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回顧・香港】中港政府齊打壓 新聞自由暗淡無光

2018-12-1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8年是香港新聞界的黑暗日子,接連發生衝擊香港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事件,動搖了香港長久的「自由」空間。究竟這條「政治紅線」的定位在哪裡?(文宇晴 報道)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8月中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出席講座後,引發一連串的風波。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要求FCC重新考慮邀請陳浩天演講的決定。然而,FCC並未答允,並如期在月中在位於中環的會址舉行活動。

特區政府於演講結束後約15分鐘,發出聲明對FCC深表遺憾,署理特首張建宗更重申,FCC安排的講者明顯推動及宣揚港獨,建制派議員要求港府檢視FCC租賃條款甚至考慮中止租約。

特首林鄭月娥翌日在北京出席活動後回應指,對外國記者會提供平台讓人鼓吹港獨深表遺憾,強調並非打壓言論自由,認為事件觸碰責任及道德的底線。

林鄭月娥說:傳媒本身是一種權力,任何的機構都有責任不要做一些煽動性的行為。提供了一個平台讓某些人士去宣揚一些港獨的言論,或者是一些傷害了很多中國人、香港市民感情。

陳浩天則指出,他是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

陳浩天說:因為這是我的權利,都有責任去維護香港的新聞及言論自由,所以我照去。

事件其後引發主持陳浩天演講的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8月時被拒續發簽證,惹來國際社會關注外,亦引起駐港領事館及極少在政治議題表態的香港美國商會憂慮,指出特區政府的做法缺乏明確理據,並令人對香港的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狀況產生「令人擔憂的不確定性」,更擔心會影響到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競爭力。

然而馬凱事件仍然在發酵之際,繼異見藝術家巴丟草在香港的畫展因安全理由取消後,旅居英國的大陸異見作家馬建,被指在藝術館「大館」的活動是宣傳個人政治取態,而受到管理方一度要求取消。

立法會民主派議員批評政府箝制新聞自由,又到拒絕馬建演講的「大館」抗議。事件也惹來文學界的強烈關注。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擔心文學界進入寒冬。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說:當有一天連作家都不能進入香港,我想文學在香港就會面對一個寒冬。從銅鑼灣事件已經看到了,就是出版和媒體都是陸續被打壓的對象。現在連書本身和作家都受到這種壓力,我們覺得真的一點都不樂觀。

在公眾對「自我審查」的輿論下,最後「大館」其後又改變主意同意借出場地。

香港記者協會執行委員會委員林彥邦則擔心,一條反映著香港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底線的「政治紅線」,其定位在哪?

林彥邦說:當有一條「紅線」的存在,不知道在哪,更不知道其後果時,便會出現「自我審查」。我們很困難去認為我們仍然享有一個全面的自由空間。

浸會大學新聞系退休助理教授杜耀明向本台反映,香港的言論和新聞自由一步步被蠶食,相信類似的事件將會陸續發生。

杜耀明說:文學界或新聞界,甚至是外國的傳媒都不會因馬凱和馬建事件,而改變其立場。而特區政府亦不會改變立場,相信背後有更強大的力支持或指使,這情況令人擔心。立了這個「里程碑」之後,未來類似的事會陸續發生。

然而,學者鍾劍華和網媒立場新聞,因為一篇涉及前特首梁振英的文章,而在8月底時遭對方控告。

校園亦出現打壓言論自由的事件。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在雨傘運動4周年前夕,將校內民主牆改成雨傘運動期間的「連儂牆」。校方以有人張貼「港獨」字眼的標語,而用紅紙遮蓋,引發學生不滿。學生會與校董會學生代表要求校方解釋時發生推撞,其後校方發聲明譴責學生的粗暴行為,然而學生則反駁校方打壓言論自由,甚至發起絕食抗議校方干預民主牆管理。

此外,政府於3月中時,向立法會提交《國歌法》本地立法文件,訂明公開及故意篡改或貶損國歌即屬犯罪,最高罰款5萬元及監禁3年。有關的立法引起爭議,有民間團體擔心,政府製造白色恐怖,亦嚴重阻撓思想及創作自由。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