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關注江蘇化工廠爆炸 地方政府強力維穩圖自保

2019-03-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3月25日,江蘇省環保廳披露的響水縣化工廠爆炸後的現場,破環的慘烈程度觸目驚心。(江蘇省環保廳官網)
2019年3月25日,江蘇省環保廳披露的響水縣化工廠爆炸後的現場,破環的慘烈程度觸目驚心。(江蘇省環保廳官網)

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化工廠爆炸造成重大傷亡,習近平、李克強分別發出批示,要求查明起因及全面整頓業內的安全隱患。爆炸慘劇剛到頭七日,近百名死者及失蹤者的不測,至今仍未有官員需要問責。官方亦全面維穩和封鎖資訊,儘量抹去事件的負面影響。(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儘管空氣中還瀰漫著刺激性的味道,消防、武警和環保人員依然帶著防護面罩在爆炸核心區善後,本周一(25日),爆炸後僅數天,一紙命令,陳家港鎮10所學校復課。兩所距爆炸點僅1公里多的小學,也不能例外。

為了政治考量,所有被要求復課的學校,學生都要在露天的操場上參加升國旗儀式。

《新京報》的記者告訴本台,除極少數官媒獲安排採訪升國旗儀式外,所有自行前往採訪的記者都被驅逐。事實上,爆炸發生後,他們獲准進入現場採訪的機會不足24小時。

另一個引發廣泛關注的資訊是,到爆炸後第五天,儘管死亡達78人,在官方的通報中,已不再即時發布最新的死亡資料。

執業教師的徐女士也注意到學校匆忙復課的消息。她憤怒,但又無奈地說,在化工廠大爆炸,並幾乎摧毀了周邊眾多生產農藥的化工企業之後,政府如此急切地趕著孩子們復課,根本不在乎這些孩子們的生死。

她認為,這是當地官方試圖搶時間,趕在習近平出訪回國之前,強制性把這個事件平息,以減少自己被整肅的風險。

徐老師說︰那個政府要是在乎這些學生的話,就不會有毒疫苗了吧。因為習近平這兩天不是出去了嘛,這兩天要回來了,他們要在習回來之前把這個事擺平唄。我感覺好像一切都是粉飾太平的,沒人講這個事。前兩天,人家說有18個消防隊員死了,然後又把這個散播消息的人給抓起來了。

學校復課是當地極為敏感的話題。本台記者多次撥打響水縣教育局的電話,追問校園的環境是否安全,都被直接掛斷。

至周三(27日)為止,在爆炸事件中被抓的人,並非局限在網路傳播謠言的人。據江蘇環保人士披露的消息顯示,環保志願者張文斌在當地調查期間亦被警方從酒店強行帶走審問,而並非鹽城市管轄範圍的的連雲港市的環保志願者,也同時遭到了連雲港市東派出所的騷擾。

環保人士劉福堂指出,從官方抓走環保志願者張文斌的做法,其主要的目的是恐嚇披露真實資訊的人。現在官方雖然對外發布了一些所謂的檢測資料,但根據慣例,他們都只是選擇性發布消息,而真實的污染狀況依然不透明。

劉福堂還指出,由於出事的是具有強致癌物質的工廠,並且周邊被破壞的,也是生產農藥等化工產品的企業,因此,可能給當地10萬居民帶來的第二次傷害,遠比爆炸本身帶來的慘重傷亡更為嚴重。

劉福堂說︰他這個以身份證為理由抓人(*註︰當局指在張文斌身上發現了兩張身份證),那根本不成為理由的事情。他是先抓,然後找理由。她政府雖然公布一點數字,但是她只是有選擇性的。畢竟她還是心虛、害怕。她現在死傷這些是小事,關鍵就是將來這個污染的問題,這是大事,而且還要有多少人來受這個第二次傷害?這是人們應該關注的大問題。

劉福堂還指出,響水縣悲劇並非個案,它僅僅是全國類似項目的縮影。

劉福堂說︰這個不是它一個地方的問題,這是全國性的問題。主要就是我們的政府啊,很多項目根本就不應該搞!她就是為了追求利潤,為了政績,不顧老百姓死活。

另資深媒體人何光偉亦以其親身經歷指出,官方對響水縣化工廠事件的維穩手段,已經到了讓人震驚的地步。他透露,他轉發了《新京報》關於抓捕環保志願者的微博,並評論了一句「響水縣公安局長該當何罪?」,他本人的電話就立即被鹽城警方獲取,一名網路員警還連打7個電話給他,對他進行威脅。

何光偉說︰剛才自稱鹽城市公安局一個姓祁的人給我打電話,就是說,法院又沒判決,你怎麼能說局長該當何罪呢?你這個人就是主觀臆斷啊,怎麼怎麼樣,給我貼了一堆的標籤。他說,我會把你微博的情況上報的,怎麼怎麼樣。我微博註冊就是用那個手機號註冊的嘛,所以我說你們公安機關不去查那些事故責任人。他說,你怎麼知道我沒查?怎麼怎麼樣,一堆話。

面對強力的資訊封鎖和全面維穩,響水縣化工廠爆炸後翌日晚上,網上的討論已開始降溫,到本周一,除了官方的通稿之外,媒體人自行採訪和民間發布的消息,已遭大範圍遮罩。

學者譚剛強指出,事發後,出訪歐洲途中的習近平在批示中明確指出,加強輿論引導,這被當地官員解讀為隱瞞真相的尚方寶劍。而事實也證明,從批示開始,官方即全面嚴控輿論,眾多媒體連記者也不敢派往現場。

譚剛強說︰肯定是個政治考量啊!老習也有一句話嘛,加強輿論引導,這次,他說出了這樣一句話。他的導向已經非常明確了,就是要控制住,下邊的人就好像有了尚方寶劍,就可以不擇手段,不讓事情披露出來。所以這一次你看,主流媒體基本上噤聲,還有一大批調查記者報社它也不敢派人出去。

當地媒體人還指出,此次的資訊管控和維穩力度,甚至超過了2015年8月的天津港大爆炸,其中也涉及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的因素。曾任陝西省委書記的婁勤儉,一直被指和陝西秦嶺別墅案有關,他至今仍沒安全著陸。

響水化工廠爆炸當天,婁勤儉正帶著省委領導出訪陝西省西安市,官方稱是商談兩省合作問題,但官場內也一直傳言其陝西行只是其危機公關的動作之一。

但爆炸後一小時就收到禁令的上海媒體人指出,2007年響水縣聯化科技化工廠爆炸後,當地維穩工作,是動用一切手段控制、限制,甚至是收買和色誘記者,這次當地維穩更為簡單粗暴,直接強力彈壓。一方面是輿論環境正在惡化,此外,還因為中共高層從今年初開始的嚴防重大風險的指令。

他說︰這次非常快,21號發生,24號基本就沒有聲音了。你像我們這兒,基本上就更快,一個小時,上海市委宣傳部就發布禁令了,馬上就給摁住了。另外這個整體的形勢,也屬於一個比較風雨飄搖的階段。年初不是開過會嘛,說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原來叫強力維穩嘛,現在就是「變態維穩」。一切可能帶來不穩定因素的,都被列為重大風險。

但面對外界的質疑,江蘇省教育、環保部門和警方,都沒有就本台的採訪要求作出回應。當地大多數受損化工企業,也疑似受到壓制,集體保持沉默。

聯化科技這次也成了受害者。聯化科技浙江總部人士承認,爆炸波及了他們相距一公里多的化工廠,致2人死亡,10多人受傷,工廠受損停產。次日,他們的股票應聲跌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