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法》甫生效 业界鸡犬不宁

2019-0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2月31日,上水广场的品牌专门店有人龙排队,包括不少代购业者即场用手机与客户联络落单。(覃晓言摄)
2018年12月31日,上水广场的品牌专门店有人龙排队,包括不少代购业者即场用手机与客户联络落单。(覃晓言摄)

《电商法》甫生效 业界鸡犬不宁

中国最近举办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又在元旦日实施新《电商法》,以示打击国内侵权、逃税造假的决心。正当中美贸易战陷于胶著状态,中国的举措,令人联想是否向美方释放讯息,向世界开放中国市场。但有关措施未见其效,先见其害,新例引起国内微商及海外代购业者大恐慌,连在「天猫」与「京东」等电商平台亦掀撤退潮,包括屈臣氏及美国梅西百货等数十个正货品牌,在新例推出前离奇宣布撤出电商平台。(覃晓言 报道)

内地充斥假货和黑心食品,为人诟病多年,中国侵权行为更是中美贸易战的争端之一;近年盛行的电商平台,令跨境代购行业应运而生,涌现逃税、造假、缺乏售后保障等问题。内地政府为求洗脱污名,去年8月底,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电商法》,新例共有七章、89条,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规范电子商务平台与商家的责任分担、电子商务合同的订立与履行等。

例如规定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业者,或使用微商、手机直播方式等做生意的电商业者,必须进行工商登记,依法纳税,连网约出租车服务亦纳入规管;平台经营者并须承担连带责任,若未审核商家资料,或容许平台出现侵权行为,而未有采取必要措施,可能会被罚款5万至200万元人民币。换言之,新例是重点狙击假货,保护知识产权,应对正货品牌有利。

不过,淘宝天猫及京东等电商平台,近日传出大规模撤店潮,除了代购商家未申请营业证而被逼关店,连热卖外国保健品的屈臣氏、美国梅西百货(Macy's)及韩国护肤和彩妆品牌Missha等,至少有数十家国际品牌,均突然在网上发出紧急撤退公告,宣布最迟于2018年12月31日结束业务,或将全部货品下架。

虽然撤退的国际品牌声称是业务调整,如梅西百货并无交代原因,仅通知客户日后可透过其美国官网网购,仍难免惹来猜测是受新例影响。本台接触到其中一个受新《电商法》影响而撤退的跨境电商个案,原来新《电商法》出炉,同时有多项海关监管措施配合推行,更被指是「魔鬼在细节」。

从事跨境贸易工作的港人陈小姐(化名)称,其公司因应内地人对香港进口的外国保健产品需求殷切,两年前循正途以一般贸易进口形式,从澳大利亚及美国引入保健品至内地,并投资两千万开发跨境电商平台出售保健品,至半年前生意上了轨道,深圳分公司每日营业额达数十万元。

该公司依照内地海关规定,为引进的保健产品贴上中文标签,一向符合要求。半年前,内地海关突以怀疑其产品中文标签造假被罚款,为免受罚纪录影响老板在内地其他生意,加上面对新电商法,预视日后会遇到更多难题,公司被逼放弃跨境电商业务。

陈小姐说︰我们当然没有造假,但他(中国海关)说(标签)是假,你便要证明是真,其实是「口同鼻拗」。跨境电商其实是较新业务,但又遇上跨境电商法实施,将来会面对更加多的掣肘,所以老板决定暂停跨境电商业务。其实这些进口保健品在大陆很受欢迎,但大陆政府希望保障自己国家的商品,对进口物品的监管会更大。

她认为,香港的自由贸易政策,进口商品手续简便,除了涉及食品,需要加上营养标签,其馀不一定替所有资料附加中文标签,且可向分销商订货;相反,内地必须取得总公司的授权证明,增加业界难度,变相助长来历不明的「杂唛」品牌大行其道,她亦质疑中国是否有心扩大进口市场。

陈小姐说︰需要授权证明的做法,反而可看到一些「杂唛」品牌,在大陆可以生存,因为他们很简单,随意到韩国开设一间公司,再在当地注册品牌,然后自行向内地公司发出授权证明,便可以满足到内地政府要求,但实际该品牌的产品来源不明。变相知名品牌的货品,较难以正规途径进入中国市场,反而在外国注册的「杂唛」品牌,要发出多少授权证明也可以。

近年兴起的代购行业亦受新例影响,尤其去年10月在上海浦东机场,传出百多名海外代购卖家,被内地海关严查罚款,风声鹤唳,业者纷纷扬言转行。但记者发现不少业者于新例实施首日已急谋对策,在微商平台展示代购产品的画像,代替拍摄实体相片,企图走法律空隙;亦有业者要求改以致电下订单,并弃用微信支付,跨平台改用支付宝收款,逃避追查纪录。

除夕当天(即新例实施前一日),记者到港铁上水站、上水广场及药妆店林立的新运路、新丰路一带巡视,发现各热点都挤满拖著行李箧的水货客和中港代购业者,赶在立例前最后一日,狂扫奶粉、尿片、药品及化妆品等,一群群微商代购挤在药妆店或品牌专门店,以手机与客户联络,又上载现场购物的直击图片。

有帮朋友代购的深圳旅客Leslie向本台记者表示,每次来港多数购买幼儿配方奶粉、化妆品及食品,但往来并不频繁,所买金额和数量不算很多,估计内地海关不会对其抽查,故仍会以碰运气心态来港代购,反而她有不少当专业代购的朋友称担心被罚。但若新例实施后,港货连税价格与内地相若,她可能不会来港购物了。

Leslie说︰要买的还是会来买,香港也不会因为买得太多东西,然后不对外开放,大家肯定不会因为这个「代购法」而不过来买东西,这肯定不太可能吧,所以我也没有非常担心说海关会很严很严。我可能买一箱奶粉或买一些零食,会查我吗?应该也不会吧?买少量化妆品,也应该不会很严格吧,他应该是针对可能来得比较频繁的人,然后买得比较多的人,我理解是这样子。

另一名内地旅客林小姐不时来港购物,会顺道帮朋友代购化妆品,故她称有点担心违法,目前待新例推出后,观察外间反应,才决定会否再代购。不过,她指很多内地代购业者怕受罚,纷纷表示不再做生意。

林小姐说︰应该会怕呀,接下来1月1日会有《电商法》嘛,很多代购都说不打算干啦,但是具体应该还是会干吧,看事实会怎么样,然后再看有没有人会怕,我觉得那些担心都是多馀的。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社负责人刘开明指,在新例下,跨境购物价值超逾5千元人民币,入境时须向海关申报纳税,故对飞往外国代购业者应该最大影响,反而水货客穿梭中港频繁,相信会继续走灰色地带去运作,加上中国最大问题是有法例却不去执行,故疑虑会否有效执行新《电商法》。

刘开明说︰应该说我们的电子商务兼监管很薄弱,特别是电子商务方面,北京监管得很少,因为微商大多数属个体经营,常用法律灰色空间去运作,过去我们也有法律,虽然没有《电商法》,但有《合同法》及有很多要求合法经营的法律,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有法不一定执法,这是我们一直以来潜在的问题。

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吕友臣认为,国际品牌在电商平台撤店,肯定与实施新《电商法》有关,虽然针对跨境电商的新例只有4条,都是很笼统的规定,例如为网店注册、税务登记等,可以增加税收,打击假货,还把电子支付纳入监管,订明不能跨平台支付,另须呈交支付信息,或涉隐私及安全性问题。

吕友臣说︰支付信息这一块,要求跨境电商把货卖出去之后,你在收款后,要求收款信息全部传递给海关,很多企业都做不到,如果做不到的话,就会给你关闭啦,所以不只是说电子商务法,其实也有一些海关的监管规定要出台。

吕友臣称,电商发展是大趋势,去年全国电商平台录得9万亿人民币交易额,前年录得约7万亿,每年平均增长约30%,而去年循正途经海关系统的跨境交易额只有约1万亿人民币,中国政府必须立法规管,但他相信行业不会因新例而萎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