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再拒參加「一帶一路」論壇 評論指習享受「萬邦來朝」的快感

2019-04-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4月下旬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舉行,中共官方稱有近40位國家領導人在內的100多個國家代表參與。(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官網截圖)
4月下旬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舉行,中共官方稱有近40位國家領導人在內的100多個國家代表參與。(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官網截圖)

繼美國之後,印度政府近日也明確表態,拒絕派官員到北京參加「一帶一路」論壇。印度媒體報道,印方認為「一帶一路」破壞印度主權完整。評論人士認為,習近平藉該項目享受「萬邦來朝」的快感。當局會不惜代價繼續擁抱。(吳亦桐/程文 報道)

北京政府將在本月下旬舉辦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繼美國國務院明確表示不會派官員參加後,多家印度媒體周一(8日)引述不具名消息透露,印度政府也將拒絕出席。

印度方面拒絕理由為:「一帶一路」破壞印度主權完整;另外,報道指中國當局4次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拒絕將親巴基斯坦的穆罕默德軍首腦阿茲哈(Masood Azhar)列入全球恐怖分子黑名單,讓印方感到不滿。

北京政府是在今年3月正式邀請印度政府參加「一帶一路」論壇,印度在回覆信函中表達了在爭議問題上的關切。

印媒指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是印度駐華大使館官員作為觀察員參加論壇都不太可能。

台灣國立大學政治學教授李酉潭向本台表示,「一帶一路」項目為中共對外擴張項目,印度作為亞洲的民主國家之一,參與其中會使其主權和民主價值都受到衝擊,因此印度做出拒絕選擇是應有之義,也有助於帶動其鄰國一起對「一帶一路」發起抵制。

李酉潭說:整個中共集權崛起的模式就是:用黨國權貴資本方式發展經濟,讓十幾億人口賺的錢對內鎮壓、對外擴張,「一帶一路」也是她的擴張策略,這是非常可怕的力量。印度會出來阻截她們的擴張,我想一個是民主體制和中共不同,基於她自己的利益要跟美國合作、或跟自由民主國家團結聯盟對抗中共的集權擴張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官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推特發文批評:印度拒絕參加並不會妨礙「一帶一路」論壇取得成功,印度人的心態脆弱且反覆無常。反對北京的達賴團總部設在印度。如果北京像新德里一樣衝動,中國和印度會發生甚麼?

今年3月,印度駐華大使唐勇勝(Vikram Misri)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已申明反對「一帶一路」的立場。

這是印度第二次拒絕中國發出的「一帶一路」論壇邀請,印度首次抵制該活動是在2017年,印度以中國與巴基斯坦合作的大型基建項目「中巴經濟走廊計劃」會通過印度與巴基斯坦有主權爭議的喀什米爾地區為由而拒絕參加論壇。

印度政府在外交辭令中還稱,並不反對在雙邊或多邊基礎建設項目上與中國合作,不過印方希望合作能遵循包括透明度、經濟評估以及互相尊重主權等國際規範。

去年4月,印度總理莫迪和習近平在武漢召開中印領袖非正式峰會後,印度對是否參加「一帶一路」態度有所轉變,但印度學者發出批評,認為中共當局仍然繼續踐踏印度核心利益,印度也沒必要再尊重中共的核心利益,而是應加強與台灣的互惠合作。

印度媒體還指出「一帶一路」項目中,中國的債務外交是新殖民主義,印度對此一再發出抵制聲音。

北京歷史學者、時政評論人章立凡認為,儘管有美國、印度等國明確指出「一帶一路」的威脅,一些國家也開始發起抵制,但「一帶一路」是一個帶有病毒的項目,已在實施過程中將中共的價值根植在合作國,一時間很難清除。中共會不惜血本死保該政治工程,即使是多處爛尾。

章立凡說:按中共這種腐敗的體制來講,她們在推進項目的過程中,必定會把很多中國病毒給傳播過去。這也可能是一個惡性循環。當然從中共大的決策來說,就是不惜代價要在「一帶一路」,您圍棋那樣「一帶一路」。

章立凡預計今年依然會有很多國家來參加「一帶一路」論壇。習近平主宰的「一帶一路」帶有濃厚的個人色彩,他喜歡「萬邦來朝」的感覺。而對項目利益鏈條上的各方和一些國家來說,「一帶一路」也成為非常好用的提款密碼。

章立凡說:你們越反對我越要做,這個是領導人的性格所決定的,就是萬邦來朝的感覺很好,特別喜歡主場外交、特別喜歡當主人或主宰的感覺。

近期,中共當局對即將到來的中「一帶一路」論壇進行密集的美化宣傳,以消除國際上對「一帶一路」的疑慮。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日前對外宣稱,有包括近40位外方領導人在內的上百個國家代表確認與會。包括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確認與會。

上個月習近平訪問意大利時,意大利與中方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揭開首個G7(七國集團)國家加入「一帶一路」的序幕。意大利總理孔特稱將出席即將舉行的「一帶一路」論壇。儘管美國認為這會嚴重損害意大利作為七國集團國家的形象,歐盟對此也持批評態度。

早在2017年首屆「一帶一路」論壇時,除了不丹,印度的所有鄰國,包括孟加拉、巴基斯坦、尼泊爾及斯里蘭卡代表悉數與會,但此後「一帶一路」債務危機在合作國家不斷爆發,「一帶一路」開始接連觸礁。

去年7月,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中國貸款,將重要港口漢班托塔99年租約和附近土地拱手交給中國;一個月後,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宣布退出「一帶一路」項目,取消中國貸款資助的200億美元「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以及馬六甲、沙巴兩個天然氣管道項目;兩個月後,巴基斯坦政府宣布削減「中巴走廊」項目中20億美元的貸款,並表態還將繼續壓縮;同月,馬爾代夫新政府上台後,前政府與中國合作的「一帶一路」項目,很多已在施工中或接近尾聲,巨額財務不斷膨脹。馬爾代夫新政府如何擺脫債務成為一個新的難題。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早前公開表示,「一帶一路」不是單純的經濟倡議,而是附加了政治成本。全世界對它的威脅因素正在覺醒。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