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日记】 从街头抗争走到抗疫 真能离得开政治化吗?

2020-04-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疫情下,金鱼街依旧熙来攘往。(文海欣 摄)
疫情下,金鱼街依旧熙来攘往。(文海欣 摄)

2020年4月10日 香港 晴

不经不觉,距离上篇抗疫日记经已过了半个月。这段时间虽说不是很长,但在香港却已经发生了不少变化。短短半个月,香港的确诊个案已由400多宗飙升至近千宗。

那么现在还如我当初所说的「马照跑、舞照跳」吗?某程度上是的,我们还是那么「热爱上班」,大家还算是尽量维持生活如常。假日我走到香港知名售卖宠物、鱼类的的金鱼街,那里依旧人山人海、熙来攘往,即使是政府推出「4人限聚令」的首日,并建议市民留在家中,但亦无阻市民前来一睹宠物的萌态。而在一些较受欢迎的餐厅,在「限餐厅令」下只准接一半客人,但换来的却是一班苦苦在店内等候入座的人及等待外卖的人,人流的聚集就好像由从前的店内变成店外。不过整体来说,很多餐厅的防疫意识也是再提高了一层,迎客内进也要先量体温,就连厨房内的「伙头大将军」亦是罩不离口。

少了市民在餐厅堂食,却聚集了等候外卖的人。(文海欣 摄)
少了市民在餐厅堂食,却聚集了等候外卖的人。(文海欣 摄)

纵然街上看似繁华,但在港府要求下,卡啦ok 、游戏机中心、美容院等不少服务或娱乐场所都被逼关闭。当中亦有不少餐厅、小店抵不过今次疫情面临倒闭结业。同时背后亦有一大群员工即将面临「疫害」。其实在港府的防疫抗疫基金下,真正能受惠的又有多少人呢?

不少店铺因应疫情要关闭。(文海欣 摄)
不少店铺因应疫情要关闭。(文海欣 摄)

另一方面,「4人限聚令」、「限餐厅令」等,这种种措施表面看是为了防疫,背后却被指是行打压之实。为甚么这样说呢?因为先有警察15分钟内两度巡查「黄店」光荣冰室、黎智英次子的餐厅等;后有在「831太子站悼念治动」中,警方多番特意要求5名或以上的市民聚在一起进行搜身,更声言他们违犯禁令,不排除票控他们。这种种有关警权问题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并融入港人生活中,教人如何忘记呢?

「反送中」运动至今快要一年了,这年间,港人由街头抗争运动走到现在的全民抗疫。我亦由去年要戴面罩走到街头上采访以防止催泪烟,到数月前戴著一个普通口罩做「世界梦号」及高铁站等的采访,而现在则是全民戴外科口罩防病毒,这一年对港人来说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最近国际满是有关世卫总干事谭德塞的新闻,又说台湾歧视他、并说不要政治化抗疫。其实到今天,政治至少早已离不开港人心中,甚至现在连玩游戏也有政治,大家都强调「抗疫不忘抗争」。一款由任天堂推出的游戏《集合啦!动物森友会》就成了不少人的娱乐,更成为不少港人的一个宣示政治理念的抗争场所。游戏附有极高自由度的DIY功能,例如有人就在游戏中制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涉及政治的口号;亦有人在特首林郑月娥的肖像上「打小人」。看来疫情未有让抗争消失,转变成的是现在短暂的「快乐抗争」。

 

记者/文海欣_于香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