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回顾・香港】中港政府齐打压 新闻自由暗淡无光

2018-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是香港新闻界的黑暗日子,接连发生冲击香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事件,动摇了香港长久的「自由」空间。究竟这条「政治红线」的定位在哪里?(文宇晴 报道)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8月中邀请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出席讲座后,引发一连串的风波。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要求FCC重新考虑邀请陈浩天演讲的决定。然而,FCC并未答允,并如期在月中在位于中环的会址举行活动。

特区政府于演讲结束后约15分钟,发出声明对FCC深表遗憾,署理特首张建宗更重申,FCC安排的讲者明显推动及宣扬港独,建制派议员要求港府检视FCC租赁条款甚至考虑中止租约。

特首林郑月娥翌日在北京出席活动后回应指,对外国记者会提供平台让人鼓吹港独深表遗憾,强调并非打压言论自由,认为事件触碰责任及道德的底线。

林郑月娥说:传媒本身是一种权力,任何的机构都有责任不要做一些煽动性的行为。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某些人士去宣扬一些港独的言论,或者是一些伤害了很多中国人、香港市民感情。

陈浩天则指出,他是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

陈浩天说:因为这是我的权利,都有责任去维护香港的新闻及言论自由,所以我照去。

事件其后引发主持陈浩天演讲的外国记者会副主席、《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Victor Mallet),8月时被拒续发签证,惹来国际社会关注外,亦引起驻港领事馆及极少在政治议题表态的香港美国商会忧虑,指出特区政府的做法缺乏明确理据,并令人对香港的新闻自由及言论自由状况产生「令人担忧的不确定性」,更担心会影响到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竞争力。

然而马凯事件仍然在发酵之际,继异见艺术家巴丢草在香港的画展因安全理由取消后,旅居英国的大陆异见作家马建,被指在艺术馆「大馆」的活动是宣传个人政治取态,而受到管理方一度要求取消。

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批评政府箝制新闻自由,又到拒绝马建演讲的「大馆」抗议。事件也惹来文学界的强烈关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担心文学界进入寒冬。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说:当有一天连作家都不能进入香港,我想文学在香港就会面对一个寒冬。从铜锣湾事件已经看到了,就是出版和媒体都是陆续被打压的对象。现在连书本身和作家都受到这种压力,我们觉得真的一点都不乐观。

在公众对「自我审查」的舆论下,最后「大馆」其后又改变主意同意借出场地。

香港记者协会执行委员会委员林彦邦则担心,一条反映著香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底线的「政治红线」,其定位在哪?

林彦邦说:当有一条「红线」的存在,不知道在哪,更不知道其后果时,便会出现「自我审查」。我们很困难去认为我们仍然享有一个全面的自由空间。

浸会大学新闻系退休助理教授杜耀明向本台反映,香港的言论和新闻自由一步步被蚕食,相信类似的事件将会陆续发生。

杜耀明说:文学界或新闻界,甚至是外国的传媒都不会因马凯和马建事件,而改变其立场。而特区政府亦不会改变立场,相信背后有更强大的力支持或指使,这情况令人担心。立了这个「里程碑」之后,未来类似的事会陆续发生。

然而,学者锺剑华和网媒立场新闻,因为一篇涉及前特首梁振英的文章,而在8月底时遭对方控告。

校园亦出现打压言论自由的事件。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在雨伞运动4周年前夕,将校内民主墙改成雨伞运动期间的「连侬墙」。校方以有人张贴「港独」字眼的标语,而用红纸遮盖,引发学生不满。学生会与校董会学生代表要求校方解释时发生推撞,其后校方发声明谴责学生的粗暴行为,然而学生则反驳校方打压言论自由,甚至发起绝食抗议校方干预民主墙管理。

此外,政府于3月中时,向立法会提交《国歌法》本地立法文件,订明公开及故意篡改或贬损国歌即属犯罪,最高罚款5万元及监禁3年。有关的立法引起争议,有民间团体担心,政府制造白色恐怖,亦严重阻挠思想及创作自由。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