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法》甫生效 業界雞犬不寧

2019-01-0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8年12月31日,上水廣場的品牌專門店有人龍排隊,包括不少代購業者即場用手機與客戶聯絡落單。(覃曉言攝)
2018年12月31日,上水廣場的品牌專門店有人龍排隊,包括不少代購業者即場用手機與客戶聯絡落單。(覃曉言攝)

《電商法》甫生效 業界雞犬不寧

中國最近舉辦首屆國際進口博覽會,又在元旦日實施新《電商法》,以示打擊國內侵權、逃稅造假的決心。正當中美貿易戰陷於膠著狀態,中國的舉措,令人聯想是否向美方釋放訊息,向世界開放中國市場。但有關措施未見其效,先見其害,新例引起國內微商及海外代購業者大恐慌,連在「天貓」與「京東」等電商平台亦掀撤退潮,包括屈臣氏及美國梅西百貨等數十個正貨品牌,在新例推出前離奇宣布撤出電商平台。(覃曉言 報道)

內地充斥假貨和黑心食品,為人詬病多年,中國侵權行為更是中美貿易戰的爭端之一;近年盛行的電商平台,令跨境代購行業應運而生,湧現逃稅、造假、缺乏售後保障等問題。內地政府為求洗脫污名,去年8月底,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表決通過《電商法》,新例共有七章、89條,於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規範電子商務平台與商家的責任分擔、電子商務合同的訂立與履行等。

例如規定淘寶、京東等電商平台業者,或使用微商、手機直播方式等做生意的電商業者,必須進行工商登記,依法納稅,連網約出租車服務亦納入規管;平台經營者並須承擔連帶責任,若未審核商家資料,或容許平台出現侵權行為,而未有採取必要措施,可能會被罰款5萬至200萬元人民幣。換言之,新例是重點狙擊假貨,保護知識產權,應對正貨品牌有利。

不過,淘寶天貓及京東等電商平台,近日傳出大規模撤店潮,除了代購商家未申請營業證而被逼關店,連熱賣外國保健品的屈臣氏、美國梅西百貨(Macy's)及韓國護膚和彩妝品牌Missha等,至少有數十家國際品牌,均突然在網上發出緊急撤退公告,宣布最遲於2018年12月31日結束業務,或將全部貨品下架。

雖然撤退的國際品牌聲稱是業務調整,如梅西百貨並無交代原因,僅通知客戶日後可透過其美國官網網購,仍難免惹來猜測是受新例影響。本台接觸到其中一個受新《電商法》影響而撤退的跨境電商個案,原來新《電商法》出爐,同時有多項海關監管措施配合推行,更被指是「魔鬼在細節」。

從事跨境貿易工作的港人陳小姐(化名)稱,其公司因應內地人對香港進口的外國保健產品需求殷切,兩年前循正途以一般貿易進口形式,從澳大利亞及美國引入保健品至內地,並投資兩千萬開發跨境電商平台出售保健品,至半年前生意上了軌道,深圳分公司每日營業額達數十萬元。

該公司依照內地海關規定,為引進的保健產品貼上中文標籤,一向符合要求。半年前,內地海關突以懷疑其產品中文標籤造假被罰款,為免受罰紀錄影響老闆在內地其他生意,加上面對新電商法,預視日後會遇到更多難題,公司被逼放棄跨境電商業務。

陳小姐說︰我們當然沒有造假,但他(中國海關)說(標籤)是假,你便要證明是真,其實是「口同鼻拗」。跨境電商其實是較新業務,但又遇上跨境電商法實施,將來會面對更加多的掣肘,所以老闆決定暫停跨境電商業務。其實這些進口保健品在大陸很受歡迎,但大陸政府希望保障自己國家的商品,對進口物品的監管會更大。

她認為,香港的自由貿易政策,進口商品手續簡便,除了涉及食品,需要加上營養標籤,其餘不一定替所有資料附加中文標籤,且可向分銷商訂貨;相反,內地必須取得總公司的授權證明,增加業界難度,變相助長來歷不明的「雜嘜」品牌大行其道,她亦質疑中國是否有心擴大進口市場。

陳小姐說︰需要授權證明的做法,反而可看到一些「雜嘜」品牌,在大陸可以生存,因為他們很簡單,隨意到韓國開設一間公司,再在當地註冊品牌,然後自行向內地公司發出授權證明,便可以滿足到內地政府要求,但實際該品牌的產品來源不明。變相知名品牌的貨品,較難以正規途徑進入中國市場,反而在外國註冊的「雜嘜」品牌,要發出多少授權證明也可以。

近年興起的代購行業亦受新例影響,尤其去年10月在上海浦東機場,傳出百多名海外代購賣家,被內地海關嚴查罰款,風聲鶴唳,業者紛紛揚言轉行。但記者發現不少業者於新例實施首日已急謀對策,在微商平台展示代購產品的畫像,代替拍攝實體相片,企圖走法律空隙;亦有業者要求改以致電下訂單,並棄用微信支付,跨平台改用支付寶收款,逃避追查紀錄。

除夕當天(即新例實施前一日),記者到港鐵上水站、上水廣場及藥妝店林立的新運路、新豐路一帶巡視,發現各熱點都擠滿拖著行李篋的水貨客和中港代購業者,趕在立例前最後一日,狂掃奶粉、尿片、藥品及化妝品等,一群群微商代購擠在藥妝店或品牌專門店,以手機與客戶聯絡,又上載現場購物的直擊圖片。

有幫朋友代購的深圳旅客Leslie向本台記者表示,每次來港多數購買幼兒配方奶粉、化妝品及食品,但往來並不頻繁,所買金額和數量不算很多,估計內地海關不會對其抽查,故仍會以碰運氣心態來港代購,反而她有不少當專業代購的朋友稱擔心被罰。但若新例實施後,港貨連稅價格與內地相若,她可能不會來港購物了。

Leslie說︰要買的還是會來買,香港也不會因為買得太多東西,然後不對外開放,大家肯定不會因為這個「代購法」而不過來買東西,這肯定不太可能吧,所以我也沒有非常擔心說海關會很嚴很嚴。我可能買一箱奶粉或買一些零食,會查我嗎?應該也不會吧?買少量化妝品,也應該不會很嚴格吧,他應該是針對可能來得比較頻繁的人,然後買得比較多的人,我理解是這樣子。

另一名內地旅客林小姐不時來港購物,會順道幫朋友代購化妝品,故她稱有點擔心違法,目前待新例推出後,觀察外間反應,才決定會否再代購。不過,她指很多內地代購業者怕受罰,紛紛表示不再做生意。

林小姐說︰應該會怕呀,接下來1月1日會有《電商法》嘛,很多代購都說不打算幹啦,但是具體應該還是會幹吧,看事實會怎麼樣,然後再看有沒有人會怕,我覺得那些擔心都是多餘的。

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社負責人劉開明指,在新例下,跨境購物價值超逾5千元人民幣,入境時須向海關申報納稅,故對飛往外國代購業者應該最大影響,反而水貨客穿梭中港頻繁,相信會繼續走灰色地帶去運作,加上中國最大問題是有法例卻不去執行,故疑慮會否有效執行新《電商法》。

劉開明說︰應該說我們的電子商務兼監管很薄弱,特別是電子商務方面,北京監管得很少,因為微商大多數屬個體經營,常用法律灰色空間去運作,過去我們也有法律,雖然沒有《電商法》,但有《合同法》及有很多要求合法經營的法律,中國最大的問題是有法不一定執法,這是我們一直以來潛在的問題。

北京德恒(深圳)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呂友臣認為,國際品牌在電商平台撤店,肯定與實施新《電商法》有關,雖然針對跨境電商的新例只有4條,都是很籠統的規定,例如為網店註冊、稅務登記等,可以增加稅收,打擊假貨,還把電子支付納入監管,訂明不能跨平台支付,另須呈交支付信息,或涉隱私及安全性問題。

呂友臣說︰支付信息這一塊,要求跨境電商把貨賣出去之後,你在收款後,要求收款信息全部傳遞給海關,很多企業都做不到,如果做不到的話,就會給你關閉啦,所以不只是說電子商務法,其實也有一些海關的監管規定要出台。

呂友臣稱,電商發展是大趨勢,去年全國電商平台錄得9萬億人民幣交易額,前年錄得約7萬億,每年平均增長約30%,而去年循正途經海關系統的跨境交易額只有約1萬億人民幣,中國政府必須立法規管,但他相信行業不會因新例而萎縮。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