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思行书评】《突发新闻︰论新闻业的重建及其在当下之必要》

2019-04-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讲艾伦・拉斯布里杰(Alan Rusbridger)这本最新的书《突发新闻︰论新闻业的重建及其在当下之必要》(《Breaking News︰The Remaking of Journalism and Why It Matters Now》)之前,先介绍一下作者艾伦・拉斯布里杰。拉斯布里杰1979年加入《卫报》,1995年出任《卫报》总编辑,二十年之后2015年退休。现时是牛津大学玛格丽特夫人学堂校长,以及路透社新闻研究院主席。

拉斯布里杰在担任《卫报》总编辑的二十年期间,全球报业,以至整个新闻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也带来戏剧性的变革。《曼彻斯特卫报》1821年创刊,后来将总部迁至伦敦,改名为《卫报》,现在还差两年,就已经经营了两个世纪。在拉斯布里杰主政的二十年间,科技迅速发展,旧的商业模式包括收费模式崩溃、媒体融合、社交媒体大幅发展、公民记者兴起等等,都大大改变传媒——尤其像《卫报》这类有深厚历史的报业——他们的运作与经营模式。

《卫报》可谓为数不多,能够成功转型的老牌报章。现时,《卫报》是全球英文传媒之中,读者人数最多的第二位。拉斯布里杰说,以往记者总觉得自己幸福,甚至有优越感,比其他人更具权威和专业;因为记者可以更容易去接触到别人无法看到的资料,而一般市民大众只能从记者的报道,去获得这些资讯。不过,当这堵防洪闸门被打开,数以十亿计的人,都可以自行获取资讯,甚至自行发表出来,记者就要去努力调整自己的角色。

拉斯布里杰在他的《突发新闻》这本书中写道:「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在几分钟内,源源不断地通过流动设备,提示给使用者,你怎么能和这种无所不见的眼睛竞争呢?」他在书中这样形容新旧媒体:旧媒体十分懒惰兼腐败,而新媒体则十分贪婪和隐秘。

他是这样说的︰身处这个改革时代,可以非常恐惧,也可以非常令人振奋。他认为令人振奋,是可以为新闻界与她的读者关系重新定位。这是历史上,读者可以首次自行出版、分享和发行他们的材料,并可以探讨如何重塑社会;而新闻界又如何重建并活在其中。

除了讲述《卫报》如何由传统媒体,蜕变成广受欢迎的、新的新闻机构之外,拉斯布里杰当然会讲到一些重大的新闻事件,譬如斯诺登事件。

2013年6月,前中央情报局雇员、美国国家安全局技术承包人斯诺登向《卫报》与《华盛顿邮报》爆料,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电子监听计划。事件曝光之后,拉斯布里杰作为《卫报》的总编辑,承受不少压力。其后他被邀请出席英国国会一个委员会的听证会,有人问他是否爱国?

当国家安全和爱国或对国家忠诚之间有冲突的时候,拉斯布里杰的答覆可谓简单直接但值得敬佩。他说:我爱这个国家,因为她有新闻自由,有言论表达自由,新闻工作者需要独立于他的国家。

他坚持要刊登斯诺登的访问,是因为社会上充斥著假新闻,可靠的新闻不多。不久将来整个社会都可能再没有新闻,或没有值得信赖的新闻。

拉斯布里杰这本《突发新闻》,非常值得新闻工作者,或有志从事新闻工作的年青人阅读。如果有一天,新闻工作者要在国家安全与新闻自由之间作出选择,你会甚样做呢?拉斯布里杰会不会是你的一个榜样呢?

最后,与大家分享拉斯布里杰引述他的前辈、曾任《卫报》总编辑长达57年的查理史葛(Charles Prestwich Scott)在1921年的一句名言︰「评论是自由的,但事实是神圣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