

郭家麒說:我不知道(綱要)是否想鼓勵多些大陸人來港醫病,因為現在任何細節也沒有,其實我不能確定(綱要所指)到底想做些甚麼,但肯定是有問題的。現在香港水深火熱,亦沒有能力將資源再分薄,我們需要密切留意他們(港府)會否做出傷害香港市民的事。

在教育方面,《綱要》在「打造教育和人才高地」章節中,提及要強化內地和港澳青少年的愛國教育,加強憲法和基本法、國家歷史、民族文化的教育宣傳,並以交通和旅遊門票優惠,鼓勵港澳學生到內地學校升學,畢業後可留在大灣區發展,甚至可報考內地公務員;又促進粵港澳三地中、小學及幼兒園締結「姊妹學校」,加強交流;另研究開放香港教師到廣東考取教師資格並任教。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馮偉華向本台表示,中小學界一直有推行姊妹學校政策,有關活動經已足夠,亦看不到幼童到內地交流的需要,不應為推廣融合而鼓吹,他反而憂慮新政策會干預香港的學術自由。

馮偉華說:若果真的很全面,間間(學校)都要實行(姊妹學校政策),甚至連幼稚園都要推行,須重新思考當中意義到底有多大,特別對幼稚園學生根本沒有甚麼裨益,似乎是為了推廣融合而鼓吹。如果要再加額外工作或要推行愛國教育,其實要想辦法其承受力,以及本身課程會受到干擾,如果納入課程或全面強制實施,必須要商量,但(商討)空間不大,若以洗腦方式去實行,我們一定會反對。

他又認為,新措施未必能吸引香港學生返內地升學,須視乎所讀課程的資格是否受承認,能否有助將來求職;而香港老師須重新考試取得資格,才能到內地任教,但當地待遇較香港低,相信吸引力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